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你的痛苦,应该加倍还给他

作者:小米|发布时间:2020-04-24 16:31|字数:1971

何依依被赶出陆府后,陆府平静了几天,但是这日,陆华年下了早朝却迟迟未归,陆府也被官兵团团围住。

陆府上下乱作一锅粥,但是陈锦瑟却淡定的坐在镜子前梳妆,因为她知道,陆府的好日子要到头了。

那日陆欢年当街逼死摊贩的妻子,陈锦瑟依靠陈家往昔的人脉,帮助摊贩一纸诉状将陆家告到了丞相面前。

丞相得知后,当即将此事事告到了皇上哪里,皇上大怒,下旨将那陆欢年当街问斩,而陆华年也受到牵连除去所有官职,贬为庶民。

这日,官兵来到陆府,就是来抓陆欢年的,但是不知道是谁走露了风声,那陆欢年竟然逃走了。

就在陆华年以为事情到此结束的时候,却不想更大的风波还在后头。

陆家的宅子被没收,一家人只好遣散府中的下人,搬到张氏以前城外的宅子里。

这日,张氏在自己房中歇着,却忽然被一阵声音吵醒,张氏连忙起身查看,却看见陆欢年蓬头垢面的蹲在柜子前面。

张氏连忙走了过去,她轻声喊道:“欢年,是你吗?”

陆欢年正在柜子里翻找值钱的东西,被张氏的喊声吓了一跳,他连忙转过身,将刚刚找到的首饰藏在怀里。

忽然,陆欢年看见张氏头上的金钗,于是他又假装可怜,博取张氏的同情:“娘亲,您看看我现在都成什么样子,娘亲,您救救儿子吧!”

看着陆欢年狼狈的样子,张氏也跟着心疼,她含着泪说:“孩子啊,你还是去自首吧,你哥哥还认识些人,咱们打点一下,你会没事的。”

一听见张氏叫自己自首,陆欢年的脸一下子就变了:“你口口声声说亏欠我的,现如今竟然让我去送死?不可能!”

说完,陆欢年直接动手去夺张氏头上的金钗,陆欢年拿到金钗后,转身就准备离去,张氏却一把拉住他。

陆欢年气愤的将张氏一把推开,张氏一个不稳,跌倒在地上,额头却刚好装在桌子的角上。

张氏挣扎了几下就没了动静,陆欢年忽然害怕了,他慢慢的走到张氏面前,然后探了探她的鼻息。

见张氏已经没了呼吸,陆欢年吓得跌坐在地上,这时陆华年恰好端着一碗汤来送给张氏。

可是他一进门,就看见躺在地上的张氏,和一旁准备逃跑的陆欢年,陆华年很快就明白过来了。

他拽住陆欢年的领子说:“陆欢年,她可是你娘亲啊,你怎么下的了手?”

说完,不等陆欢年回答,陆华年就一拳重重的打在陆欢年的脸上,然后欺身而上,将陆欢年狠狠地揍了一顿。

但是陆欢年因为吸食五石散,身体早已经被掏空了,他怎么受得住陆华年这般的殴打,没多久就没了气息。

陆华年冷静下来,他看着眼前的两具尸体,忽然失声痛哭。

陈锦瑟此时从门外走进来,她冷冷的看着陆华年,然后说道:“陆华年,绝望吗?”

陆华年这才缓缓抬头看着陈锦瑟,看着她的眼睛,这一刻,陆华年才反应过来,面前的顾望书,就是当初自己一直在寻找的陈锦瑟。

陈锦瑟走了进来,她找了个椅子坐下,看着陆华年猩红的眼睛说:“对了,我都忘记告诉你了,

其实呀,这个陆欢年只不过是我找来的一个混混而已,他才不是你什么亲弟弟呢。”

得知真相的陆华年就这样愣愣的看着陈锦瑟,他只觉得喉咙忽然涌上一股腥甜,一口鲜血就这样自他的口中吐出。

陈锦瑟忽然挑起陆华年的下巴,她似笑非笑的说:“哎呀呀,相公你吐血了呀。”

然后又凑到陆华年的耳边说道:“这是我还给你的,怎么样,还满意吗?”

说完,陈锦瑟就将陆华年的下巴甩开,然后站了起来,外面响起了官兵的声音,在陆欢年回来的时候,陈锦瑟就报了官。

而现在虽然陆欢年死了,但是陆华年却跑不掉了,陈锦瑟逆着光,她冲陆华年嫣然一笑:“三哥哥,不知道你喜不喜欢锦瑟送的这份礼物呢?”

陆华年只觉得心脏猛地收缩,他虽然已经猜到了顾望书就是陈锦瑟,但是当他听到陈锦瑟以顾望书的身份喊他三哥哥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颤抖。

阳光有些刺眼,陆华年看着顾望书,忽然大笑起来:“是我陆华年自作孽!”

陈锦瑟冷哼一声,就径直离开了。

身后的陆华年,眼里忽然流出两行血泪,他喃喃道:“锦瑟,对不起……”

陈锦瑟在陆家找到了陆华年诬陷陈家的证据,为陈家平反后,她也不再用顾望书这个假身份了,而是恢复了自己原来的身份---陈锦瑟。

陈锦瑟将陈家的牌匾洗干净,郑重的挂在陈府的大门前。

但是陈锦瑟却没有在陈府多做停留,而是带着顾锦书的骨灰回到了埋葬陈家的地方。

陈锦瑟将顾锦书埋在一旁,这日下起了雪,陈锦瑟来到坟前的时候,已经是白茫茫一片了。

陈锦瑟穿着火红的斗篷,在雪地里尤为惹眼,她就这样站在坟前,看着大雪将这一片笼罩着。

陈锦瑟忽然觉得很累,她缓缓的坐在雪地里,靠在那墓碑前,她轻轻的抚摸着冰凉的墓碑,身体止不住的发抖,恍惚间听见李氏呼唤她的声音。

“锦瑟,锦瑟,快到娘亲这边来。”

陈锦瑟闭上眼,看见不远处的李氏正在冲她笑,她连忙奔向李氏,却不想摔了一跤,这时陆华年冲她伸出手,然后笑着喊她傻丫头。

陈锦瑟忽然觉得自己是做了一个梦,一个很长很长的梦,不过还好,一切都回到了以前的模样……

大雪还在下,那火红的影子,慢慢的被大雪掩盖,似乎不曾在那出现过一般……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