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业火

作者:夜雨声烦|发布时间:2019-05-09 06:15|字数:3114

唐七七眼前一晃,四周的景色全都变了,刚才还在头顶嗡嗡转着的罗盘消失不见,明媚的天突然阴沉沉的,不一会儿大雨倾盆,砸得她都睁不开眼。

空气因为下雨的缘故变得极为潮湿,唐七七讨厌湿黏黏的感觉,她不悦的皱了皱鼻子。昏暗中远远的亮起一点,一闪一闪的跳跃,透露着几分不祥。

她提起沉重的脚步慢慢的往前走,大概走了几分钟,雨幕中出现一座宅子,大门敞开着像是在欢迎她的到来。唐七七抹了一把脸,大步走进去,她知道自己不察被困在恶鬼制造的幻境中。不过,她并不着急,耐着性子看看它到底想搞什么鬼。

那指引她来的亮点,在她踏进宅子的第一步,嗖一下蹿了出去,屋檐上和走廊上悬挂的大红灯笼忽的全亮起来。唐七七抬眼看了看周围,从房子的结构装潢应该是明清时候建造的,没什么特别。

院子里有个池塘,旁边种了大片的湘妃竹,风一刮过,哗啦啦水滴肆溅。唐七七奇怪的是,那个池塘的水是黑色的,带着温度还很粘稠,仿佛一大碗煮好的黑芝麻糊。

“出来吧,我的忍耐已经达到极限。”唐七七找了一圈什么都没发现,好脾气都被磨光了。

说完,她站在原处等了片刻,四周仍旧十分安静,雨滴答滴答的落下碰到地面溅起水花,清脆的声音本来挺悦耳,但是安抚不了唐七七烦躁的心。

“很好,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休怪我不客气。”唐七七喃喃,从书包里拿出一张高级雷符向空中一掷,平静的天空突然轰隆隆响着,眨眼间无数道紫色的雷电从天而降,把一个两进的宅子砸得青砖断裂,红瓦乱飞,好好的院子被砸出一个一个坑,漂亮的湘妃竹散落满地,有些连根都被翻出来,放眼望去满目疮痍。

唯一不受影响的就只剩下那一池子“黑芝麻糊”,唐七七勾起唇角邪魅一笑,抬起手一指,指尖窜出一缕浅蓝色的火焰来,“还不出来?信不信我把你这片幻镜全给烧了。”

池塘那里咕噜咕噜冒起了泡,一个光溜溜的脑袋缓缓的从漆黑的水里浮出来,唐七七啧了一声,这场景怎么看怎么像一碗黑芝麻糊里泡着一颗汤圆。她觉得以后她都不想吃这两种食物了。

“说吧,你想怎么死?我给你两种选择:第一,五雷轰顶;第二,列火焚烧。”唐七七一边说一边比着手势。

露出头的恶鬼:这小天师简直比魔鬼还要可怕!她这是要让它消失在天地之间啊!

“我,可以选择第三种方法吗?”恶鬼弱弱的说,自知打不过,逃不了。它撇了一眼唐七七赶紧转移视线,她那一双眼亮如秋水,让人不敢直视。

“哦,说说看。”唐七七饶有兴趣的双手环胸,靠在一条还算完整的柱子上看着它。

“我想轮回,虽然我孽障缠身,对世间留有执念,但是如果小天师愿意助我洗去这一身罪孽,鬼门还是可以接纳我的。”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我没学会怎么开启鬼门,所以你还是只有前面那两种选择。”唐七七低头看了一下表,已经下午2点,怪不得她看着一窝脏水都能想到吃的,原来是饿了,“赶紧选别浪费我时间,要是你实在不知道选择哪个,那我帮你做决定。”

恶鬼没想到这是一个蛮不讲理的天师,既然她不愿放过它,横竖反正都是灰飞烟灭的下场,它不如拼死一试,或许还有生机。

下定决心,恶鬼散发出身体里全部的阴气,那阴气散播极快又像蛇一样狡猾,无孔不入。唐七七轻敌被阴气附体,好像有什么东西往她口鼻里灌,仿佛溺水一样根本不能呼吸。接着,她感觉身体里有很多虫子在爬,那种浑身瘙痒,头皮发麻让人想把身上的肉一块一块抠出来。

唐七七用力咬了一下舌头让自己保持清醒,双手微微用力,瞬间挣脱了束缚,狠狠的道:“敢阴我,我弄不死你。”

说着,她除下右手手腕上带着的碧水珠链,灵力好像受到压迫一般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强大的阴气笼罩着她的身体,那阴气竟然比恶鬼身上散发出来的还要浓郁。她轻轻一挥手,一缕黑色的火焰从他体内向外蹿。恶鬼惊恐的看着唐七七,它想逃,可是脚下好像被藤蔓缠绕,根本无法动弹,它的身下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出了一朵朵黑色的莲花。

业火红莲!

