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章节

作者:小米|发布时间:2020-04-17 11:42|字数:2621

护好你的。”洛冰河郑重道。

楚落来到洛冰河的家,是一个豪华的中式庄园,能在京城建庄园,楚落暗地里嘁了一声。

万恶的资本主义!

在楚落不知道地方,一个望远镜正对着她的脸,看完,黑衣男人放下望远镜,打了个电话。

“洛冰河带了个女人进了屋子。”

“抓到那个女人,确保我们今晚的计划万无一失。”

“是。”

楚落在洛冰河的带领下参观了一下整个庄园,走到最后楚落腿都有点酸了。

“你一个人住这么大的庄园你晚上不怕吗?”楚落忍不住吐槽。

“不怕,你是不是忘了,我还是个道士。”洛冰河笑道。

楚落撇撇嘴,他要是不说她还真忘了。

“晚上我要出去一趟,你不要出门,一定不要出门。”洛冰河嘱咐道。

“好了,知道了,你快去吧。”楚落应道。

洛冰河走后,楚落百无聊赖的看着池塘里的锦鲤,时不时拿点鱼食喂它们。

突然,一阵奇怪的气味进入鼻腔,楚落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

“得手。”一个黑衣人从回廊顶上跳下,又抱起楚落往门口走去。

楚落只觉得自己在无边的黑暗里越陷越深,突然她听到身边传来一些人说话的声音。

“洛冰……须……死”

楚落一下惊醒。

“你确定那边那个小妞不会醒来?”

“放心,卖这个药的告诉我这药能让人昏迷10-12个小时呢。”

“黑市买的?”

“嗯,别讨论这些了,快点看着现场的情况吧,老大的计划要是失败了我们估计也没得活了。”

旁边的人讨论着,丝毫不知道自己以为的完全昏迷的人此刻已经醒了。

看来他们买的是假药啊,楚落想着,悄悄站了起来,猫着身子。

这个空间并不安静,相反外面传进来的声音显得这里有些嘈杂,通过这些声音楚落依稀辨认到这是一场拍卖会,她现在所在的地方估计是拍卖会的某个杂物间。

楚落小心的挪到门边,走了出去。

除了房间后她快步的往会场走去,她现在只想快点找到洛冰河,然后告诉他快点离开这里,有人要对付他。

当楚落赶到拍卖会会场时,却发现已经不需要自己的通知了。

会场里双方对峙,以洛冰河为首的人正包围着另外一批人,看上去已经胜券在握。

楚落松了口气,却不知道自己的到来引起了双方的注意。

洛冰河皱眉,他千算外算没算到楚落竟然会来到这里。

对面的男子将他的神情看入眼底,他看着楚落,心里有了个想法。

他神色疯狂,“洛冰河,你怎么知道是我?”

“你以为你做的所有的事都能瞒过我的眼睛?”洛冰河不屑道。

“可笑我跟了你快十年你还是不相信我”男子疯狂大笑。

洛冰河懒得跟他废话,示意手下擒住男子,他自己从包围圈里来到楚落身边。

“你怎么来了?”洛冰河道:“我不是叫你别出来吗?”

“我不是……”楚落刚想解释,突然瞄到一抹反光,她来不及反应,身体比意识更快的推开洛冰河。

洛冰河看着倒在地上的女生,感受着溅到脸上的温热的鲜血,再看着一边神色发狠有些疯癫的男人,以及重新制住男人的手下们。

“打残了扔下蛇窟吧。”洛冰河声音如寒冰,让手下们不禁瑟瑟发抖。

洛冰河说完这句话就抱起楚落飞快的坐进了轿车。

他一只手捂住楚落腹部的伤口一只手紧紧的抱住楚落。

楚落躺在他怀里身体冰冷面无血色气息微弱,洛冰河感觉自己心脏都要停止。

“再快点。”洛冰河的声音在车内想起,司机继续加快了速度。

洛冰河抚摸着楚落泛着死气的脸,一滴泪水滴落在她脸上,洛冰河立马拿袖子擦了擦,但两滴三滴四滴,怎么擦也擦不完了。

楚落被送进手术室,洛冰河颓然的坐在门外,楚原和乔诗芸赶来了医院,看着一旁的洛冰河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也不顾及洛冰河的身份了,直接拽着洛冰河的衣领吼道:“你怎么让她去那种地方?你不是说你会保护好她吗?”

