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作者:小米|发布时间:2020-04-17 11:39|字数:4823

孙霄和莉莉被一起绑在了某个不知名的小仓库里。他们之前被枪抵着下车推进另一辆货车里,眼睛也被黑布所蒙起。眼前只有黑暗一片,已经不知今夕何夕,此地是何地,焦灼的心情从心底里蔓延开来。

“别怕。”孙霄如此安慰她,像是察觉到她的不安,孙霄的声音低低的,又轻又缓。莉莉的心像是有了依靠,她的眼眶不禁微微泛红,向孙霄更靠近了些。

耳边传来脚步声,手电筒的光照过来,莉莉下意识偏过头去躲,却被人捏住下巴。

“你是叫莉莉对吧?”有人对着她说话,混杂着劣质烟草味的气息扑面而来,酸臭腐朽得让人想吐。

莉莉没有回答。那人见她这样,抓起她的头发像是在咧嘴笑:“有人出钱雇人要绑着你送给他,不过我觉得要价低了,你不如和他说说?”

莉莉的身体微微有些发抖,她迅速转动着脑子,想要寻查到是谁会如此。但她这些年一直深居简出,不曾和人有过什么深入接触,更别说结仇了。

而且她能在这里所能查到的一切讯息,不过就是一个清闲尚能安居度日的咖啡馆的小老板而已。除非.......

莉莉咬紧牙关颤着音问:“是谁?”

那人呵呵的笑,指挥着人把手机递到她的耳旁。里面是一阵悠扬的呼叫音乐,熟悉得让人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小小的、昏黄灯光下有着咖啡与书的一隅小天地。

莉莉的把头偏向孙霄所在的方向,身体依然发着抖,脸色却变得愤懑了起来。

她真想冲过去给他一耳光!如果眼睛没有被黑布蒙起来、如果她没有被绑起来的话!

“你们打不通的。”孙霄的声音在此刻响了起来,如惊雷般在她耳边炸开:“因为那个人是我。”

倏尔间莉莉被放开,她听到那个人的脚步声渐渐走远,然后停在不远处:“你就是那个人给钱的人?”

“是。”

“我凭什么相信你?”

“......你们不是一伙的吧,这和一开始的计划不同。”

“呵呵。”那人像是在笑,“一开始请我就没有这么麻烦了。”

耳边传来鞋子踢在什么柔韧东西混着孙霄的低哼声,那人踩在孙霄的小腿上冷漠的道:你在挑衅我。”

“.......钱不是问题。”孙霄的五官因为疼痛而皱得缩了起来,他咽下喉咙里的一口血,喘道:“把电话给我,要多少,给你。”

那个人像是暂时相信了孙霄的话。他把手机递给孙霄,看着他打电话调钱,只说看到一个项目急需投资,然后孙霄把银行卡号告诉他,最后两个人约定第二天一起去取钱。

他拍了拍孙霄的肩膀笑道:“合作愉快!如果没有看到钱,你们就用死来把钱偿清吧!”

等那群人走后,四周又陷入了寂静之中。莉莉轻声问:“是你做的?”

虽然黑布之下一片黑暗,但她知道孙霄就在身边:“回答我!”她不禁厉声喝道。

“...对不起。”良久,孙霄才低声说出了这句。

莉莉怒极反笑:“对不起?”她胸廓起伏着,嘶哑着声音:“你觉得很好玩吗?”

孙霄像是有些慌张,他喃喃道:“我只是不想再失去你...”

热意蒸腾着漫上眼角,莉莉闭了闭眼,想把滚烫的眼泪逼回去。

你总是这样。她在心里这样想着。

你总是这样!莉莉的心里一遍遍重复着,悲怒反复冲刷,仿佛心被一只手狠狠攥住,箍得她呼吸不过来。

“是不是我死了...”莉莉嘴角有些苦涩,想要说些什么,却被孙霄陡然打断:“不!你不会!我绝对不会让你死的!”

他的语气里透着一股决绝,仿佛是从痛苦里深海里捞出来一样,每一句都是湿漉漉的沉重。孙霄强调似的重复:“绝对不会!”

三十三章

也不知过了多久,等待天明的时间格外漫长。可是天亮之后,又该如何呢?

莉莉不知道应该如何再去面对孙霄的情感。

她听到孙霄的话,虽然惶恐,却也觉得安心。孙霄的心就像磐石不可移,眼神就像太阳永远的东出西落般永恒。她害怕被灼伤、被压住不可脱身,却也感到一种脚踏实地般的稳实,是四年来缺失后复得的满足。

莉莉不想被他掌控,却又无法忍受没有孙霄的视线。

她有些怅惘起来,神思恍惚中。似乎听到一声枪响,就像是平地一声惊雷,把这片沉默又潜藏着暗涌的地方给炸醒。

外头似乎陷入了混乱,莉莉来不及去思考她躲避已久的心绪,“发生了什么?”

她下意识惊声问道,耳边却没有孙霄的回应。莉莉不禁慌乱起来:“孙霄!孙霄!”