黑色的莲花是盛开在地狱的业火,能净化世上所有的污秽,她一个小天师,为什么能召唤地狱的业火。

恶鬼被业火缠上,身体每一处皮肤都被灼伤,附魂刺骨的痛令它生不如死,虽然它已经死了,但再死一次,记忆里的事情仿佛电影一样一幕一幕在它眼前浮现。

恐惧,愤怒,焦虑,悔恨!无数负面情绪涌上心头,它挣扎着,狂叫着,世界对它不公它就报复这世界,有什么错!为什么所以人都针对它,设计它,置它于死地!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小天师,我要诅咒你……”声音戛然而止,它没说完的话伴随着青烟消散在风中。

诅咒?七岁出师她抓鬼无数,被诅咒简直是家常便饭。比如说诅咒她全家不得好死,死无葬身之地,除了没见过的母亲,她和老头活得好好的,虽说生活艰苦,倒也轻松自在。在比如说诅咒她疾病缠身孤独终老,说实话她长这么大还真没生过病,学校暗地里喜欢她的人一抓一大把,谁让她天生丽质难自弃。

有业火傍身她还真不怕诅咒,所以说,唐七七其实蛮期待那个恶鬼会诅咒她什么的。

恶鬼是消失了,但是它制造的幻境还是要等一会儿才能解除,没想到突然一阵狂风大作,竟然强行将幻境吹散。

唐七七眯着眼睛仰起头,天空中带动的气流全往这边聚拢,好像卷起的风暴内出现一道身影,唐七七站久了有点累干脆盘着腿坐在地上,等那个人自己下来。

瞬息之间,一个身材修长的男人破开风暴缓缓的降落到唐七七身边。他凌厉的眉峰,高挺的鼻梁,挺拔的身姿,微微抿起的薄唇,模样看似冷峻带着压迫感但眼角却又含着些许柔和。

他长得真好看,可表情很复杂,看着真别扭,这是他给唐七七的第一印象。

李穆言站在唐七七面前,琥珀色的眼眸平淡的看着她不说话,沉默的空气让唐七七一阵尴尬。她轻咳一声打破这诡异的寂静,咧开嘴露出标准的八颗牙嘿嘿一笑,“我叫唐七七,请问你是?”

“李穆言。”没想到自己会跟着她的节奏走,说出名字后死死的咬住嘴唇瞪着唐七七,满脸写着我不开心,我讨厌被人影响。

呃……

这人绝对是闷骚型的,性格这么别扭活得不累吗?

唐七七觉着这么仰着头脖子酸,于是她拍拍屁股站了起来,她一米七的身高在他面前居然只到这人的腰再往上一点点,这货到底有多高!两米吗?

不管坐着还是站着都得仰视,唐七七郁闷的退后了好几步才勉强不用再抬头,这家伙看年纪应该二十好几未满三十,年纪轻轻就上清箓境界了?不然怎么会御风而行。

唐邈曾经给唐七七科普过,天师界分五层修为:第一,都功箓,一般指拥有阴阳眼的人凭借灵力凑够九九八十一功德便可;第二,盟威箓,须收集6561份功德才能开启进阶模式;第三,五雷箓,须43046721份功德,进阶都是以上一个阶段的底数成倍翻的。以此类推,第四,三洞五雷箓,第五,上清箓。而且每个阶段又分初期,中期,小圆满,大圆满,巅峰期,想要成功进阶不是短短几十年就可以登顶的。

据唐七七所知,她爸唐邈从4岁开始修行到现在47岁,修行了43年的他勉强进阶到三洞五雷箓中期,这样的修为在当世可以算数一数二。李穆言他比老头还厉害?

“你什么修为?”唐七七问出心中疑惑。

李穆言本不想开口,可看她那清澈的眼眸里好像藏着星星一般,闪着耀眼的光芒,不由自主的说:“五雷箓大圆满。”

“五雷箓你就会飞?”骗我读书少是不是,唐七七显然是不信的。

“教你术法的人没告诉你吗?御风飞行不一定非要到达上清箓境界,如果那人天生拥有风属性灵根,刚入门都可以飞,就像你从小能召唤业火红莲一样。”虽然他善解人意的帮忙解说,但李穆言像看白痴一样看着她,那眼神还是让唐七七十分不爽。

嗯。嗯?嗯!

“你刚说了啥?风太大我没听清楚。”

“白痴。”

唐邈确实没跟她说过灵根的事,照李穆言的说法,她能召唤业火红莲是因为天生拥有火属性灵根。想进一步了解的她被李穆言冷酷无情的吐出白痴两个字断送。

唐七七火了,冲过去跳起来一巴掌拍他脑袋上,疼痛使得李穆言怔楞了好久。这小丫头片子居然敢动手,反应过来的他愤怒的抬起手,可惜没等他发招,唐七七一溜烟跑了,速度比他的风有过之而无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