洛冰河没有反抗,是啊,他曾经信誓旦旦的说自己能保护好楚落结果却是楚落保护了他,何其讽刺。

洛冰河惨然一笑,这件事确实是他牵扯了她,是他害了她,是他对不起她。

“是我的错。”洛冰河道,声音沙哑的甚至听不出这是他的声音。

“唉。”楚原举起拳头对着洛冰河的脸,迟迟没有下手,最后还是长叹一口气放开了洛冰河。

过了两小时手术室的灯灭了,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

“医生,我孩子怎么样了?”楚原连忙道。

“目前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你们二位是小姑娘的家属吧,跟我过来登记一下住院手续吧。”医生说完便走了,楚原和乔诗芸连忙跟了上去。

楚落被推出手术室,洛冰河跟着她进入了病房。

他紧紧的握住她的手,生怕再有人将她从他身边抢走。

楚原和乔诗芸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面,他们长叹一声,洛家五少以前无论何时都是优雅矜贵的模样,他们何时见他这么狼狈过。

“冰河,你出来一下。”楚原道。

洛冰河跟着他一起出去了,留下乔诗芸在病房照顾楚落。

“冰河啊,你实话告诉二哥,你对落落到底是什么感情。”

“二哥,我喜欢落落,我爱她胜过爱我自己,请你成全。”洛冰河认真道,本来他不想说这么早,但现在已经出了这档子事,他只想早早地将女孩拴在他身边。

楚原酝酿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最终还是啥也没说,他又叹了口气,“我可以答应你们在一起,只要落落愿意。”

“多谢。”洛冰河道。

说完他就回了房间,留楚原一人在走廊尽头站着。

第二天楚落艰难的睁开双眼,突然发现有什么紧握着她的手,她动了一下,洛冰河惊喜的给她喂了点温水然后叫来了医生。

医生走后洛冰河紧紧的抱住楚落,失而复得的喜悦席卷了他的心灵。

楚落感觉头顶有些湿意,意识到这是什么之后轻笑出声。

“五叔多大人了,怎么还哭了。”楚落声音虚弱,更让洛冰河心酸。

“落落,你知道你躺在血泊里的时候我有多怕吗?”洛冰河声音还有些颤抖。

“可我不是救了五叔吗?”

“但我只在意你,你以后必须以自身安全为第一位。”

“好,那五叔是以什么身份来说这句话呢?”楚落笑道。

“落落,我不想和你做叔侄,我只想和你做夫妻,伴你一生,护你一世。”洛冰河认真道,他此时眼中还有泪花,纤长的睫毛挂着泪珠,眼角还浮起一抹红色,这样的他怎么呢让人拒绝?

“好啊。”楚落轻笑道,“那我爸妈和你父母同意吗?”

“这种事不需要你操心,我已经全部安排好了。”

“那你以前的那些红颜知己呢?”

“我哪有红颜知己?”

“比如你那个师姐……”

洛冰河笑了笑,摸了摸楚落的头,“师姐早已结婚。”

“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和你在一起吧。”

浅色的曙光将天际划出一道裂痕,阳光顺着窗边洒进房间,笼罩着床前的两人,幸福而甜蜜。

楚落出院后便和洛冰河公布了关系,两人意外的收获了一堆祝福,楚原告诉楚落李静确实不是他的女儿,而是李助理用来陷害他的人,楚原回到了楚家,一家三口重归于好。

楚落毕业后与洛冰河结了婚,婚礼隆重的简直让所有人羡慕嫉妒,婚后两人过上了没羞没臊的日子,幸福美满的生活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