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南隐川的挑衅(3)

作者:之遥一夏|发布时间:2020-05-15 17:17|字数:2002

“这两位是我的朋友,许九依和白铭心,韩彦诺,这个是你的小迷妹,一会儿合个影签个名啥的哈。”舒苡念将许九依拉出来。

许九依脸上带着激动地表情,有点不敢站过去,第一次见自己的偶像,不能怂啊,可是腿脚不听使唤。

“谢谢许小姐的支持。”前两天听舒苡念说了,有个人从半岛微凉就一直很喜欢自己,他很荣幸,有个人能一直记着自己。

“没有,你的演技,真的很棒。”许九依的眼睛里闪着泪光。

顾承洲唇角轻扯,怎么就没有一直喜欢自己的小迷妹过来呢。

“好了,言归正传,接下来要给你们安排几天秘密培训,有部电影,你们两个一起参与,军旅题材的,我希望你们不要让我失望。”

舒苡念把本子拿出来,韩彦诺仅仅看了几页就觉得十分激动,这是一部处处彰显爱国主义题材的电影,还有两个战友兄弟情的展现。

很好的剧本。

“军旅?我们要培训的该不会是……”顾承洲迟疑的说着。

“没错,就是去部队体验,七天,顾承洲,这是你沉淀以后第一部电影,看你的表现了。”舒苡念决定把这个角色给他的时候还有一丝迟疑,不过,她觉得顾承洲可以完成。

“我那部电视剧咋整?”他手里还有一部校园剧没拍完呢。

“我问了导演,你还剩下几场戏就完了。”舒苡念睨视他一眼。

顾承洲抿唇,好吧,这下他不想去也得去了。

“你该不会是觉得辛苦不想去部队吧?你是不是不敢了?”舒苡念还不知道这个二世祖么,害怕吃苦,害怕受罪,肯定是觉得部队条件艰苦,不想去。

“你说什么?我有什么不敢的,去就去,老子这次让你刮目相看。”顾承洲炸毛。

舒苡念满意的点头,“那就好。”

许九依和白铭心相视一笑,这个艺人智商有点不太高啊,这么明显的激将法竟然毫无察觉。

“舒总,蓝通娱乐的总裁过来商议关于《祖国爱将》投资的事情。”百晓敲门。

舒苡念点头,让他们都出去了。

许九依和白铭心一起在百晓的带领下在公司里参观,韩彦诺还有通告,去赶通告了。

敲门声响起,一声温柔却带着一丝冷漠的“请进”二字响起,门外的人唇角勾起一抹凉薄的笑,眼睛里闪烁着找到猎物般的光芒。

“舒小姐!”

舒苡念抬头,双眸骤然紧缩,“你……”

是他。

“昨晚走的匆忙,没能和舒小姐认真介绍我自己,这不,我今天亲自上门来了。”南隐川一席白色中山装,穿在他身上有着别样的成熟气息。

“你想干什么?”舒苡念警惕的拿着自己的手机,随时准备按键拨打出去,这层楼还有很多人在这,他不敢做什么。

“我来,自然是要跟你谈合作啊,你别担心,你重生的事情,只有我知道。”南隐川嘴角噙着寡淡的微笑,看起来尤为危险。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话。”舒苡念下意识的避开对方的目光。

“呵,别遮遮掩掩的了,我都已经这么直白的跟你说了,你还跟我装什么?”南隐川冷笑。

既然如此,她也不必装不知道了,“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很重要吗?舒苡念,你的身份一旦被别人发现了,你知道会是什么样的后果吗?你觉得研究院那些老头,会放过你么?”南隐川的目光里也闪烁着别样的光芒。

舒苡念冷冷的看着他。

“不过你不用担心,我是不会暴露你的身份的,你不用担心我会对你做什么,因为我需要你,你知道未来十年的发展,你只需要跟我合作,如何?”

舒苡念抿唇,用未来十年的发展换取自己的安危?

“可我只知道一点点,而不是整个世界,并且,重生以后,很多事情都发生了变化,所以未来,并不是完全可信的。”

就像,穆柔死了。

“没关系,我只需要跟你合作就好。”

南隐川看起来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但是舒苡念知道,他想要的绝不是这个。

如今,只好静观其变。

“《祖国爱将》这个剧本确实不错,难怪你会塞两个艺人进去啊,我知道你在找投资人,不过现在不需要了,不管这部电影花费多少,我都承担了。”

舒苡念吃惊地看着他,这部电影的投资是一笔不小的数目,肯定是十亿起步的,南隐川就这么轻松能拿出来十亿,背后的势力一定不小。

“你跟厉氏是竞争对手。”舒苡念不想跟他合作,但是又有把柄在他手里。

“你确定你老公,知道我是这家公司真正掌握权力的人?”南隐川自信的说着。

舒苡念感受到了深深的危机,这个男人真的深不可测,之前跟厉枭墨在华国竞争地皮的时候输掉了,现在又跑来找她说要投资自己的电影,怎么感觉自己入了一个圈套。

南隐川突然靠近,舒苡念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只是后面便是办公桌,没想到就这么让他圈进了怀里。

“小家伙,别担心,我是不会伤害你的。”

“你给我滚开。”舒苡念推开他,语气中带着愤怒。

南隐川呵呵的笑着,拿出来一份合约书给她,是投资的合约书,舒苡念不想签。

“小家伙,你要知道,你不签的话,后果会是什么。”南隐川摸着自己手指上的戒指,他很喜欢摩挲自己的戒指。

舒苡念抿唇,在合约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不就是一部电影,好啊,你喜欢就给你拍。

“好了,你可以走了。”舒苡念现在脑子里乱乱的,很想自己一个人静一静。

南隐川见她签了字,吹了一声口哨,没有纠缠就离开了,似乎目的十分明确。

出去之后,南隐川看着舒苡念写的字,唇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看来这个孩子,还有点傻乎乎啊,啧,重生了也不长个记性,斗得过自己曾经的仇人有什么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