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她是魔鬼

作者:之遥一夏|发布时间:2020-02-12 17:25|字数:2264

穆柔被送到了皇朝,刚开始她誓死不从,还伤了两个客人,专门管她们的柳妈妈饿了她三天,灌了一碗药让几个男人轮流不停歇的收拾她,磨伤了抹上药继续,被折磨的没人气儿了休息一天接着被人玩弄。

穆柔像是失去生命的布娃娃一般倒在床上,她的眼睛看着狭小的窗户,屋里唯一的亮光就是从那里透过来的。

曾经,她是多么骄傲有才华的女人,穿着得体的小西装,自信的走在公司里,享受所有人的羡慕。

她无父无母,靠着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考上大学,入职厉氏,从助理到设计师,再到王牌设计师,直到,看见了A市处在金字塔顶尖的男人。

只是一眼,她就沦陷了,知道他被迫娶了舒苡念以后,她为他愤愤不平,可是她心中没有过多的情感。

当她看到舒苡念蛮横不讲理,一身公主病时,内心那抹泯灭的火苗“蹭”的一下就窜起来了,这样的女人,配不上他们高高在上的总裁。

她变得更加努力,让厉枭墨看到她的作品,然后跟她一起出席豪门宴会,他带她跟进项目,为她挑选礼服,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可谁知,舒苡念竟然性情大变,她不再蛮横,不再作妖,反其道而行,吸引了厉枭墨的注意,她的作品比自己的更优秀,她明明是一个草包,怎么会突然有这么大的变化,这一点,她百思不得其解。

对厉枭墨爱慕的心燃烧了她的身体,她看不得舒苡念得意的样子,她开始陷害舒苡念,没想到,百密一疏,还是让她抓了把柄。

如果不是她,自己也不会找上宋林远。

计划失败以后,她被宋林远救出去,困在宋林远旗下的别墅内。

原来,宋林远早就对她图谋不轨,这次计划,都在他的掌控之内,她被设计到无家可归,人人喊打,只能依附于宋林远。

那段日子,她身处水火之中。

宋林远给她下药,凶狠的夺走了她的第一次,那夜的痛历历在目,她永远都忘不了他是怎么折磨自己的。

因为她的不屈服,宋林远在她的脖子上拴上铁链,活动范围只有那个屋子,每到他来的时候,几个佣人就会把她清洗干净,呈大字绑在床上供宋林远享用,就连月事期间他都不放过。

某天,他生意上缺乏资金,竟然为了筹钱带了四五个男人来到别墅,整整一夜她无法休息,只要昏过去就将自己弄醒,她一度以为自己撑不下去。

这一切都是舒苡念造成的,这一切都是因她而起,如果不是她,自己不会被这般凌辱,她发誓,只要她活着,一定会将舒苡念弄死。

她都已经逃出来了,趁着宋林远沉迷的时候将他打昏,偷了他的车钥匙,开着他的车没人敢拦着。

她那么完美的计划,一切都安排好了,她不想得到厉枭墨了,她只要毁了舒苡念。

可是没想到,还是失败了,现在沦落到皇朝这个鬼地方,每次到自己受伤的时候,她才能得到片刻的休息,伤好以后,又是无休止的接客,吃药,受伤。

穆柔大笑着,当初那个神采奕奕的女人到哪里去了?那个风华正茂,才华横溢令人刮目相看的穆柔,哪儿去了?

房门突然被推开,穆柔瑟缩一下,又要开始了吗?

“太太,这就是柔柔的房间。”

对,她在这里的名字叫柔柔,很多人都喜欢她这个名字,因为柔,似“揉”。

舒苡念摘下口罩和帽子,穆柔瞪大双眸,猛冲过去想要掐死她,被铁链束缚,连她的头发都碰不到。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穆柔嘶吼着。

舒苡念关上门,赤果果的打量着穆柔,浑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块好地方,洁白的底裤早已污浊不堪。

到现在,她都有点看不得这样的画面,皱着眉头强忍着心中的恶心。

“舒服吗?”

穆柔张牙舞爪的挥舞这胳膊和腿,却触碰不到半分,手腕被磨出血,一滴一滴的落在地摊上。

“到现在还想跟我作对啊,呵呵。”舒苡念轻笑出声。

看到穆柔这样,她心中是痛快的,即便这般,也抵不过前世她对自己造成的伤害,前世,她被穆柔折磨的比现在还要惨烈,她只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

“舒苡念,你真是恶毒,我只不过是陷害过你,绑架过你,你却要把我扔在这个不见天日的地方,让我没日没夜的接客,哈,这就是你报复我的方式是吗?你一个女人,知道这种地方,下贱,贱、人!”

她越是嘶吼,舒苡念越是云淡风轻。

“是啊,我知道这个地方,确实有点儿让人不敢相信,这还是你给我的灵感呢。”舒苡念拿出一张支票。

穆柔愣住了,这是,是她在船上给汪姐的支票,拍卖以后,要把舒苡念弄到皇朝里来接客,让她在这个地方绝望。

“你,你怎么会有。”

“我怎么会有这张支票?穆柔,你以为你收买的是个什么人,稍微用点儿手段她就全盘托出了,你想把我弄到这个地方来,却偷鸡不成蚀把米,我这是满足你的要求啊。”

舒苡念的眼神跟冰窖一样,穆柔后退着,她都忘记了,拍卖以后要把舒苡念送到皇朝来,没想到,最后进来的人是自己。

穆柔跪在她的面前,手伸出来想抓住她的裤脚,被她嫌恶的躲开了。

“我错了,厉太太,我错了,我求你放我走,我求你,我不要呆在这里,我不要。”

她还年轻,她还有大把的人生,她还要努力赚钱,她还要找一个满眼都是自己的男孩子,她不要呆在这里,不要。

“现在求我,有用吗?知道错了刚开始就不应该算计我,我早就跟你说过,你若是惹我,一定会付出代价。”

舒苡念蹲下,手指轻抬起她的下巴,曾经,多么自信的一张脸,多么清纯无辜的眼神,现在充满了恶毒的气息。

“这是我送给你今后人生的礼物,你怎么能不喜欢呢,穆柔,你想知道厉枭墨怎么说的吗?我说把你送来皇朝的时候,他说,我喜欢就好,而且,他说他信我,不管我怎么做,他都会护着我。”

“厉氏的首席设计师出来了,挂上的名字是我的,你追求的东西,现在,全都是我的了。”

穆柔的拳头紧紧地攥着,眼底的无助盖过了仇恨。

“至于救走你的宋氏,我想你应该是很的吧,没关系,我帮你收拾了,A市将再无宋氏,我也算是替你报了仇,你是不是该在这里,好好的报答我。”

“魔鬼,你就是个魔鬼。”穆柔怕了,她害怕了。

她不该惹舒苡念,舒苡念就是个魔鬼,她是来讨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