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飞来铺落凤山天涯海角

作者:残梦笑月1482984481|发布时间:2019-05-16 10:32|字数:7775

第二章飞来铺落凤山天涯海角

慌慌灯火 ,悄悄静处。大概有半个多小时过去了。路的尽头模模糊糊的望见宗蜀,姜龙,赵珍和蒋箐四个人已经赶到了矿厂外面,宗蜀拿着手电筒一通乱照。但见其余三个人快他一步走进了矿厂,宗蜀一看,也慌忙追了去。四个人就在矿厂里东找找西摸摸的,进了一个隧道又一个隧道。姜龙提议道:“要不我们试一试风水定穴,八卦定位吧!”说罢!但见他不知从哪里就取出一个罗盘来,拿在手上观看,口中念念有词,不一会就来到一个很宽敞,有极大的矿洞。几人又是一阵东找找西摸摸的乱看。不一会又随着姜龙的指导四个人又进了一个隧道。

这一路过来,怎么连一个凶险异常的事都没遇到,姜龙奇怪之余就在心中暗自嘀咕道:“这不可能啊!我已经开了阴门,迈进了地穴,怎么走了这么久竟连一个怪事都不见,难道是这三个人,个个都是个非常厉害的角色,有护身法宝。所以鬼怪魍魉不敢靠近我们,哦!应该是这个样子!不然拿什么解释的通这种诡异的现象。”

突然忽见宗蜀问道:“你这破玩意,探位定穴能管用吗?”宗蜀一说这话,姜龙心中就有了定数,知道宗蜀在墓学方面定是个厉害的角色,才微微低声说道:“应该是用处不大吧!还好,那你有什么好东西不妨拿来一用。”

赵珍听见嗯了一声忙给姜龙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请不要让宗蜀拿东西出来,或许赵珍吃过这个亏,宗蜀见了不解道:“赵珍你眼睛怎么了。要不要我给你吹吹,你老眨眼干什么?还有你蒋箐,你老缩在后面干嘛?或许意向,假如后面有个什么动静,你能应付得过来吗?大家听着都别掉队。”

蒋箐听见不由的发笑,心里想道:“我要你管,我就掉队了,你能把我怎么样,你不就只是一个药王少主吗?除了这,你还有什么本事!你能把一只尸虫杀死吗?你,再说了这后面能会有啥动静!你就知道,哼!”忽听赵珍喊道:“蒋箐你快跟上,我们要走了。”蒋箐这才明白过来自己失了理智,便暗自反省道:“我刚怎么了。我怎么了。”便左右挣扎。

赵珍见了急忙走前问道:“蒋箐,蒋箐你怎么了。你快说句话呀!蒋箐,蒋箐,你到底怎么了。”

蒋箐这才回过神来道:“赵珍是你,我,我没什么呀!我只是想到尸虫了,黑翼了,人蛹了而已!”

宗蜀道:“哦!怪不得你会这样,我就知道你们女孩子害怕这些,但你什么都不用怕也不用担心,我药王少主宗蜀,有一身的宝物。我能克制你说的那些东西,所以你不用怕。还有我爹药王宗仕从小就爱送我宝贝。我也从小好斗,经常受伤,幸好有它护身。我也常常遇到那些打架不要命的角色,还有那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和人,我都爱打听讨教或结交成好友,并赠送其一二件。

果然,他们都成了高人。而我到如今却只是一个少主罢了,所以我不服,就做了墓门探穴的勾当。”宗蜀说着说着两只脚不停的向前迈,突然被一个黑石头,拌了一跌,宗蜀忙起身用脚踹了一下黑石头,那黑石头就往后跑,宗蜀踹的越是来劲,不知不觉已过隧道。从矿洞里走了出来,呼啦一下漆黑一片了。姜龙,赵珍,蒋箐喊住道:“宗蜀那是水,你前面那是黑水,你看那黑水上还站着个人。”宗蜀一听惊异的问道:“人在哪儿?我怎么什么都看不到,你说的人他在什么方位,是在我的前面吗?”

