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冰释前嫌

作者:小米|发布时间:2020-04-29 15:38|字数:3231

时间飞逝,很快顾嫣然就可以下地走路,墨竹却一直不让她出去。

一开始她也没往心里去,可后来就觉得这其中定有猫腻,趁他不注意还是偷溜了出去,呼吸着外面新鲜的空气,是当真令她神清气爽。

继续往前走着,一个拐弯眼前的身影却让她瞪大双眼,一时之间仿佛僵在原地。

“嫣然。”

祁怀安好不容易才再次见到眼前的身影,眼中满是惊喜。

而在顾嫣然的眼中,面前的这个身影已经变了副样子,身上的那股傲气已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与竹山的气息更加相近。

两人还未再开口,就被墨竹发现她逃出来,一把给她拉着从这里离开,回到了屋里。

“你早就知道他在这里?”

墨竹不敢抬头去看着眼前的身影,叹了口气便开始来来回回在屋里走着。

“他在一个月前的那天晚上就来了,替你接生的产婆,也是他带来的。”

听着墨竹的话语,顾嫣然也是有些反应不过来,“既然眼下母女平安,他为何还不离开?”

“他说,他只想待在可以看到你的地方。”

“所以你才不准我出门?”

话音落地却并无应答,她也只是跟着叹了口气,“他这样留在这里,师傅没有说什么?他是准备在这里住多长时间!”

“不清楚。”

看着嫣然这副激动的样子,墨竹只能将她扶着坐在床边,“他想做什么便让他去做,咱们继续像之前那般在这里不好吗?”

“有他在这里,我们如何像从前一样?”

屋里瞬间安静下来,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两人都没动,可门外之人却直接开口。

“我是祁怀安,嫣然若是不愿意见我,不必来开门,我只是想要在她身边弥补一些什么,我知道我现在说这些你们都不愿意相信,但我不会放弃。”

说完这话,便转身离开了这里。

“师傅没有拒绝,这段时间他也的确帮了不少忙,大家也都没再提起让他离开的事情。”

“明白了,你先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会。”

很快屋里便只剩下她跟孩子,看着孩子的眼睛四处看着,又扭头看向屋外,接着便是一声叹息。

这件事她不知道该如何做出决定,只能等孩子大一点再说。

转眼三年时间过去,仿佛连顾嫣然都习惯有他的身影在竹山各处转悠着,不过仅限于他在每次看到孩子的身影,便会自觉躲开的情况下。

而且这段时间的磨练,也让祁怀安学到不少,除了每次都要小心翼翼才能躲在暗处看到女儿,其他一切都好。

偶然一次祁怀安正在劈柴,没有看到身后孩子的身影往他这边走过来的身影,就在他手中的斧头劈下去之时,孩子被脚下一块石头绊了一跤,直直往前倒下去。

“孩子!”

当祁怀安听到顾嫣然撕心裂肺的声音之时,孩子的身影也已经来到他的脚下,他想也没想直接扔开斧头,双手往孩子的方向接过去。

成功将孩子接下来,这才感觉腿上一阵撕心裂肺的疼,低头才看到斧头结结实实砍在他的腿上,鲜血已经透过衣服渗了出来。

微微皱起眉头,依旧第一反应上下打量着孩子,看着她当真没事,还没来得及将女儿的脸印在心中,却被顾嫣然一把抢了回去。

将孩子抱在怀里,这才发现他受伤的事情,也是微皱起眉头。

“你这是做什么。”

“没什么,孩子无碍便好。”

顾嫣然抬头看向他的眼睛,明白他没有说谎,轻轻扶着她的背,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转身离开。

第二天她第一次将祁怀安带来她的房间。

看着他满脸的紧张,只是让他先坐下来,“今天叫你来,只想问问你,孩子应该叫什么名字。”

闻言有些惊讶抬起头来,看向眼前的顾嫣然,眼中满是惊讶,半天张着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你若是不愿意,现在就可以离开。”

“不不不,我只是一时之间有些太过,激动,从来没有想过这件事。”

“若是你没能想到,我这里倒是有一个,安然如何?”

听到这个名字,祁怀安眼中突然泪光泛滥,“嫣然,谢谢,谢谢你,真的。”

这是顾嫣然第一次看到祁怀安当着她的面哭成这副样子,她也忍不住红了眼眶。

“我知道在你心里,你做的一切,都是我们顾家欠你的,可是当初下这个命令的人,是皇上,爹爹他只是将,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这个道理你不明白?”

