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 大结局。

作者:彩墨|发布时间:2020-04-17 16:07|字数:1635

原来,这就是朝靳这么爱肖宸的原因。

原来啊原来。

肖沫拿着这张照片看了很久,最后沉沉的闭上了眼睛,一滴滚烫的泪珠顺着眼眶落下。

“呵呵。”她笑出一声:“朝靳啊朝靳,你真是愚蠢。”

原来他这么久以来,他爱错了人。

这是肖沫,不是肖宸。

朝靳,你该爱的是肖沫,而不是肖宸。

手机不停的在口袋里震动,毫无疑问的是岳冥打来的电话,从昨晚开始岳冥就不停的在给她打电话,目的也就只有一个让她快跟朝靳离婚。

果然电话一接通,就传来岳冥火急火燎的声音:“你和朝靳的离婚手续办了没有?”

“没有。”她看着手中的照片,心里的情绪五味杂陈。

“没有?还在耽误什么,难道你想被朝氏的巨额负债牵连?”岳冥的口吻听上去很不舒服,似乎是对她的态度很不满意。

“你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我们的计划也都已经完成了,你怎么不开心?”

“没有,我很开心。”嘴里说着开心,眼泪却又再次从眼眶滑落,烫极了。

“岳冥。”她突然叫住他:“那天你跟朝靳说坦白了我们之间的关系后,他是什么反应?”

“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好奇。”

“这有什么”

“回答我。”

岳冥的口吻又沉下去一分:“就是很不好,跟上了蜡一样,我按照你说的也没有说的很过分,但是大致意思到了,他为了颜面也不至于撕破脸的程度。”

“怎么了吗?”他又问。

她的脑海里已经浮现出就朝靳当时可能会有的脸色,内心一滞。

“没事,我知道了,再见。”说完没再等回复,便挂了。

她拿着这张照片,迈着千斤重般的步子去隔壁房间,她知道朝靳在里面,他在里面为了另外一个女人伤心。

原来朝靳这辈子最大的失误不是因为自己爱着的女人跟别的男人好上了,而是他爱了这么久的女人居然爱错了。

呵,多么讽刺啊。

她推开房间的门,扑鼻而来的一股酒精味和烟草味,冲鼻,她呛出两声。

房间里面漆黑一片,根本不像是有人待着的地方。

她拍亮房间里的灯,正要寻找朝靳的位置,却在沙发上看到再狼狈不堪的人。

说是狼狈,却是凌乱的没有了生命的迹象。

在酒杯旁边,洒落了零星几颗白色的药丸。

医生赶到的时候,朝靳已经错过了急救时间,吞食安眠药过多而致死。

他的手临死都还是紧握着的,废了很大的力气才掰开。

被他握着的是他们的婚戒,因为用力过猛,戒指在手心的软肉里印出一个印子。

肖沫的眼泪不停的往下掉,全身上下的力气在这一瞬间被抽空,就连戒指也从她手心里滑落。

她终于在他的床边哭出了声来:“朝靳啊朝靳,你是我这辈子见过最蠢的人。”

他爱肖宸,坏人做了,好几年的时间说等就等了,最后就算是因为知道她和岳冥之间的关系,也是咬牙没有说出来,强行忍了下去。

最后就连知道她可能不是肖宸,但他仍然怀抱着一丝遐想,也没有拆穿她,还能说出:“只要你还带着这枚戒指你就是我妻子”这句话。

他到底是用情至深,还是感情误了他?

肖沫哭的不能自已,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就在所有人还处于朝氏和岳氏之间的官司时,谁也不知道医院里面发生里怎么样的惊天大变革。

谁能想到朝靳会被一个叫肖沫的女人一步一步逼上尽头。

说是因为她,其实也是因为朝靳心甘情愿。

最后的十成把握,是朝靳给她的。

最后不让她希望落空的,也是朝靳。

她不知道朝靳最后到底有没有知道她其实不是肖宸,但是她可以确定的是朝靳直到死都不知道他爱错了人。

而她,本该才是他爱在心尖上的人。

原来啊原来。

直到最后她也是那个痛苦至极的人。

当天桐市的新闻不再是朝氏和岳氏之间的官司战 ,而是朝氏夫妇双双服安眠药自杀,抢救无效死亡。

那一天,同所医院不同病房里,沉睡了许久的人终于有了苏醒的痕迹。

她睁开了眼睛,看到头顶上一片刺目的白和熟悉的药水味,眼泪立马就滚落了下来。

医生见她这番症状,连忙问:“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她像是从来没有见过光一样,哪怕太亮会伤眼睛,但是她还是迟迟不肯移开视线,医生在耳旁问了好几遍,她这才缓慢的做出回答说:“有,我的心好疼。”

所有的记忆都是那么的真实,所有的感官也都还是鲜活的,刺进五脏六腑的苦涩也是难以言表的。

她说心疼,医生把她的症状当真了:“心疼,怎么会心疼?以前有过心脏类的疾病吗?”

她摇头,自言自语似的说:“他死了,没人爱我也没人恨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