姜龙道:“不在,在你右边。”

蒋箐道:“她难道是黑水河神,宗蜀,你等会,我来看一看。”便拿出阴罗盘念念有词,说什么人巡山,鬼渡桥,坎乾漓,运五行,开金门,关阴门。那蒋箐一边念一边闭着眼,一边用手转动阴罗盘。

赵珍突然问道:“人哪?你们看那站在黑水上的人不见了。这是什么人,就会装神弄鬼,真没一点河神的样子。”

宗蜀惊异道:“你看,那是什么?是灯吗?”

姜龙道:“像是,不过看不清太远了些,如果能近些就好。”

不一会黑暗处那像灯一样的东西,越近了。却见是一个摇舟的老者挑着一盏油灯,舟上又坐了一个披发的美女,还有两个人,看着面熟,就是想不起来是谁了。

那老者来了不到两米远就吆喝道:“你看这船上的人,是你们的朋友吗?”

赵珍便疑惑道:“什么?你舟上有我们的朋友,不是,我的朋友在我身边。”

老者又敲打着舟篙道:“你们仔细看看,是不是,那你们走不走,渡不渡,既然来了为何不渡渡哪?”

姜龙道:“渡往何处去,这是何处。”

老者道:“从来处来,渡往去处去,此乃凤山黑湖。”

姜龙又道:“那来处是哪?去处又是哪?你去那处,是来处还是去处。”

老者道:“我在水上,一直渡在水上,你说我能去往何处,不说了。来吧!上来吧!你们是要去天涯尽头海角之巅吧!”

姜龙惊讶道:“啊!什么是天涯尽头海角之巅。”

宗蜀闻言一笑道:“我们没什么可渡的,你的舟小载不下我们几人。,我怕等一下我们都翻在那黑水里去了,到那时我们岂不就狼狈了嘛?”

老者道:“少主请放心,我的舟可渡万灵,能载苍生哪?万物生灵皆可上得。”

宗蜀道:“人不可大言不惭,自取其辱。”

老者道:“能辱者乃大贤也!少主你可听说吗?”

赵珍急了道:“不就坐个舟吗?你们费什么话,本掌门先上了。你们随意,本掌门时过不候。”

赵珍便跳上舟去,那姜龙,宗蜀看了几眼后,也上了舟。

蒋箐道:“这水像,”突然就被拌了一跌,也忙得上了舟。

老者见姜龙,宗蜀,赵珍,蒋箐都上了舟,微微一笑道:“你们造化了。听我一句话,你们要记住,等一下各位若到那黑水洞里的时候,千万要小声说话,不要惊动了那水下的脏东西。记住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那人老者说罢!就敲了三下舟头,那舟便划动了。

蒋箐问道:“老人家,那黑水河神哪?他怎么不现身哪?我听有人说他凶残,常常害人性命,以此为乐。”

老者道:“听说不可信,要眼见为实才好。”

姜龙又问道:“要过那黑水洞大概得多少时辰?方能过得那黑水洞,我常听闻百岁老人说那黑水洞里住着精怪嘞!专吸人精血阳气而活,不知是真是假。”

老者闻言哈哈大笑道:“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何必在意哪?”

宗蜀也问道:“老人家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待在这个鬼地方,怪凄苦的。”

老者听了嘿嘿一笑道:“这黑灯瞎火的,你怎么会知道,住在这里的乐趣,我敢说神仙洞府也不过如此。”

宗蜀道:“那我们不如就打开手电看看?到底是鬼地方,还是仙府之境。一看便知,一睹为快。”宗蜀说罢!扬了扬他手里的手电筒,左右晃荡,到处乱照。

姜龙道:“宗蜀你不要晃荡了,我们还在舟上哪?你能不能下了舟在晃。”

老者道: “不碍事,灯亮就好,但是千万别照进水里,我怕吓到你们!”

宗蜀一听一笑问道:“怎么?有水鬼啊?那水鬼到底是男是女呀!”

