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准备抽血

作者:之遥一夏|发布时间:2020-07-30 20:38|字数:2235

“她来过吗?”南隐川醒过来问的第一句话就是关于舒苡念的。

徐岩封皱眉,“先生,她的心里不可能会有你的,您养伤的这段时间,她从未出现过,您放弃吧,我们的实验才是最重要的啊。”

南隐川冷笑,果然啊,她还真是绝情啊,这么久了,她一眼都不来看自己,哪怕是假装,她也做不到。

“先生,穿越的实验已经失败了,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这是最后的机会。”徐岩封想了想又说:“我们之前的努力全都付之东流了,平原基地也毁了,陨石也被毁了,如果这个办法不能成功,那么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他起身坐了起来,冷漠的目光定格在手上的针头,“准备抽血。”

“是。”徐岩封下意识的应了一声,反应过来愣住了,他刚才,没听错吧。

“先生,你是说……”徐岩封不确定的问着。

“需要我再说第二遍?”南隐川冷眼过去,他得不到的东西,死也是他的。

“好,我马上准备。”徐岩封激动的手都在发抖,立马让人去把舒苡念带过来准备抽血,他梦寐以求的东西,终于等到了。

此时穆棱正跟舒苡念商议对策,这座岛上的防御系统实在是难以解开,所以她们只能从厉枭墨身上下手,但是现在舒苡念接近不了,还得想法子。

两个护卫出现在舒苡念的卧室门前,穆棱冷眸一扫,“你们要干什么?”

“舒小姐,得罪了。”两人异口同声,控制住舒苡念将人带走。

“做什么?这是南先生尊贵的客人,你们要干什么?”穆棱跟随着过去,没想到外面还站着一队人,都是她曾经并肩作战的队友。

“穆组长,这本就是先生的指令,你只需要听从就是。”那人冷冷的说着,看向穆棱的目光中分明带着轻蔑。

舒苡念挣扎着,但怕伤到肚子里的宝宝,所以没敢用力。

“你们要带我去哪儿?”舒苡念问着,既然是南隐川的吩咐,那南隐川肯定是醒了,既然醒了,她就有机会去见他了。

带走她的人谁也不说话,直到看到实验室,舒苡念意识到了什么,南隐川最终还是要让徐岩封抽她的血吗?

“你们放开我,放开我。”舒苡念开始挣扎了。

护卫因为她是南先生十分看重的人,所以都没有用多大的力气,以至于差点儿让她挣脱了。

当她看到病床上的道具时,下意识的就护住肚子,不,不可以,她的宝宝会死的。

“把她绑到床上。”徐岩封穿着白色医生服,那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怎么配得上这雪白的衣服。

“徐岩封,你放开我,你就不怕南隐川怪罪你吗?你放了我。”舒苡念慌了,她不能抽血,她是孕妇,她不能被抽血啊。

“就是南先生让我这么做的,舒小姐,您不用害怕,因为在这,没人救得了你了。”徐岩封笑的十分阴狠,等这一天等了很久了,重生之人的血液,他马上就要得到了。

有了这个血,再扫描一下脑组织,那他的实验就完全成功了,这个世界,将会有他的一席之地。

“不,不可以。”舒苡念挣扎着,眼睁睁看着针管扎入自己的皮肤,恍惚间,她看到了厉枭墨站在外面。

“不,不要,放开我。”舒苡念明显感觉到身体里的血在渐渐丧失,肚子开始一阵一阵的抽痛,她的宝宝,她和厉枭墨的宝宝。

南隐川站在病房外,看到里面的情形,看到舒苡念的表情,他下意识的就要去阻止徐岩封。

“先生,不能前功尽弃啊,她心里本就没有你,你得不到她的人,实验不能也得不到啊。”属下拦下了他的动作。

就差一点点,他不能让南隐川终止抽血,他知道,舒苡念的血对徐岩封来说意味着什么。

看着舒苡念面色苍白的样子,南隐川心里一阵揪痛。

突然,舒苡念挣扎了一下,绝望的眸子撞入他的心口。

“救,救我!阿枭。”舒苡念冲他伸了伸手,她把他看成厉枭墨了,就在意识迷糊的时候,她脑海中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厉枭墨。

南隐川以为她在向自己求救,不顾属下的阻拦闯进去将抽血管拔了,徐岩封急忙把针头捡起来,还是浪费了几滴血。

徐岩封周边散发着阴沉的气息,这点儿血根本就不够用。

他的手隐隐发抖着,心中纵然有千般不满,还是忍住了,迟早有一天,他会抽光舒苡念的血,咱们来日方长。

南隐川将她横抱起来“噔噔噔”从实验室出来,一路上不带停的,边走边喊着:“快,补血汤拿过来,赶快!”

穆棱急忙去厨房将熬好的补血汤端了过来,上楼的时候看到地板上的血,心里咯噔一声。

孩子该不会……

舒苡念面色如灰,南隐川看着自己满手鲜血,胸口憋着一口气。

“咳。”南隐川吐出一口血。

“先生。”徐岩封走进来,看到他唇边的血,想必是急火攻心,加上伤口未愈,所以吐血了。

南隐川摆摆手,“我没事,先看她。”

“先生,你先把这个吃了吧。”徐岩封拿出药丸,他本就没有痊愈,刚才一路抱着舒苡念回来,伤口肯定又裂开了。

南隐川抿唇,若不是这个岛上只有徐岩封一个医生,他万不会再让他碰舒苡念。

徐岩封从床头柜里拿出来一颗药,实验室里没有这种药,所以南隐川才会急着抱回别墅,但是,孩子能不能保得住,他也不确定。

“怎么样?”

徐岩封垂眸,“看造化吧。”

有一部分原因,确实是因为他抽血抽的过多了,但他一点儿不后悔。

掩盖住带着嗜血谷欠望的眼眸,喂了药丸以后让人去熬了安胎药,站到一边观察着状态。

南隐川坐在床边握着她的手,“徐岩封,是不是因为你?”

徐岩封抬眸看了舒苡念一眼,眼底尽是不甘,再多抽一点点,就多一点点就可以了。

“先生,孩子没了,对您不也更有好处么,您何必在乎她肚子里的这块肉。”

南隐川起身,压迫性的气势直逼徐岩封,但他垂眸不去看,因为他不用看也知道那是一双怎样愤怒的眼睛。

南隐川一脚将他踹出去两米远,堪堪稳住身形,穆棱离他最近,快速去扶住他才让他没有那么狼狈。

徐岩封挣扎着站起来,尽管腹部很痛,却还是挺起胸膛直视他,“先生,你看看你现在都变成什么样子了,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南隐川吗?曾经的南先生,杀伐果断,风姿何其飒爽,可是现在呢?为了一个女人,你竟忘记了我们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