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如此相像

作者:风摇翠竹|发布时间:2019-07-11 08:03|字数:2610

一浩在旁边听得牙齿都快要咬碎了。他怒吼了一声:“付思彤,你是不是疯了啊?”

思彤被吓了一跳。她抬起无辜的双眸,有点神经质地看着一浩。小心地惊恐地说道:“一浩,我说错什么了吗?”

“来,你走一边去,我来处理这件事。”

一浩把思彤拉到一边,安顿她坐下来,这才重新回到李维维的旁边。

“你想要多少钱?李维维是吧?我只想问你,你是不是故意到香绮阁找茬的?”

思彤接二连三地出事,让林一浩都觉得,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隐情。

而且,今天的思彤怎么啦?她应该能够分辨得出是非的,可看她的状态,好像很疲累的样子,连别人欺负她,她也心甘情愿地被别人欺负。

“对,我是李维维。刚才那个女老板她明明知道理亏,才会打算赔我一百块钱。你既然不愿意出这一百块钱,那么,咱们就一直耗在医院里吧。刚才那个医生,是你们认识的,他说没事就没事吗?你们是不是串通好了……”

李维维大声地嚷嚷,好多来看病的人,全都把目光朝一浩和李维维这边看过来。

一浩终于明白了一件事。

——秀才遇到兵有理讲不清。

李维维的声音太大,思彤全头听进去了。她皱了皱眉,再次捏着那一百块钱,往李维维那边走去。

“一浩,走。”

思彤把一百块塞进李维维的手里,然后,拉着一浩的手,黑着脸就往外面走。

一浩也不得不走了。他虽然一边走,一边转过头去,把李维维狠狠地瞪了好几眼。

心情不好,思彤连店铺都不想去了。

幸好,一浩那天给她介绍的一个团体订购项目还没完成最后的交接任务。

思彤决定,就用剩下的半天时间,到那个结构去一趟。

下面写植雅发现了李维维和李祖汉是同一个家里出来的孩子

其实,这个项目,根本就不是一浩介绍的。而是玉亚通过一浩的手,假装是一浩找回来的。

庆重市是一个拥有着一百多万海外侨胞的城市。这次在思彤所在的这个区,举行一次规模盛大的“寻根之旅”大型恳亲大会。

于是,侨联需要订购一百多套的晚礼服。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其中,玉亚的一个亲戚,就在侨联上班。

知道这个消息之后,玉亚通过多方的努力,终于让侨联这次订购的衣服,从思彤的香绮阁购买。

玉亚本来是想像上次那样,让植雅帮忙把这件事办好的。无奈植雅这几天要出差,所以,就不得不把这件事委托给了一浩。

现在,思彤就和一浩一起到侨联去。

思彤算得上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

侨联其实不大。门口挂的牌匾也只有大概一尺来大。可是,等思彤进到里面去,她才发现,侨联这里来来往往的人,与她想像中的太不一样了。

思彤禁不住悄声问一浩说:“你怎么……你不是这座城市的人,怎么会有这里的亲戚?”

“反正你迟早都会知道的,我也不瞒你啦。这个亲戚,不是我的,是林玉亚家里的。”

想着等会跟那个亲戚聊天的时候,肯定会穿帮,一浩干脆把实情全都说了出来。

“这个……一浩,你怎么不早说?”

一浩的确说迟了。

这不,黄姨已经知道这件事了。

黄姨是亲戚的口中知道这件事的。这个亲戚叫黄大洲,刚好就是黄姨外家的人。

就是今天早上,黄姨去买菜的时候,竟然碰见了好久不见的黄大洲。

两人聊着聊着,就聊起了儿子,聊到了玉亚。

黄大洲问黄姨说:

“你们家玉亚说,今天要带服装店老板到我们侨联进行业务洽谈呢。干脆,你和他们一起来,咱们聊聊天,晚上,到我们家吃饭去。”