老者也笑道:“那水鬼算个啥,在这水里的东西可比水鬼厉害多了,你们要是胆子大的,就照一照水看看,待会儿自己看一眼就好,别看久了。记得,看一眼就好。好与不好得看运气,运气好的就能看到一个黑石头蟹,要是运气不好,那看到的东西能把你们吓晕死过去。”

那老者说着,说着,舟已经划的能看到那黑水洞口了,这黑水洞藏的很隐秘,曲折迂回,八弯缠绕,我们几人站在舟上看时一直都是看不到的,总把它第一意识的想象成是一个大矿洞,但是实际一看,不由的叫了一声不好,没想到这黑水洞竟会这么小,小到就这舟能划过去的宽度,最恐怖的是它的高度,让人总联想到眼前是一个狗洞,人怎么能爬狗洞哪?这得多窝囊。

刚想到这,忽听那摇舟老者说道:“大家不要看了,也不要想了,都坐下,都坐下,这么大的空间,如果你们不坐下,我们怎么进洞去。这还算大的,里面有一段,还要低哩。”

赵珍听见看了宗蜀一眼,宗蜀冷冷一笑道:“哦,这么窄的洞,要是里面有个精怪邪祟害我们,我们进了岂不是想逃都逃不掉吗?还有你这舟,就能保证过得去吗?不会卡住。”

这话一说,那摇舟的老者就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手势,老者脸色一变。宗蜀,姜龙,赵珍,蒋箐忽心觉不妙,果然有问题啊,刚要动手,却见这个时候只听到一阵海水呼啸,灯火惶惶,舟已划到洞口。

不一时果然就进去了,内面稍宽了。

宗蜀站在舟头用手电筒照了照洞中,这洞刚进去还有些窄,但越往里面去就越宽敞,竟连手电筒往周边一照都看不见洞壁。你说这洞得有多大,得有多宽。

姜龙道:“这洞不简单呀!”赵珍也道:“这就是黑水洞啊!我记得什么黑水洞,千年修,壁扶九霄,四灵展尾,择日月,朽木飞,看样子,这洞中洞应该还有文章吧!这是一个谜团洞。”

披发美女道:“ 哦,看样子,这位掌门人是有些来头啊!你说的很不错。”刚说罢!赵珍就见宗蜀看那挑着灯摇着舟站在舟尾的老者,你会惊奇的发现,那个老者他只单手撑篙,就一个姿势摆着,但奇怪的是,是他的舟篙根本用不上,那他要个舟篙干嘛?难道只是摆个好姿势,这老头真是奇怪!披发美女又接着说道:“我听说啊,这整座落凤山,就是座古墓,。而不是现在的什么矿厂,多少年了你们都被他给迷惑了。就连这附近几千里都给骗了。还有,看见了吗?像这样大大小小的黑水洞,落凤山就有千百个,他不是矿洞,也不是什么水洞,他是黑水洞。但在千百个的黑水洞里,就数这个黑水洞最大,最深,最神秘莫测。”

姜龙听了不解问道:“这意思是说龙脉之地吗?”

老者道:“哦,看样子你也是个行家啊!”姜龙客气的行了个礼。老者还了礼,姜龙谦虚道:“什么行家不行家的,那都是世人吹捧出来的,容我说句实话,我也是道听途说的那些行家说的话。听得多了,就记下了那么几句,刚才听这位美女一说,我就猜出个大概来,便厚着脸皮问了。我就知道这么点东西。你可千万别说我是什么行家,真是羞愧死我了。”

那老者闻言笑了笑,又看了看我,那披发美女也看了看。

我一看那位披发美女也看我,正想着,一会怎样和那个披发的美女说,该怎么说,突然;但见那老者一摆手,道:“嘘,听!好像有人说话!你们静一静,先不要说话。”我们几人马上就闭上了嘴全都不啃声了,在孤寂的气氛下,果然听到模模糊糊的声音从洞里深处传来,仔细一听又没了。不知那声音是假还是真,反反复复,但心里总觉得有声音传来,又专心听了一会儿,我本想回头问那老者,这洞里是不是经常会有这个声音,竟见他人已经不见了!我再一回头看那位披发美女,那位披发的美女也不见了。只留下一盏油灯还亮着,不过那舟篙还在舟上立着。

忽见宗蜀问道:“他们到哪里去了?蒋箐你一向稳重,遇事不惊;他们走的时候,你看见了吗?”

