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回忆

作者:彩墨|发布时间:2019-12-13 16:48|字数:1684

两年前,曾鸣和照余欢的婚礼震惊整个桐市,郎才女貌、珠联璧合,无人不惊羡和感叹。

照氏千金和曾氏公子的绝美联姻,霸占了各大新闻媒体的整月头条。

在外人眼里,两家相识多年,背景登对,年龄也相同,是再合适不过的门当户对。

最巧的是,在美国的时候两个人在没有家庭资助的情况下一起创业相识,将公司经营的风生水起,不仅在美国上市,回国之后也发展的如火如荼。

这不是天作之合,这是什么?

但只有照余欢知道,曾鸣的眼里心里分别都装着什么。

在第一次国际创业论坛交流会上,照余欢就从他幽深的瞳眸里看到了野心。

只是没有想到自己会在余后的相处于过程中,在这个男人身上彻底沦陷。

他要成功,她鼎力相助。

他是曾氏的少爷,却是曾老先生年少时风流在外留下的一笔糊涂账。

在曾鸣三岁的时候才得以被接回到曾家,享受优渥更好的生活,面对四面八方的质疑,他极力想要证明自己。

在他不接受曾家一分钱自主创业时,是照余欢不辞艰辛,不管逆流还是顺境,她都陪在曾鸣的身边。

在美国的那段时间里,是照余欢最刻骨也最辛苦的两年。

但最后他们成功了,一切都值得。

曾鸣带着这张漂亮的成绩单回国,也带着她。

他们被别人理所当然的绑成一对。

照余欢红着脸否认,但实则内心却是欣喜的。

曾鸣否定的态度也很平淡,被长辈一推二辞,直接忽略不计。

后来,曾鸣也该到了要成家的年纪。

一个成功的企业家,圆满的婚姻是标配。

而照余欢是他身边最好的选择。

曾鸣问照余欢:“你愿不愿意嫁给我?”

那天,曾鸣没有要求婚的意思,没有鲜花,没有戒指,也没有烛光晚餐。只是很平常的在公司楼下。

曾鸣像是谈论天气的口吻这样问她。

但是对照余欢来说,确实莫大的惊喜。

她对他的感情,一直以来都藏得很辛苦,还以为曾鸣终于感受到了,并且是要对她做出回应了。

曾鸣那天说的话,照余欢每一个字都记得很清楚。

他说:“我可能不知道怎么去爱一个人比较合适,也可能我现在不够爱你,但是我愿意去做的话可以做到,你应该相信我能做到。”

照余欢重重的点头,表示认同。

曾鸣继续说:“从公司创立到现在,你一直都在我的身边共同进退,首先我向你说你一句谢谢。”

照余欢又反复的摇头,表示不用。

她当时不敢说话,担心打断了曾鸣突如其来的情感表述,也怕自己一开口就暴露出自己不受控制颤抖的声线。

曾鸣说:“余欢,做我的妻子可能会很辛苦,你应该会明白我?”

他顿下来,等着她的表态。

“明白!”她几乎是脱口而出。

语速快的生怕曾鸣会反悔似的。

曾鸣的眼底闪过一道晦暗不明的神色,当时灯光太暗,又因为只是一闪而过,照余欢没有看清楚。

曾鸣望着她:“那你愿不愿意嫁给我?”

“愿意!”

感情冲昏了头脑,就容易让人不顾一切,就容易让人忘却自我,也轻而易举的沦陷,就毁灭。

曾鸣给了她一场盛大的婚礼,他是曾氏第一个独立门户成功的人,也是第一个稳定下来要成家的人,娶的还是照氏千金。

曾老先生对曾鸣的认可和赞赏大大增加,毅然决然的将曾氏股份的百分之二十转到了曾鸣的名下。

曾鸣一夜成为曾氏最大的股份持有者,也成为照氏将来的继承人。

他得偿所愿,散发着钻石掩不住的光芒。

而她也心甘情愿,成为他身后一路相伴的女人。

婚后的生活如常平淡,照余欢提出想要从一线上退下来,全心全意做他的妻子。

本来以为曾鸣会同意,也会觉得这是个不错的选择。

但是曾鸣却鲜有的沉下脸,并没有同意她的这个决定,甚至态度坚决的否定了。

照余欢觉得诧异,问他为什么?

他说现在还不是时候。

照余欢不能完全理解,就因为一句不是时候,所以曾鸣自结婚以来从来不碰她?

那是她第一次开始思索这个问题,到底她是他的工作帮手,还是他的妻子。

后来,她得到的答案是前者。

曾鸣原来不是不够爱她,而是他无法在心里已经有了一个人的时候,同时爱她。

那次,照余欢在曾鸣书房里的最里层抽屉里看到一个法国女孩的照片。

照片只有一半,是被人撕后剩下的。

女孩笑的很美,背景是秋天的梧桐,她比风景好看。

泛旧的照片上写着My love.

这个字迹, 照余欢不会认不出来,曾鸣写英文字体的时候就习惯连带笔划,越精简越好,但往往下笔很重,其实并不节约时间。

照余欢捏紧了手中的照片,完全抛却了理智和思考,她拿着去质问曾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