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不到黄河不死心

作者:之遥一夏|发布时间:2019-08-27 11:12|字数:2134

“阿枭,你别这样笑,我害怕。”舒苡念软糯的说着,还缩了缩脖子。

知道自己身上的气势吓到小妻子了,厉枭墨收了收,笔直的双腿迈开,三步两步走到她跟前抬起她的下巴,惩罚性的吻了吻她的红唇。

“以后不准跟别的男人笑的那么开心。”

看她对别的男人笑靥如花的样子他心中十分不爽,就算对方是自己好友也不行。

舒苡念无语,洛城是个什么人他不清楚嘛,这飞醋都吃,不过她还是点头说道:“以后我只对你笑。”

舒苡念看到桌子上有几副设计图,那手法分明就是穆柔的。

唇角扬起一抹讽刺的笑容,看来你还是不到黄河不死心啊,非要挑衅我不可。

“穆柔最近表现很出色?”

“很努力。”厉枭墨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努力不代表优秀!

“看着很不错嘛,就是少了点儿人气儿,跟以前的你一样。”

舒苡念冷笑一声,看来穆柔下了不少功夫研究厉枭墨的风格,一个设计师,从根本上改变自己的风格是很难的,她也是煞费苦心啊。

“是很像,不过缺乏灵魂的作品,只能是废稿。”厉枭墨毫不犹豫的否定了桌子上的作品。

“我有点好奇诶,穆柔之前风格独特,怎么现在学会临摹了,你就不觉得,她在刻意跟你很像嘛?”

舒苡念眯起眼眸,唇瓣微微嘟着,像果冻一样,很想让人咬上一口。

厉枭墨也是这么做了。

“你干嘛?”怎么也没个预兆就亲她。

“想吻你。”厉枭墨脸不红气不喘的说着。

舒苡念面色微红,羞涩的拍了他一下,“你别打岔,我就不信你没看出来穆柔对你的感情,你说,你是不是在欲擒故纵?”

厉枭墨皱眉,不太满意舒苡念用的四个字。

“若是要擒,那也是对你。”

主要是,穆柔没有表现得十分明显,而且在工作上并没有什么错误,所以他没有理由去降级或者开除。

“你又回避话题。”舒苡念有些恼了,自认为厉枭墨是在跟她耍嘴皮子故意回避。

厉枭墨微微叹了口气,手拉住她的胳膊一个用力,让她坐在自己腿上环抱着她。

“你又瞎吃什么醋呢,我要是对她有意思,还有你什么事啊,这几天我都不怎么跟她接触,资料和画稿都是别人送上来的。”

既然舒苡念这么不喜欢她,自己避着一些倒也无妨。

“我哪有吃醋,我就试探下而已。”

舒苡念玩着他的领带,白铭心给她的名片她还没有联系呢,看着穆柔完好无损的在自己面前蹦跶她就不舒服,既然最近无事,挖个坑倒也无妨。

“下午没事是么?”

舒苡念穿的衣服是V领的,从厉枭墨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微微春光,他的喉咙不自觉的动了一下。

“有啊,很多事呢,你把时天借给我,我可不敢懈怠,而且快要开学了,不得去报道嘛,都怪你,我之前的卷子白做了。”

重活一世,她还是没有体会到高考,可惜啊!

“这样不是更好?你去读高三,就不怕影响我们夫妻之间的感情吗?”厉枭墨吻了吻她的耳垂。

舒苡念躲了一下,从他的腿上下来,跟厉枭墨待在一起,感觉他无时无刻不在发情。

“我这不是没体会过高考嘛,直接上大学总觉得有些底气不足。”

很多东西她都没学过,万一到了大学垫底了多丢人啊,虽然丢的不止是自己的人。

虽然作为厉枭墨的妻子不需要很强,但好歹要配得上吧。

“不怕,你有一个优秀的老公呢,而且你学的专业,跟你以前学的东西没什么联系,我让伊森给你请个老师,你学一点技巧,打个基础。”

“好啊。”

舒苡念正发愁这事儿呢,还是老公最体贴。

“阿枭,能把凉一借我么?”

“借他做什么?”厉枭墨皱眉,总觉得最近她会搞事。

“没什么啊,有事儿。”舒苡念神秘的笑着,凉一可是厉枭墨的得力手下,伊森是特助,凉一是保镖,但是凉一的能力可不仅仅是保镖这么简单。

“你愿意说我就不勉强,如果有什么事一定第一时间告诉我,嗯?”厉枭墨给她最大的自由,但不是让她肆意飞出去的,她只能在他触及的范围内去飞。

“我知道,我老公这么厉害,当然是杀手锏了。”舒苡念亲了亲他的侧脸,给他一颗甜枣。

厉枭墨的眼眸骤然变深,将她拦腰抱起走向休息室。

“来一次。”

舒苡念:“我下午还有事。”

“不会耽误。”

两个小时后,厉枭墨神采奕奕的从休息室出来,舒苡念慢吞吞的穿好衣服,扶着腰慢悠悠的走了出来。

嘶,确实不耽误,一点儿缓冲的时间都没给自己留,真是没人性压榨免费劳动力。

从办公室出来好巧不巧在电梯里碰见穆柔了。

舒苡念装作看不见她的样子,今天已经很累了,不想理会这个渣渣。

电梯这么小,穆柔自然也是看见舒苡念了的,本不想理会,赫然看到她脖颈下的一抹红痕。

眼眸微微紧缩,双手紧握,舒苡念真是不要脸,一定是用了什么特殊的手段才把总裁给迷住的,以前总裁那么厌恶她,怎么会短短时间就改变了态度。

电梯到达一楼,舒苡念扬着下巴走了出去,穆柔看着她的背影久久不能回神。

见她走远,穆柔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让人跟着车牌号是xxxx的车,记住,不要跟丢了。”

穆柔挂断电话,眼中尽是狠毒。

这边舒苡念离开厉氏之后就去找萧牧鸣了,上午来之前就已经约好了时间,所以她就算再累也得过去啊。

到达了咖啡馆,舒苡念下车差点儿腿软的趴在地上,幸好凉一扶了一下。

“萧先生,你好,我是舒苡念。”舒苡念是认识萧牧鸣的,所以一眼就找到了他。

“这么多人你怎么认出来的?”萧牧鸣跟她握了手,道出了心中的疑惑。

他从未见过舒苡念,虽然听说过她的“丰功伟绩”,不过他并不喜欢关心别人的事情,所以也就没有见过舒苡念的照片。

“我从铭心的手机里看到的。”舒苡念狡黠一笑,对不起啦铭心,只好说个善意的谎言了。

果然,萧牧鸣喝咖啡的动作一顿,“她,有我的照片?”

“对啊,还拍的可好看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