蒋箐道:“ 不知道,我也没听见跳水的声音,也没看见他们走呀!”赵珍慌了道:“刚才一听到声音,我就知道出了怪事!但我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事!大变活人啊!”

赵珍刚说完话,舟突然就抖动了一下,宗蜀忙拿起油灯和手电筒往水里一照,借着灯光,就见水里有一个巨大的东西游了过去。

蒋箐见了吓得脸色都有些发白了,指着那水里,静悄悄的,一动不动,一分钟楞是没说出一个字来。赵珍怕他背过气去,就猛的拍了他后背一巴掌,说道:“你被吓到了吗?你怎么会被吓到哪?”

只见蒋箐暗暗说道:“他们,她们,像是在水里面,那个东西像是在追着他们呀!我们几个该怎么办呀!救还是不去救。”

宗蜀道:“不去。”

赵珍道:“我呸!”你们不去,我去救,不就是只庞然大物吗?它有什么可怕的,我去取了内丹心脏来给你们看。”姜龙见了狠狠的瞪了赵珍一眼,道:“我们这里要兵器没兵器,要人就我们几人。逞什么强,既然他们能入黑水,就证明他们能降服那庞然大物。”

蒋箐道:“姜龙他说的有理,我们再等等,再等等看。”

没过一会儿,突然;只听呀!……嗯……丧……的声音。

宗蜀问道:“你们听什么声音,这洞低深处传来的是什么?是人鱼之声,还是小孩的哭声。”赵珍道:“宗蜀你不要一惊一乍的吓人好不好,那有你说的声音啊!我怎么就听不到呢?”

宗蜀又道:“你们仔细听听看,真有声音。”

姜龙道:“你们不要闹了,你们还不知道这里的凶险吗?你到底清不清楚,要不要我告诉你们。”

突然就从水里窜出一人来,把几人吓了一跳,姜龙一看这人,原来就是给我们摇舟的那个老者,老者站在舟尾,甩了甩衣袖,道:“小心。”我一抬头,才发现上空有个东西掉了下来,是半身人,一只红色的大蜈蚣,正快速砸向我,我来不及躲闪,被老者一把推开,那只红色的大蜈蚣,就砸到舟上,舟晃了晃,那只红色大蜈蚣就爬进黑水里,一动不动,老者不慌不忙的拿出一根金丝线和一根银针,朝天一丢,只觉一股红光飞出,少时间那只红色的大蜈蚣就被吊了起来,不过那个半身人就惨多了。让人一看,只觉瘆得慌,有几只尸螯正在啃咬他的身子,时不时的还甩一下。我看着都恶心瘆人,不敢近前。

那赵珍算是个人物,标准的女汉子,在这种情况下只见他左手一伸,抄起舟篙只一下,就直接把一只尸螯给穿肠破肚挖了出来。用力一甩扔了出去,又一下有弄死一个,就这样直到把尸螯都给搞死了。这才罢休,不得不说,赵珍真是狠,要是我,我看见半身人就瘆得慌。那还敢把尸螯全部给搞死挖出来。不得不佩服赵珍的汉子气魄,乃真汉子。

忽见宗蜀问道:“这半身人,还要不要了。不要,我就处理了。”几人听见相互摇了摇头,意思是不要了。宗蜀便从身上掏出一瓶药来,朝半身人一撒,那半身人瞬间就化成绿水了。宗蜀本想往水中撒一些,却被老者挡住道:“万物生灵皆有命数,不可强求,也不可枉杀。”

宗蜀听见摇了摇头,道:“我以为万物生灵就该强者生存弱者略汰,分善恶,灭邪祟,识法度,除精怪,守秩序,镇鬼魅,开明天下。你说那尸螯是恶还是善,那大蜈蚣是善是恶,但在我看来像他们等恶物就不该活于世上,残害生灵。”

