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蛇蝎美人

作者:天行健|发布时间:2019-04-15 19:45|字数:2523

五十年前,一个叫柳云的女人横空出世。

乔樱知道,天机子要讲故事了。当然,严格的说,这并不是一个故事,而是一件往事。并且,从天际的语气中,乔樱隐约的感觉到,这是一个伤感的故事。

“之所以用横空出世这个成语。”天机子说,“事情过去这么多年,我一直没有找到更合适的词语来形容她当年在江湖中出现的场面了。”

“就好像一夜之间,她的名字就传遍了整个江湖了。在酒肆,在客栈,在县城,在荒野,只要是有人的地方,人们都在谈论着她的名字,仿佛,她已经存在了好多年了。”

那时候,太祖皇帝刚刚打下大凉的江山。整个王朝内部,是一派的欣欣向荣。就连那些桀骜不驯的江湖人,在太祖的胜威之下,也安分了好几年。可以说,在大凉朝开国的前十年,江湖算是有史以来最风平浪静了。

很快,平静的江湖因为一个人出现而破涛汹涌了。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她,一个叫柳云 的女人。那时候,她还是一个孩子,年龄比乔樱大不了多少。

柳云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杀掉了三十位江湖高手。这些江湖高手分布天南海北,他们有正道中人,也有绿林中人。有四大帮派的弟子,也有三教九流的小人。他们的死无一例外,都是被柳云一剑刺喉。当然,更让人尴尬的是,这些人死后的尸体是全裸的。

终于,在柳云杀死第三十一个人后,依杜景明为首的正派人士,结成同盟。他们的目的就是铲除柳云,恢复江湖数十年如一日的平静。

在江湖上,杜景明也算是一号响当当的人物了。他的“无敌剑法”曾经大杀四方。所以,江湖人送他一个绰号,“无敌大侠”。杜景明之所以要挑头诛杀柳云,原因是杜景明的父亲被柳云杀了。

铲除柳云的行动在三月的一个下午进行。

三月,本是一个阳光明媚,鸟语花香的季节。尤其是在午后,惬意的阳光让人的身子变得慵懒了,也让人的反应能力变得迟钝了。

当杜景明领着一百零八位正派人士围攻柳云时,柳云正躺在花丛中晒太阳。她穿的是那么的单薄,单薄的就像是没有穿衣服。据后来“铁扇门”的掌门人铁无极回忆说,杜景明带着的一百零八为义士在赶赴柳云老巢的路上,每个人都是同仇敌忾,每个人也都意志坚定。这次行动,一定要把柳云千刀万剐,不然,难以慰问那些被柳云杀死的三十多条冤魂。

可是,当一百零八个义士看到花丛中柳云时,他们的怒气和悲愤早就化为乌有了。每个人都眼睛直直的看着柳云,每个人的脸上都流露着似笑非笑的神情。

杜景明觉得大事不妙,他脱下自己衣服,朝柳云丢去。柳云美妙的身体被衣服遮住了,众人才算收起了乱跑的意马。

在杜景明的带领下,众人一哄而散,柳云很快就落荒而逃了。众人在后面紧追不舍,最后,把柳云逼迫到一个悬崖边。

“接下来的事情像极了故事了,但是,这也并不故事。”天机子说,“按照故事剧本,柳云时跌入悬崖,昏了过去。然后,遇到了我。”

“其实并不是这样。我早就来了,我就在一百零八人之中。所以我看到了柳云的放浪,看到了她的残忍,也看到了她的绝情。但同时,我也看出了她的痛苦。”

杜景明带着众人一步步的逼迫柳云,每个人都贪婪的看着柳云。在众人的眼中,柳云像一个美丽的羔羊,每个人都想拥有,都想扑上去一口吞下去。只是,每个人也都知道,有这种想法的并不止自己,所以,每个人也都知道,自己不可能肚子拥有。

既然不能拥有,就把她毁掉吧。

柳云知道自己没有退路了,她倒是不惊慌了。她就站在悬崖旁,静静的看着朝她走来,要取他性命的江湖义士,她面带微笑,她神情妩媚。似乎,朝她走来的不是她的敌人,而是她的情人,多年未见的情人。

她张开双臂,做出拥抱的姿势。她脸上的笑更妩媚了。

天机子就在人群中跟着,他看到了她的妩媚,更看到她的可怜。从她的眼角中,从她张开而又微微颤抖的手指尖。他的心狠狠的一痛。然后,他就做出一个胆大的决定。

杜景明是走在众人前面,他拔出手中的“乌云剑”,缓缓的朝柳云刺去。柳云冲杜景明笑了笑,杜景明的心一抖,他的手也跟着一抖。刹那间,他心中有一丝的犹豫,他不能再看了,他怕自己的坚定心会有动摇。

天机子也看到了柳云的笑。只是,他从柳云最后的笑容里,看到了无助和怨恨。

于是,在杜景明出剑的同时,天机子也行动了。

天机子一个“饿虎扑食”,朝柳云扑去。然后,两个人就跌入了悬崖。

悬崖虽然很深,但峭壁处长满了树,并且,下面也有茂密的草木,两个人跌落悬崖并没有摔死。甚至于,他们连很重的伤都没有。跌落时,天机子是把自己的身子垫在下面,柳云则是毫发无损。

柳云就趴在天机子身上。她并不急于起身。天机子能闻到她身上的香味,也感受到她身体的柔软。柳云用手在天机子的胸脯上轻轻的抚摸,她的嘴巴在他耳边柔柔的呵着气。暖暖的气息像调皮的小手,捉弄着天机子的心。

“你为什么救我?”柳云问。

天机子第一次听到柳云说话。他无法形容柳云说话的声音之温柔之好听。

“在听到她说话声音的那一刻,我感觉自己是要恋爱了。”天机子是这样告诉乔樱。

“我觉得你是一个苦命的人。”天机子说。

“哈哈……”

柳云大笑。像是她这辈子听到的最好听的笑话。她笑的花枝招展,笑的眼泪都流了出来。到最后,她的眼泪真的就流了出来。但天机子知道,她的眼泪并不是因为笑的过猛流出,而因悲伤。

“你很聪明,懂得掩饰自己的内心。更容易懂得掩饰自己的情绪。你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强人,一个让人恐惧的人。你觉得,这样别人就会恐惧你,就会怕你。因而,你就很刚强了。”

“难道不是吗?你看看,现在江湖上的人不都怕我吗?他们怕我怕的要命,我一个女人,手里没有拿任何的兵器,他们却召集了一百多人。在他们眼中,我就是一个强人,不,我是一个魔鬼。”柳云笑着说。

“你不是。我知道你不是。”天机子站起身,他走到柳云身旁,用手抚摸着柳云的肩膀,说。

柳云转过身,瞟了天机子一眼,天机子盯着她的瞳孔,她的瞳孔时而深邃,时而明亮。他有些恍惚了,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读懂了她,可有那么一瞬间,他又读不懂她了。

“你了解我吗?呵呵!你竟然敢说你了解我?连我自己都不了解自己,你竟然敢说了解我?真是笑话。”柳云说。

“你很孤独,也很脆弱。你的强大只是你的伪装。因为你缺乏安全感。你认为,只要是别人都怕你,都把你当成了魔鬼,然后,你就安全了。其实,你错了,安全感来自于内心,你的内心并不安分,所以,就算你天下无敌,你也依然不会有安全感。”天机子说。

柳云默默低着头,她的眼睛盯着自己的脚。天机子知道她在认真的听他讲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