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嘴巴,莉莉张嘴就要咬下去。只听到耳边传来孙霄的声音:“是我,别怕。”

莉莉的眼布被扯了下来,面前的孙霄脸上挂了彩,但神情冷淡稳重。他利落的帮莉莉解了绑,像是想要轻松氛围一样扯起笑,却牵动了伤口,让整个面部表情显得怪异极了:“幸好他低估了我,没有用铁锁来铐。”

莉莉默不作声的盯着孙霄,轻轻道:“我觉得我刚刚想明白了一些事....”

“嘘!”孙霄把莉莉的嘴轻轻捂住,耳边听着外面的纷乱一边低声道:“他们似乎起了内讧,这里太危险了,趁着乱我们快走吧!”

枪弹的声音充斥在耳边,原本看守的人都不见踪影。孙霄站在莉莉前面,把所有血腥黑暗都挡在面前。也许是他们被关押在最深处,所以混乱现在并没有蔓延到这边。

“等会。”孙霄脚步忽然一顿,他往后退了一步,又重新踩了两下。“这声音似乎不对。这样说着,他蹲下来左右摸索着,又贴在墙壁寻探些什么。

“难不成是密道?”莉莉看他的动作,试探的问。

“看来是这样。”黑暗里孙霄的神情一片模糊,但语气却显得比刚才轻松。地下像是微有晃动,映入眼帘的是一道黝黑的口子。

“快进去吧。”孙霄催促着莉莉,语气里隐隐有些紧迫,“我来断后。”

“等会,”莉莉反抓住他的手,“我有一句话,很快的,就一句话。”

“现在没有时间。”孙霄躲避她的视线,抓着她,语气里的急切越来越明显:“先进去!”见莉莉动都不动,孙霄却罕见的没有发怒强制。

“我们出去了再说....行吗?”他的声音低微,像是带着央求。

三十四章

这条密道虽然长且曲折,但是并不乱。所以孙霄与莉莉很快的就钻了出来。等到他们出来后才发现这原来是块荒山野岭,他们如今就在山里。

此时天边泛起了鱼肚色,属于晨晓的淡蓝色倾洒在树林间。他们没有通讯工具,只能徒步行走,但也害怕再走回原来的仓库。于是两个人决定往上走,先去山顶看一看附近是什么情况。

山野里的晨晓格外寒冷,孙霄虽然把自己的外套披在莉莉身上,但她依然觉得四肢就像根木头一样,只知道往前走,却僵冷得什么感觉都无法知晓。

寒冷避之不及,饥饿也如影随形。一夜未睡,未曾进食,身心又剧烈的消耗。莉莉感到自己落下病根的身体指针般滑向虚弱,眼前的一切渐渐汇聚成一个点,她只知道自己要往前走,其他的什么都难以思考。

所以当孙霄把她扑到在地时,她就像形神归位一样愣怔半晌。眼前的一团绿清晰尖锐成树叶,她感到自己手上似乎有什么粘稠腥热的湿意,颤着眼睫想要看去,却见孙霄的头像是被什么人抓住往后退,一双浊黄的眼睛看了看她,又盯着孙霄。

“是你...”胸侧的疼痛让孙霄的身体都在微微发抖,他勉强撑开眼,似乎想认出面前蓬头垢面的人。

“是我。”那人咧开嘴笑,露出发黄的牙。他森森道:“孙霄,你还记得我吗?”

失血带来的眩晕让孙霄的精神难以集中起来,他的眼神有些涣散,努力想要辨认,记忆却模糊不清。

见状,他似乎愤怒了起来。手肘曲击在孙霄的背上,膝盖打在腹上。看着孙霄痛苦的表情,他显得愉悦起来,却又咬牙切齿起来。

“陈歌!”一声惊叫声响起,却不是陈歌,也不是孙霄,而是半扶在原地惊惧的莉莉。

陈歌!

这句话就像一盆冷水,让孙霄原本浑浊的神思瞬间清明起来。他重重喘着气,一句话也说不出。

陈歌看孙霄脸色渐渐白得发灰,仿佛徘徊在死亡的边缘。他的嘴角冷冷勾起笑,滔天恨意喷薄着想要倾泻而出,把面前这个人尖叫着痛苦的腐蚀掉。

他被孙霄打断腿后就被丢在城市的死角里,被剥去一切的陈歌连生存都是问题。他每天只想着活下去,却被卖到了国外。他本以为以后就要在苦役中死去。要放弃的时候却被黑帮人看中......这四年的颠肺流离、屈辱难堪一幕幕回转在脑海里。

“你不是最爱崔颜吗?”陈歌一脸诡异的看了看孙霄把他扔在地上,转头狞笑着向微微后退的莉莉,或者说崔颜走去,“我会让你亲眼所见、亲眼感受什么叫生不如死。”

