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灼灼其华

作者:木兮|发布时间:2020-04-17 15:17|字数:1252

许久之后,他站在云倾的坟前吹起了《凤求凰》,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

明明是极其欢快悠杨的曲调,被胤夙吹出了一丝丝浓浓的凄凉,他看着这座坟,眼里的热泪慢慢滑落脸颊。

“凤求凰……凤囚凰,我明明想一辈子囚住你……自私的想把你永远留在我身边,可是我算准全部,却唯独算漏了你……”

胤夙身后,慢慢走过来一个唇红齿白的少年,眉宇之间有几分像胤夙,正是那日被云倾救下来的小安子,而他就是是先皇后梅笺若的亲生儿子,胤珏。

“皇兄,臣弟是来谢罪的,”小安子在她坟前跪了下来,上了一炷香,拜了三拜,神色苍凉道:“怪我那日没有多留意嫂子,这才让她寻了短见,就如同我母妃一样……”

胤夙停下,悠扬的笛声戛然而止。

他心中疼痛不已,痛苦地闭上眼,“不怪你,是朕的错,是朕太过自负了。”

胤夙是爱着云倾的,从在嘉和山的桃林里见到她的第一眼起,那个灵动的女子便印在了他的脑海里。

可是,她是苏穆的女儿。

就因为她是苏穆的女儿,他没办法不这么做。

那时,苏穆居于丞相高位。却暗地里勾结党羽,意图谋反,胤夙为了稳定朝纲,稳固他的江山,所以他不得不想办法除去苏穆。

迎娶云倾的确是他计划中的一部分,包括在嘉和山与她的偶遇,花灯上的交谈,这些都是他的算计,他的计谋,可是娶她却也是胤夙心中所想。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他用了四年的时间来筹备,其中用了三年的时间来陪云倾,对她极尽宠爱,对于他来说,皇位确切是比不上云倾的。

可他是皇帝,就算是皇帝也有自己的无奈。

那时梁王已有逆反之心,发兵是迟早的事,他将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国事上,便因此冷落云倾,每当夜幕降临,云倾在等待他的时候,他也在韶仪宫外远远的看着她,强压住心里涌出的思念不去见她,她等一夜,他也陪着一夜,除了这些,他给不了她想要的。

当他抓住了苏穆时,他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封锁韶仪宫,封锁住所有的消息不让她知道,为的只是她能安然无事。

有无数的朝臣上书其谏:诛苏穆九族,以儆效尤,废皇后,赐其死。

胤夙压下了所有的上书,将苏穆终身囚禁于天牢,利用贤妃有孕,以残害皇嗣为由再下旨废后,将云倾监禁韶仪宫。

他当然知道云倾不会做这样的事,可是只有这样,她才是最安全的,哪怕接下来云倾恨他也好,怨他也罢,都无所谓。

    

监禁,为的只是能够留住她。

在废后的那晚,云倾想见他。

所以,他来了,却不想这一面竟是永别。

离去时,云倾问他是否真的爱过自己,可他无法回答。

他自私的想,就这样让她恨着自己,将她囚禁起来,让她恨着下去,或许这样她会过得很好。

后来,胤夙再也没有立后,他遣散了后宫,没有留下一个妃嫔。

“生死锲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他欠雪惜一个答案。

这便是他的答案。

一个本应该用他一生去实现的答案。

《宜兴正年记》

第一百二十七篇记:宜兴四十七年,夙帝崩,未立妃嫔,尚无皇嗣,立其弟胤决为储君,遵其遗训,葬于嘉和山,岁年四十六岁。

胤夙死时,手中握着一个上面绣了鸳鸯戏水荷包。

“有生之年能遇见你,已是幸事,如若有来生,只望你我不在这深宫中,做得寻常人家的子女,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