黄姨一听“服装店老板”这几个字,马上就想到了香绮阁。

于是,黄姨把自己不知道在这件事,全都三百六十度进行了全方位盘问。

最后得知,玉亚这段时间,跟好多亲戚朋友都发了信息,问的内容都差不多,就是他们所在的单位或者公司,有没有需要订购服装的。

还说什么,最近他正在做服装生意,希望这些亲戚朋友有业务,就帮帮忙之类的。

黄姨那个气呀。

于是,黄姨把这件事,全都跟莉莉说了。

莉莉听了也是七窍冒烟。

黄姨末了还加了一句:

“我看我这个儿子,他就是脑子进水了。对家里的事情,我还没见他如此上心呢。老林回来这十天,他天天说他忙,忙什么?原来是忙着为付思彤这个死丫头干活。”

玉亚这几天的确就是忙思彤的事情。他连公司的事情都没有什么时间去理会。以至于曾静珊好几次都想打电话给莉莉了。

曾静珊知道,玉亚或许并不属于她,可是,每天能够看一眼,说说话,也可以聊以安慰她那颗想念他的心。

没有暗恋过的人,是不会明白暗恋的那点小心思的。更不会了解那种无法言说的折磨。

曾静珊每天上班,都不觉得累,也不觉得苦。而且,她希望,一周最好就是放一天假就好了,为什么要设立一个双休日呢。

单休多好。

单休只是一天不见玉亚。双休足足要两天。两天的时间,听不到玉亚的声音,看不见他的样子,曾静珊觉得挺难过的。

所以,当曾静珊看见文莉莉和黄姨一起往玉亚的办公室走来的时候,心里是“咯噔”一下停跳了半拍的。

“黄姨,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林林呢?嗯?他怎么不在这里?”

黄姨没回答曾静珊的话,而是直接推开了玉亚办公室的门。

“林总,他都两三天没到这里上班了,有事情,也总是打电话吩咐我。”

曾静珊略带委屈地说道。

“什么?”

“林林他出什么事儿了吗?”

黄姨和莉莉的反应截然不同。但两人都很吃惊。

“我也不知道,他是我们上司,我也不好意思问他。”

曾静珊回答说。

黄姨马上拿出手机给玉亚打电话。打了三次,才勉强把电话给打通了。

“林林,你是不是和……”

黄姨的话说到一半,被莉莉拉了一下衣服,赶紧换了个口吻,有点不满,但已经缓和了好多。

“你到哪里去了?怎么不在公司里?”

“妈,我去哪里还要向你报告是不是?我忙公司的事情已经焦头烂额了,你就别那么啰嗦行不行?”

其实,玉亚是到申川市去了。

他这两天在考察申川市的服装市场。

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上次秦老师出事之后,林林总觉得有点不大对劲。

后来,他悄悄地展开了一次调查。发现莉莉与那张照片中的男人,的确的认识的。

但没有证据证明,莉莉跟这个男人,就是陷害秦老师的人。

毕竟,莉莉也要工作。她和各行各业的人打交道,也是再正常不过。

反正,总要一颗红心两手准备才行。

而且,玉亚还假设过,就算是莉莉指使的那个男人伤害秦老师,根源或许也是在他的身上。

女人嘛,嫉妒起来,完全没有理智,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经历过一次失败的恋爱之后,玉亚分析问题,也变得理性了很多。

所以,玉亚觉得,上次他想要到申川市发展的那个点子,好像是很正确的选择。

于是,趁着这次机会,玉亚再次到申川市来了。

再说了,现在申川市的发展,也是挺快的,他们视野公司,再开一个分公司到申川市,好像也是拓展业务的好时候。

但是,这件事,肯定不能跟妈妈说。一说的话,妈妈就要闹出大事情来了。

这不,也不知道是谁走漏了风声,一向都不大理会工作开展得如何的妈妈,这次竟然问起林林工作上的事情了。

——真没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