两个人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的辩论,正说到激烈之时,突然只见从舟头爬上一只东西来,蒋箐见了一惊道:“是尸蹩。”

赵珍道:“别慌,老者不是说了嘛!万物生灵皆有用处,不可枉杀,这是个好东西能带我们出这个黑水洞!我们得要好好的把这只大尸蹩看护好,但只让它乖乖的待在舟头就好,你们有所不知,这东西一辈子吃尸体,阴气极重,是那些什么僵尸啊,跳尸啊!行尸啊的克星。我敢说在这尸洞地界,尸蹩那可是尸霸王。有它在我们舟上开路,我们肯定能顺利的出去。”宗蜀一听笑道:“我没意见,不过蒋箐有没有意见,我就未可知了,因为舟上只有她是怕尸蹩的,现在我倒要看看,前面到底是个什么好去处,竟然能生出这样的污秽恶物来。”

那老者突然摆了一下手,意思是让我们不要说话,又指了指前面,我门看到手电筒打不到的水洞深处,有一团绿色的光。赵珍看见微微叹了口气道:“原来是尸巢到了!”

宗蜀也点了点头道:“好造化,好造化,有宝贝可捞了。好期待哦!等一下你们千万别让我失望哦!”

蒋箐道:“你们不觉得吗?我总觉得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朝我们跟来,而且,块头还不小吆。”姜龙道:“不碍事的,那是个好东西,我正好试试我有几斤几两,都来吧!”说罢!微微一笑,站在舟上。

不一会儿舟出了洞口,只听得轰隆的一声巨响,舟只晃了几下,忽觉眼睛刺痛,忙睁眼一瞧,却见那老者手上挑着的油灯灭了。再轰隆的一声巨响,那油灯就碎了。

又轰隆的一声,就什么都看不见了。便一连响了八下,就不响了。

姜龙道:“是不是地震了。”

宗蜀道:“地震个啥!我们还在舟上,舟在水上。”蒋箐这才发现脚下有古怪,忙用手电筒一照,大叫道:“水哪?舟哪?”

赵珍道:“不就踩在脚下吗?”

蒋箐道:“你再仔细看看,”赵珍就照了一下脚下,看见自己是踩在了黑石头上。心中着实给惊了一惊。

姜龙道:“难道那老者就是黑水河神,是他渡我们过来的。”

宗蜀道:“我看不像,管他哪?我们快走,”说着话忽抬头一看却见矿洞不远处有亮光,竟如同白日,疑惑不解又奇怪道:“你们看那远处有亮光一片,竟如同白日。是不是我们出来的久了,天都亮了。”

赵珍不信道:“哪有啊!宗蜀就用手指了指,快步走了。”

姜龙,蒋箐一见此等奇景,也激动的跟了上去。赵珍无可奈何的也加快了脚步追了上去,几人也不管不想刚才发生的事了。走着走着忽然几人又急跑了起来。一激动,一时间,没刹住车。人几乎要掉进水里。倒是那姜龙反应快,快他们一步看到水,忙使了一招白鹤亮翅用力一拦,才把三人给挡住了。几人这才站住了脚,后又往后退了几步,几人都喘着气呼吸,慢慢的平复了心跳。三分钟过后;姜龙见大家都没事了。均在各自忙自个感兴趣的事!说道:“在这里,这个矿洞估计就是《境中界》一书中写到的地方!名曰:“光岩洞天”只是跟书中写的不大一样, 比书中好像少些什么?”

赵珍听到后,好奇的问道:“姜龙,这个光岩洞天怎么会有这么一滩水哪?你说这滩水是什么时候有的呢?”一边说一边眼睛默默的看着姜龙。姜龙见了恍惚了一下,道:“昂,这,这水呀!我,我,我怎么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有的。”宗蜀在一旁观看地形图道:“唉,姜龙你不是矿工吗?”

