第59章:谎言的结局

作者:魅魂雨|发布时间:2020-08-30 17:42|字数:2120

机场对面的咖啡厅里几乎每个桌位上都坐着顾客。

今日的溪隐是个大晴天,时不时有一阵清爽的微风吹来,微弱的阳光与皮肤接触时的温度,舒适的都让人想要留恋,所以韩倩挑了一个靠窗的位置,正好可以接触到阳光,并能够看看窗外的溪隐,这个她从小生活的地方,和即将要离开的地方。

窗外人来人往,由于马路对面就是机场,所以韩倩能够清楚地看到对面机场出口处的人流情况。有些面容复杂,有些由于心里牵挂之人的离开,所以面带忧伤,而有些领着行李箱,面容灿烂,又或者急匆匆地赶着回家。每个人都有不一样的生活。

而这一刻,不知为何,看着他们,韩倩的心也静了下来,仿佛以前发生的一切,也随之过去了,她也不想再多想。

“怎么,这都没离开呢,已经舍不得,开始留恋了。”

穆红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耳边。

穆红算准了时间,来到了与韩倩相约的地点会面,看到韩倩一个人望着窗外发呆,于是说了一句。

韩倩微微一笑道:“留恋也好,不留恋也罢,已经无所谓了,人真的好奇怪,为何一瞬间,有些东西真的就这样莫名其妙,无所谓了。走吧,时间也差不多了。”

安检口处的韩倩最后回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穆红,并向她招了招手。

韩倩本打算一个人离开的,连韩昊杨他们都没没让来送自己,但是穆红却执意来送了她。最后在溪隐见到的人还是她。

自己要离开,穆红的性子,她回去的时候肯定会告诉南钰泽,至于南钰泽想不想挽留自己,或许现在已经有答案了。

航班已经起飞,韩倩也微微一笑,最后看了一眼手机,也只有关宇辰的未接来电。于是将其调到了飞行模式,去迎接自己人生的下一个航班,然后重新开始,做回韩倩。韩萤儿的记忆,她也不想去回忆,现在的她,只是韩倩。

去往机场的道路上,一辆白色的布加迪突然来了一个急刹车,让原本就着急赶着去机场的关宇辰突然皱了一个眉头,并下意识看了一眼手表。

“关总,前面好像发生了交通事故。”

司机看着前面暂时封起来的路,以及旁边停靠的救护车,说道。

关宇辰突然恼火,语气也生硬了不少,说道:“这条路不通,你就不会绕道行驶吗?一定要尽快给我赶到机场。”

虽然关宇辰还有些不死心,但是手表显示的时间已经告诉他,来不及了,韩倩已经离开溪隐,由于赵子龙的缘故,他连韩倩飞往哪里都不清楚。于是他拿来司机的手机拨通了另一则电话。

穆红刚从机场出来,赵子龙的车已经早早等候着她,并向着她打了一个双闪,就在这时,穆红的手机突然想起,显示是未知号码,接通后,没想到电话那头居然是关宇辰的声音。

“韩倩到底几点的航班,她是不是今天就离开?”

穆红并不打算回答他的问题,甚至压根不想理他,如果知道这时他打来的电话,她也不会接。

“和你关大老板似乎没关系吧,另外事情闹到今天这个地步,还不是因为你吗!”说完,穆红便打算挂了电话,可是,电话那头却突然来了一句。

“那天晚上我并没有碰她。”

话语一出,空气仿佛突然平静。穆红也没想到关宇辰会突然来这一句,如果他并没有碰韩倩,那韩倩为何一直以为哪天晚上的事情是发生过的,况且她肚子里面的孩子。

电话那头的关宇辰开始解释了起来:“那天晚上我只是演戏,做给南钰泽看的,可是那天晚上等南钰泽甩门离开之后,韩倩仿佛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当时我察觉到不对劲,所以停下了动作,可是当我停下之后,她挣扎的动作还在继续,直到最后死心放弃挣扎,就像是之前发生过的事情重演,刺激到了她一样。于是我就将计就计,并没有将这件事坦白,而她晕倒的那次,也是我设计的,我提前联系好了医院,并在她当时喝的酒里下了药,她才晕倒的,晕倒送往医院后,她怀孕也是我设计的,所以我们之间本就没有发生关系,她也并没有怀孕。是我低估了她和南钰泽的感情,是我”

关宇辰并没有说完,穆红就急忙挂了电话,打算将来龙去脉告诉韩倩,可是航班已经起飞,事情已经发生。

向来霸道蛮横的关宇辰被别人直接挂断电话,面色并没有恼火,而是低着头,心里默想到自己刚刚突然停下还没说完的话。

是他高估了他们的感情,然而也低估了自己对韩倩的感情。最后他设计的这个谎言最终还是被自己给说破,他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对韩倩这个女人产生了感情。

一股浓浓的酒精味弥漫在病房里,病床上的男子,头缠纱布,纱布里隐约能够看出有血渗出,可是却紧闭着眼睛。

病房旁坐着的韩雪萤,一直握着他的手,紧紧不放。

终于,南钰泽开始有了动静,眼睛缓缓睁开。可是睁开眼睛看到的却不是他想见的人。

“钰泽,你终于醒了,你可担心死我了,怎么会这么不小心,出车祸了,你要是出什么事情,让我一个人怎么办。”

以前韩雪萤的楚楚可怜,或许会让南钰泽在意,可是那是南钰泽以为她就是韩萤儿的情况下,但是现在,已经真相大白,所以他此刻对她只有厌恶。于是他直接抽回自己的手,并说道:“你自己做的事情自己心里清楚就好,没必要在这样惺惺作态,苏樱雪,你的演技实在是太好了,不管是千年前的你,还是现在的你,心机从来没轻过,不过也好,至少是你让我知道,我对韩倩到底亏欠了多少,对她到底有多深爱。”

苏樱雪?他知道了?

知道也好,不知道也罢,自己为他做了这么多,如今她也不亏。

“是,你对她的感情我永远得不到,但是,只要有我在的一天,你们就不会在一起,至少,韩倩已经离开,以后你们也不会再见。”

韩雪萤拿起自己的包,最后还是有些担心地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南钰泽,然后才出了病房,离开了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