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作者:之遥一夏|发布时间:2019-05-13 14:39|字数:2017

回到家以后,王姨对舒苡念说婆婆已经回去了。

就知道在这住不久,毕竟公公一直离不开婆婆,吵架超过三天就主动和好,不在一块儿两天就开始催着柳月如回家。

不过柳月如已经说了,让家里佣人盯着他们,而且她还安排自己去做厉枭墨的秘书,不然的话还会回来盯着他们。

“王姨,我进书房了,晚上吃饭的时候再叫我。”

“好的小姐。”

舒苡念拿出纸和笔,突然发现,自己虽然记得前世厉枭墨和另一个人设计的是个什么样子,可是她基础知识什么都不知道,根本就无从下手啊。

算了,还是先看些书好了。

厉枭墨的书房里有很多室内设计经典的书籍,凭舒苡念的记忆力,倒是可以看懂,但是动起笔来就是另一回事了。

怎么办啊,拿不到那些奖金,她就没有资本开自己的公司,还没钱念书。

不行,必须让厉枭墨对自己刮目相看,她不能再当一个废柴了,不然今生还得让穆柔给欺负死。

想到这里,舒苡念开始发奋学习,查找资料怎么画室内的设计图。

这一次,她要靠自己活在这个社会上。

厉枭墨回来之后看到书房的灯开着,走过去发现舒苡念在看资料,手里拿的是自己以前的画稿。

“你在干什么?”

“你自己有眼不会看吗?”舒苡念头都没抬一下。

“你拿着我的画稿干什么,抄袭?”厉枭墨勾起唇角,讽刺的看着她。

“咦,你怎么知道,我这么明显啊。”舒苡念理所当然的说着,她就是抄袭的,而且要抄他的东西。

“呵,你觉得抄袭的东西能拿到奖金?”

果然,舒苡念永远都是不可理喻。

“不试试你怎么知道拿不到。”

她就要用他未来的作品去拿奖,穆柔这一次别想拿到那五百万,前世早知道有五百万,她打死也得去争取一下啊,不过到最后估计也是无用功。

厉枭墨看着桌子上摆放的乱七八糟的图画,眼眸中闪过一丝惊讶。

这些设计跟自己的理念很像,创作也很新颖,除却画的不专业,其他的都很让他出乎意料。

这些都是她自己画的?为什么跟自己竞争的项目这么符合,伊森给她透题了?

厉枭墨洗完澡出来之后看到舒苡念趴在床上,小腿翘起,手里还玩着手机。

“你怎么还在这睡,我妈走了,你可以回你房间了。”

“你妈找人监督了,所以咱俩还得在一个房间里。”舒苡念换了个姿势继续玩手机。

“是你想继续在这睡吧。”厉枭墨冷冷的看着她露出的一截小腿,眼睛突然变得幽深。

“想得美,要不是妈让佣人盯着,我才不想在这,呶,你的枕头跟被子都在那,你在那睡。”舒苡念往沙发的位置扭了下头。

“我身高都一米九了,沙发还没我的腿长。”

而且这是他的房间,凭什么他睡沙发。

“那你去其他房间,反正我不睡沙发。”舒苡念没搭理他,沙发不睡可没的睡了,她就不信厉枭墨敢去其他房间。

身后没了声音,突然身后有阴影覆盖,庞大的身躯压过去,舒苡念觉得肺里的空气都稀薄了。

“你干什么?”

她的胸和屁股都被压扁了。

厉枭墨扬起邪魅的笑容,“你不想睡沙发,我也不想睡,只能勉为其难的同床共枕了。”

谁要跟你同床共枕!

“你起开。”舒苡念挣扎了一下。

香软的身子在怀里扭动着,她的屁股不时地蹭着自己,一股火聚集在小腹。

厉枭墨蓦的将她翻身,改以正面的姿势压着她,舒苡念瞪大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只觉得自己的小腹被他的坚硬顶着。

“舒苡念,你是不是忘记了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舒苡念现在只想离开他的桎梏,哪想到嘴巴比脑子还快,“你正不正常关我什么事,我从来不觉得你是正常的。”

天呐!她刚刚说了什么,质疑他吗?

眼眸微微眯起,危险的语气慢慢的凑近她的唇,“我不正常?”

好汉不吃眼前亏!

“那什么,你听错了,我刚刚什么都没说。”

“说起来结婚之后我确实没满足过你,既然你都开始质疑我了,我是不是得证明一下。”

厉枭墨的唇就在眼前,舒苡念的手捂住了自己的唇,却被他钳住扣在头顶挣脱不开。

“不用不用,不用证明,你有需求找谁都行,我不介意。”

说完这句话,她明显感觉到厉枭墨身上的气息更危险了,到底什么情况,他不是很厌恶自己吗,结婚两年了都没发生过关系,难道是因为禁欲太久了?

“呵,身为我的妻子,我有需求你也有必要承受。”

说罢,嫣红凉薄的唇印在舒苡念的唇上,舒苡念的眼睛骤然紧缩,不知道哪里生出的大力将他推开了。

“不。”

没看到厉枭墨的表情,舒苡念裹着被子急忙跳下床。

“你不睡我睡,我睡行了吧,床让给你。”

舒苡念像是受惊的小鹿一般,爬到沙发上背对着床不再动。

她的心跳的很快,总觉得厉枭墨跟之前不一样了,他从来不会这么暧昧的,更别说主动吻自己了,从自己重生以来,她都被他亲了两次了。

看见她的反应,厉枭墨有点诧异,只不过吻她一下她的反应就这么激烈,好像自己是什么洪水猛兽一般。

厉枭墨眼中的色彩越来越深,心里莫名的升起一股烦躁的情绪。

很好,舒苡念,呵!

一夜安静,虽然有点惊心动魄,但是舒苡念还是睡了个好觉。

次日,舒苡念起的很早,

吃早饭的时候两人谁都不说话,舒苡念像是没事儿人似的,好似昨晚什么都没发生。

不就是冷战么,现在她最不怕的就是冷战,相反,跟厉枭墨说话才是她最害怕的。

上辈子她巴不得厉枭墨每天都回家,然后她就可以缠着他了,只是他每次回家除了拿点儿换洗衣服就是准备出差,在家也不会跟她说话。

现在这样,刚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