姜龙听见无奈的看了看矿洞道:“我就干了一天的旷工,就在今天。”宗蜀一听无奈道:“哦,那也是做一天和尚撞了一天的钟吗?受累了。”那蒋箐却不为之所动,只是认认真真看来看去的观望,不知何时手里竟多了一面镜子。宗蜀一看蒋箐,发现镜子。居然是上古时代的宝物。心生好奇的急忙去看蒋箐的镜子。蒋箐一看宗蜀想看自己的镜子。便左右躲闪。

两人就如此,打打闹闹,躲躲闪闪,无意中镜子被宗蜀用手一打,便把镜子给打进了水里。蒋箐一见手中的镜子掉进了水里,竟一时傻了眼!早被一边的赵珍和姜龙看见,急忙走了过来。赵珍忙用双手按着蒋箐的肩膀问道:“蒋箐你没事吧!”只见蒋箐两眼含泪,姿势僵持,默默的说道:“那可是我,“我”我,我爷爷的东西,我,我是偷拿我爷爷的。”说完,就往水里跳。赵珍拉也拉不住,情急之下就对宗蜀说道:“这就是你干的好事!少爷病。”宗蜀在一旁一听少爷病三个字,气愤道:“你们就在这等着,我下去捞,好不好,你们就待在这里等着我。”说完话,一个鲤鱼跃龙门,嗖的一声跳进水里去了。

姜龙见状也说了一句,我也去看看,跳进了水里。随之而来的便是姜龙喊了一句话,道:“嗨!这水不深呀!只不过被什么力量束缚着而已!”蒋箐一听这话,也和赵珍一起跳进了水里。姜龙见蒋箐,赵珍都下了水说道:“那我们快点游,快些找。”只见宗蜀,在前面游,一下子。好像看见了什么?像是一面玻璃镜子,

宗蜀就快速游到跟前用手一碰,竟然穿了过去。一下子掉到了一个既美丽又奇幻的神仙洞天。宗蜀刚要爬起来,忽见姜龙也掉了下来。一下子落在了身上。姜龙见砸到了宗蜀随口说了一声!对不起。刚要起身。

突然蒋箐和赵珍也掉了下来。又砸到姜龙的身上。在最底下的宗蜀喊道:“你们呀!快点去减肥吧!压死本少主了。你们还不起来。等着过年呀!”等宗蜀说完。

赵珍和蒋箐先站起身来后。姜龙也站起了身,便去扶宗蜀。宗蜀一起身,便见蒋箐手里的镜子压在身下。就捡了起来。递给蒋箐,嘴里说道:“给,还你了。”这时;只听见赵珍喊道:“你们看那是什么?是传说中的水帘洞吗?”

宗蜀一听讥笑道:“赵珍你呀!你可真是笨。这在地下能是水帘洞吗?唉!真是笨的可以呀!”赵珍在边上听见说道:“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又叫蒋箐道:“蒋箐我们去看看。”不理他。一把拉着蒋箐往里走,姜龙和宗蜀也跟了来。四人走近前一看;只见是一堆冰雕成的花草。千奇百怪,珍玩玉器一地,较可爱的有十二生肖,一个玉娃娃,漂亮至极。

凶恶的有千丈浮屠,四方恶鬼,有佛像,神像,人像,物像,像什么古柏伏龙,九龙鼎,龙源,宫殿,亭台楼阁,一一俱全。

姜龙疑问道:“此乃人为,还是天作之合。”宗蜀道:“此冰乃是万年寒冰,人怎凿之成形。此冰定乃天地生就也!并非人工可成。想那大自然必有奇力,不然何来的万物生灵之说。”

却见赵珍突然问道:“这是什么?”蒋箐只见她碰了一下,那个东西就裂了。紧接着便是地动山摇,顶塌地馅,所有东西俱皆馅了下去。姜龙一见,慌忙喊道:“快跑呀!这里快塌陷了,快,快跑啊!”宗蜀也道:“快,快跑,快,地陷过来了,快,我们去浮屠像,那有个出口。”几个人就慌张的跑向浮屠像。

残梦笑月1482984481 说:

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