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四章 婆婆的秘密(1)

作者:之遥一夏|发布时间:2020-09-30 21:07|字数:2172

舒苡念回到家,下车的时候腿有点软,她委屈巴巴的睁大眸子看着厉枭墨,“阿枭,我好饿啊。”

“马上让王姨给你做饭,都做你爱吃的。”厉枭墨揽着她进屋。

“小念回来了啊,我让王姨给你炖了鸡汤,熬了几个小时了,快来。”柳月如见她回来了,忙让王姨端了一碗出来。

“谢谢妈,我正想喝汤呢,太好了。”舒苡念开心的接过去,离开之前,因为怀孕闻到鸡的味道就难受,其实王姨炖的鸡汤她超喜欢喝的。

“小念,你怎么脸色有点不太好,怎么了吗?是不是身体又不舒服了?”柳月如关心的问着。

舒苡念扬起一抹笑容,“妈,我好着呢,就是有点累了,刚才去了一趟厉氏,看了看我之前带过的艺人,然后又去洛城的实验室了。”

“哟,那你这一上午跑的地方可不少,喝了汤去休息会儿吧,好好养身体,别乱跑了,以后妈陪着你,你想去哪儿叫上妈。”柳月如又给她盛了一碗,两碗汤下肚也有点饱了,舒苡念忍不住又吃了一个鸡腿。

“唔,妈,不用麻烦了,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不行,以后妈就陪着你,你跟你小姐妹逛街的时候我就不去了,反正你不能单独出去哈。”柳月如担心哪天舒苡念再出点什么事。

舒苡念只好无奈的应下了。

“去楼上休息一会儿,下午我一直在家。”厉枭墨见她有点困倦,她睡得越来越多了,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好现象。

“嗯,那你一会儿叫我,不要让我睡得太久哦。”

舒苡念不想每天都睡那么久,回来以后睡的那么多,出去走走的机会都少,在医院住了将近一个月,回来以后也就只去了厉氏和实验室。

厉枭墨对她微微一笑,哄她睡着以后,看着她熟睡的脸庞,眉心微微皱了起来。

柳月如坐立难安,看到厉枭墨下了楼,急忙上前,“枭墨,你跟我说实话,小念到底得了什么病?”

“徐岩封给她打了一种药,胸口受伤的位置想出来血红玫瑰,现在洛城还不知道里面的成分是什么。”厉枭墨微微叹了一口气,这种事情面前,他的能力突然变得很渺小,除了资金,他什么都帮不上。

他现在每天都提心吊胆,生怕舒苡念哪天突然发病,也怕她一觉睡着以后再也醒不过来。

“血红玫瑰,怎么会……”柳月如像是想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后退了一步。

厉枭墨皱眉,“妈,你知道?”

“不,我不知道。”

柳月如否认的太快,招来厉枭墨的怀疑。

“妈,洛城现在对这个东西束手无策,血红玫瑰发作起来痛不欲生,你如果知道什么,我希望你不要隐瞒。”

柳月如看着他,脑海中浮现出一些记忆,那些记忆,是她不愿意回想起来的。

“你先别问我了,我冷静一下。”柳月如急忙走掉,回房间呆着了。

厉枭墨踱步走过来敲门,“妈,我还是希望你能考虑一下,如果真的有什么消息能告诉洛城,或许你能救念念,你也不想你的儿子这一辈子活的像个行尸走肉吧,如果念念死了,我也不会独活。”

厉枭墨说完就离开了,柳月如听见了,她一脸痛苦的抱着脑袋,她真的不想回忆,真的不想。

“月如,我知道那是你的痛,但是,总要有一天去面对的,更何况,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了,月如,我会陪着你,不管怎样都会陪着你。”厉爸爸拥抱着她。

柳月如落泪,“厉爸爸,我何德何能,能让你如此珍惜,我以为这么多年,我能想开,可是,我想到那个孩子,心里就一阵痛,我已经很久没有想起那个孩子了。”

“说明她已经原谅你了,月如,孩子的事不是你的错,伤害孩子的人也得到了应有的报应,但是,月如,现在血红玫瑰已经重新出现了,还在我们的儿媳妇身上,如果你可以,我也希望你可以面对这件事情,如果舒苡念真的不在了,你觉得咱们的儿子过得下去吗?”

柳月如知道啊,可是她就是过不去心里那个坎儿,当年血淋淋的那一幕重新浮现在眼前,她无法回忆。

“我,我知道,给我一点时间,给我一点时间。”柳月如的手都是颤抖的。

“不怕,我会一直陪着你的。”厉爸爸的眼眸中浮现出一丝精光,虽是为了厉枭墨着想,但他还是要做点什么,不能让当年的事情重现天日。

反正那个孩子已经不见了,谁也不知道在哪儿,当年的秘密,就彻底成为秘密吧。

舒苡念躺在大床上,思绪越来越沉,眼前突然出现一副画面,年老枯萎的长胡子老爷爷,冰凉的木质板床,还有细细的针孔。

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小姑娘躺在冰冷的木板床上,斑斑血迹在白色的裙子上晕染开来,小姑娘呜咽的哭泣着,胳膊上已经布满了大大小小的针孔,青一块紫一块的。

这是什么梦?为什么她会梦到这个?那个小女孩儿是谁?

一切还未结束,舒苡念便惊醒了,她睁大双眸,冷汗浸湿了睡衣。

因为她看到了那双眼睛,那双眼睛里的不安和渴望,为什么她会觉得这么熟悉?

起床随意冲了个澡,她看着镜子中胸口的血红玫瑰,以前这里只有一颗小小的胎记,现在胎记没有了,被血红玫瑰掩盖了。

回想起刚才做的梦,舒苡念胸口闷闷的。

敲门声突然响起,舒苡念开门,“妈,怎么了?”

她的头发还是湿着的,看得出来刚洗完澡,柳月如勉强带着一丝笑意,“枭墨说这个时候让我把你叫起来,所以我就过来看看你醒了没有,想吃什么?你现在身体好一点了,要不要喝莲藕排骨汤?”

“可以啊,好久没吃了,妈,我一会儿就下去,我先吹干头发。”舒苡念弄了弄湿漉漉的头发,还在滴水呢。

“好,那我让王姨现在去准备了。”

舒苡念疑惑的看着她的背影,总感觉妈有点怪怪的,怎么了这是?

不一会儿,厉枭墨回来了,由于吹风机的声音太大了,舒苡念都没听到开门的声音,直到他拿走了吹风机,她才反应过来。

“你什么时候进来的,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啊,吓到我了。”舒苡念娇嗔的说着。

“对不起,不是故意的。”厉枭墨继续给她吹头发,舒苡念自然而然享受他的服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