他扭曲着脸扑向崔颜,擒住她的手跨坐在上。崔颜全身挣扎起来,两条腿不停的上下蹬着,想要把陈歌推开。但她实在无力,饥寒交迫让她的挣扎如同儿戏。

崔颜眼睁睁看着陈歌把脸匍匐在脖子上,炽热的呼吸滚荡在颈间,又烫又痛的如同硫酸泼在身上。她的眼泪急切的流出眼眶,屈辱感一遍遍冲击在心头,痛苦得想要尖叫。

有什么东西深深扎进陈歌身体里,崔颜听到匍匐在她身上的陈歌痛叫一声。反手探到背后想抓住狠狠握着树棍扎在他腹部的手,肩膀却被孙霄用手肘格住整个人往后拉。

原本束缚着的手上劲道松了,崔颜爬起身来看见孙霄和陈歌缠斗到一起。

“快跑!”孙霄被陈歌压制在下,依然死死用身体箍住陈歌。他的脸色苍白、喘着粗气

,眼睛却红得可怕,像是要耗光人生最后一点力气似的。

她张慌着摇头,瞥见陈歌手不住的往身侧伸去拿枪,冲过去抓住他的手一口咬下去,手迅速探过去抓枪。她把身体压在陈歌身上,手抖着摸索把枪抵在他的后脑偏侧方。

只听“砰”地一声,陈歌应声倒地。孙霄原本被掐得泛出紫灰的脸庞稍稍变白,原本微凝的伤口随着这番举动重新裂开,他能感受到生命的热度正在流逝。

“崔颜......”孙霄喃喃着,眼睛渐渐失焦,重重身影不断摇晃着。他想抓住面前人的手却被反握。

耳边是崔颜哭喊的声音,胸侧有双冰凉的手胡乱地捂在伤口上却不敢用力:“这也是你的计划对不对?对不对?!”

他想安抚崔颜的惊慌失措,却感到力气全无,死神拉着他的意识就要往黑暗沉去。

“崔颜...”他又一次低呼。

“是我!是我!”

“你好好活着!我还有话要对你说啊!”

你好好活下去就够了。

在被黑暗吞没的最后一刻,孙霄的心里这样想着。

三十五章

鼻尖似乎流淌着草木的馨香,孙霄微微睁开眼,觉得眼前一片朦胧。他感到自己浑身轻飘飘的,仿佛没有实体的风,流荡在云间。

在天光中,他看到面前似乎有什么人正伏着,像天使垂怜罪人一般。孙霄想凑过去看,却感到自己的手被猛然抓住,熟悉的声音回响在耳畔:“孙霄!你醒了?!”

这句话就像迷航的船看到引灯塔,一瞬便把他的意识拉向人间。孙霄渐渐看清楚面前的人。原本秀丽的面容此时苍白、憔悴,但却充满了惊喜和激动。

“崔颜...”孙霄把身子往后退了退,轻轻喊出这个名字,生怕说重了这个梦就会碎。

崔颜却一下子抱住他,眼泪瞬间流了下来,大颗大颗珍珠般的砸在孙霄的病服上洇出水花:“是我...是我。”

“你没事吧?”孙霄双手顿时有些无措,他小心翼翼揽过去,手上控制不住的收紧。孙霄回想起陈歌那狰狞的面容,禁不住问她:“陈歌呢?”

崔颜把眼泪擦干,哽着音告诉孙霄在他昏死后,崔颜想要把孙霄抱起来走。推开陈歌的尸体发现从他的衣服口袋里露出手机的一角。

“所以你打给警察了?”孙霄皱起了眉头。

“是。”崔颜简略的答道,她看着孙霄拧起的眉头,宽慰道:“没有什么事...我们不过是正当防卫罢了。”

她见孙霄的眉头仍然没有松动,于是道:“昭哥已经为我请了律师。”

“不行!”孙霄冷声道,他见崔颜眉头皱起,赶忙补充:“我是说我不放心。”他说着就要起身,却被崔颜给制止。

之间崔颜冷冷的看着他,没好气道:“你还嫌自己搞出来的事情不够多吗?”

“不......我的意思是”孙霄看她满脸怒气,手抓住崔颜的腕部就要解释,一时之间却找不到词。最后他沉下脸:“我会负责的,这不是你的责任。”

崔颜有些好笑的看着面前神色变化不定的孙霄:“孙霄,如果有什么问题,我现在还会这样等着你醒来吗?”

孙霄眨了眨眼,似乎一时间没有理解她的话。好半晌,他才反应过来,一把将崔颜拉进怀里,眼角慢慢流出泪。

“太好了、太好了...”孙霄喃喃着,原本冷肃的神色此刻就像春水融冰般荡然无存。崔颜轻轻拍着他的肩,像哄小孩似的安慰。

“崔颜。”孙霄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喊她,她应声而望。

“...你愿意回国吗?”孙霄看着她沉默了好半晌才开口,脸色隐隐有些紧张,攥住她衣角的手微抖。

崔颜没有回答。她只是垂下眼,转而抛出一个不相干的反问:“你还记得之前我说我有句话想告诉你吗?”

孙霄抿起嘴,苍白的脸此刻泛出些许颓废的灰来。

“我忘了。”崔颜两手握住孙霄攥紧衣角到发白的指尖,轻轻道:“我记忆不好,所以只想看当下。”

“我想爸妈,想回家了。”

“那我带你回家。”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