见祁怀安没有开口,她这才继续说下去,“当年淑贵妃也是猜到了这一点,才会主动朝着我们走过来,只想死得其所,不愿让其他人为难。”

话说到这里,顾嫣然也是忍不住哭了出来。

“对不起嫣然,都是我的错,没能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弄清楚,便贸然做出决定,可现在说什么都没用,顾伯父是被我冤枉的,你恨我也是应当的,对不起。”

没人知道他们二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总之那天过后,两人见面也没有之前那般尴尬,没过几天,祁怀安便住进她的房中。

“安然,这便是你的爹爹,他叫祁怀安,你的名字连接着爹娘的名字,我们不求别的,只希望你可以健康平安的长大。”

话音落地,怀中的安然扬起一抹甜甜的笑,像是听懂了她的话一般。

两人相视一笑,终是冰释前嫌,往日的一切全都烟消云散,今后的一切,他们定当携手共度。

番外

我叫安然,是整个竹山的霸王,揪过老师傅的胡子,也偷藏过墨竹师叔的药方,不过每次他们暴跳如雷的时候,都会有人出来替我道歉。

没错,那人便是我的娘亲,每次道完歉回来,娘亲总会揪着我的耳朵告诉我不能再这么调皮。

虽然娘亲很凶,可我还是很喜欢娘亲,毕竟谁让娘亲长的那么好看,一不留神就想要亲亲她的脸蛋。

每次也都是靠着我的卖萌撒娇,娘亲的手也会很快就松开,然后转身向我爹爹抱怨,说我一个女孩子家家,怎么可以如此这般。

这些话我听的耳朵都快起茧子了,可依旧乐此不彼。

只是这次,我好像真的闯下了大祸。

“安然!你给我滚进来。”

听着娘亲中气十足的吼声,我立刻明白自己已经大难临头,扭头往四周看去,却没有一个人可以作为我的挡箭牌,拔腿就想要往外跑去,没想到还是被娘亲抓了个正着。

一把将我从地上提起来,我也只能满脸尴尬扭头看向一脸怒气的娘亲,然后微微勾动嘴角。

“娘亲,安然在这里呢。”

话音落下就见娘亲抬脚直接往屋里走去,我也只能无奈在娘亲的手中一晃一晃看着眼前,想象着自己一会的惨状。

只听身后吱呀一声,房门被关上,我也被扔在了地上。

不过我却立刻翻身从地上站起,来到娘亲脚边就开始给娘亲捶腿。

“娘亲何必这么大火气,安然不是就在这里,又不会跑,再说了我最最最喜欢的娘亲都还在,我怎么可能要走。”

“闭嘴,我问你,这块手帕你拿去干什么了!”

说着便将一旁的已经黑溜溜的手帕拿了起来。

“娘亲,这手帕,这是不小心被我弄成了这样,既然是娘亲心爱之物,安然保证一定把它洗的干干净净,再拿来还给娘亲可好?”

话虽如此却立刻一把将手帕拿在手中就想要往门外走去,没想到再次被半路截胡,被娘亲提起来扔在了床上。

“那还有这把剑,又是怎么回事。”

看着娘亲手中的断剑,我也只能不住的笑着,其实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谁知道今天娘亲并没有把剑收回剑鞘,我一个不留神就一屁股坐了上去,就成了这样。

可万万不能如此和娘亲解释,不然我的屁股便是当真不想要了,那把剑可是娘亲的宝贝。

见我不开口,娘亲便一步步朝我逼近,虽说我本应天不怕地不怕,可是今天情况特殊,容不得我不怕,只能紧紧闭上了双眼。

可过了许久,想象中的疼痛还未袭来,微微睁开双眼,却看到了爹爹的身影。

“东西坏了修一修就好,对孩子发这么大脾气也无济于事。”

说着这话就先将娘亲扶着坐在了床上,我也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来到床边,“娘亲,安然知道错了,这剑的事情我也不是故意的,本来想着将它修好以后再告诉娘亲,没想到娘亲你已经发现了。”

“好了,你看孩子都已经认错了,你也就别再生气,剑的事情包在我身上。”

听着爹爹开口,我就知道事情定然可以解决,在这竹山之上,只要爹爹开口,还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

“你就知道宠着她,到时候把她宠坏了,我看哪个还敢要她。”只见娘亲一声叹息,有些担忧的目光向我投来。

“我倒想看看,哪个兔崽子想要不费吹灰之力将然然从我这里娶走。”爹爹拍着胸脯保证着,换来的不光是娘亲的白眼,还有她的一抹浅笑。

看着娘亲终于露出笑脸来,我也就放下心去,仔细想想这样的生活还是挺不错的。

不过唯一有些遗憾的便是娘亲没能再生个小弟弟来当我的手下,让我这个竹山小霸王当的总觉得缺了什么东西。

情不自禁就将这话从嘴里嘟囔了出来,只觉得后背一阵发凉,拔腿就往外跑,果然还是听到一句怒吼。

“安然,你给我滚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