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再次相见

作者:故屿|发布时间:2019-05-10 14:50|字数:2409

她就是以一个站在顶层的,觉得已经成功的那种目光,居高临下地望着南嘉鱼。

想从南嘉鱼身上找到一点存在感,她过得很好,而曾经叫嚣着离开南家会过得更好的南嘉鱼,一无是处。

她这会儿还不知道南嘉鱼租房还被骗了,已经快要走投无路,身无分文,不然话不知道怎么说的难听了。

南嘉鱼懒洋洋地听着,对于南锦贝过剩的表演欲,不过偶尔抬了一下眼皮。

南锦贝也不是不会看人脸色的,知道南嘉鱼不想听,说说也就没说了,轻声道,“姐姐,小天哥说待会儿来机场接我,你要不跟我们一起回去吧?”

南嘉鱼听到这里,只觉得口腔中刚刚抿了一口的咖啡都变得苦涩起来,从舌尖一路蔓延到心底,牵扯出丝丝缕缕的疼痛来。

她低头搅拌着面前的咖啡,不看南锦贝的神色,“不用了,不顺路。”

她今天来,本来就是想问问南锦贝盛世的事情,可如今也算解释清楚了,盛世是林天送给南锦贝的礼物。

不管这些人到底是怎么想的,偏偏挑中了她,南嘉鱼也不想去计较了。

她站了起来,深深的看了南锦贝一眼,“我先走了,既然有机会拿到盛世的剧本,还是好好珍惜一下吧。”

南嘉鱼不给南锦贝说话的机会,直接准备离开。

南锦贝却跟着追了出来,“姐姐!”

“还有什么事吗?”

南嘉鱼神情冷淡,心里其实很不舒服,可是她也清楚地知道,在金钱和权势上,她的确比不过南家,更比不过愿意为了美人花钱的林天。

南锦贝捏着手提包,现在星巴克门口的台阶上,脸上似乎有些踌躇和为难,她就那样望着南嘉鱼,“姐,我真不知道盛世林姝那个角色之前是你的,现在我还没拍多少,姐姐要是介意的,我去跟导演说说,要不我就算了吧,反正我……”

南嘉鱼听得心底烦闷,从不认为对方会有这种好心,这会儿根本听不进去,直接打断她的话,“够了,我不用你的施舍,还有,你这样演戏真没意思。”

南锦贝脸上飞快滑过失落和受伤,一双眼睛里面很快泪汪汪的,“姐姐,我没想施舍你,我是真心的,当初真不是我要姐姐这个角色的,不过一句话的事儿,姐姐不喜欢,我不演就是了。”

南嘉鱼回头看着她,年前的人似乎真挺委屈的,半咬着自己的唇瓣,眼睛湿漉漉的,鼻尖通红。

她只觉得烦躁,生不出任何怜悯之心,“这里没有人,你这样装给谁看,你不累吗?南锦贝,你不觉得你这样特别虚伪吗?你心里怎么想我的,大家心知肚明,此刻还要在这里扮可怜装无辜,你真没劲。”

她说完转身想走,却昂南锦贝从后面伸手拽住手腕,“姐姐,你听我解释。”

南嘉鱼心底不爽,用力甩开,想让对方不要纠缠不休。

“啊!”

“贝贝!”

她听到了高跟鞋在地面上摩擦的声音,还没来得及反应,南锦贝就直接从台阶上滚了下去。

南嘉鱼愣在了原地,听见南锦贝痛苦的惊慌呼叫声,跟由远而近的林天焦虑担心的声音几乎重合在了一起。

南嘉鱼大脑短暂的空白了一下,身边像是略过一阵风,林天急步冲了过来,蹲在了南锦贝身边。

他似乎有些不敢伸手去扶南锦贝,丹溪跪在她面前,手指尖似乎有些抖,“贝贝,怎么样,感觉还好吗?有没有摔到哪里,哪里疼?”

其实也就几阶台阶,可是刚刚林天那个方向看过来,看见南锦贝抱着脑袋从翻滚下去,实在是凶险。

身上的骨头被台阶上尖锐的边缘磕得生疼,南锦贝抱着脑袋,几乎是眼泪瞬间就下来了,好半天自己都不敢动。

脑袋翁翁地响,南锦贝地神抽泣,听见林天的声音后更觉得委屈起来,“林天哥哥,好疼。”

她声音带着哭腔,一口气喘不上来一般,艰难地动了动手臂,对着林天想开了双手。

林天几乎立刻扶着手臂将抱了起来,“哪里疼?我们马上去医院。”

林天拖着南锦贝的腿弯,将人抱了起来,两人站起来,才看见依旧站在台阶上面的南嘉鱼。

南嘉鱼冷眼旁观着,似乎不准备关心一下,也不过问,再次跟林天相见,却以这样的方式,南嘉鱼说不上来心底什么感受,反正挺讽刺的。

南锦贝缩在林天怀里,似乎真是疼的厉害,额头上冷汗都冒出来了,有些害怕一般,涩生生的,不敢看南嘉鱼。

林天面容冷峻,似乎只有怀里的女人能让他多出一点耐心出来,一看见南嘉鱼,整个人气场就完全冷厉了下来,一眼都不想多看。

两人都快要从南嘉鱼身边擦肩而过了,南锦贝突然拽了拽林天胸口的衣服,“林天哥哥,你刚刚是不是误会了,不是姐姐推我下去的,我只是没站稳自己跌倒的。”

林天本来担心南锦贝的身体状况,想快点送她去医院,听她这么一说,就停了下来,“贝贝,我刚才都看见了,你还为她说话,你怎么那么傻。”

南锦贝摇摇头,似乎挺担心林天误会一般,真切地望着南嘉鱼,“姐姐,你快点跟林天哥哥解释解释啊,刚才真不是你推得我。”

她生怕林天误会了南嘉鱼,还是因为自己,让两人的关系更僵,担心得脸色都白了。

南嘉鱼一下明白了,明白对方刚刚迫不及待地直接摔下去的目的,明白了之前已经说清楚了,南锦贝却依旧纠缠不休的目的,原来在这里等着她。

她冷漠地望着南锦贝,看着对方惨白的脸,焦虑着急的神色,讥讽地找出了声,“对,的确不是我推你下去的,没有这个解释的必要。”

南锦贝激动得想说话,却似乎不小心扯到了身上的伤口,疼得联合惨白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林天安抚地看了对方一眼,目光落在南嘉鱼身上时,一片冰凉,“南嘉鱼!”

林天语气相当理所当然,“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你不就是嫉妒贝贝吗?可你至于做到这种地步,她都替你解释了,你还不认错?”

南嘉鱼微微挑眉,不管是不是她推下去的,至少刚刚林天,看见的第一反应,已经确信是南嘉鱼动的手。

此刻她在林天眼里,恐怕根本就是个犯错还死不知悔改的女人,还不认错,对方都不计较了,她还顺杆子往上爬,恬不知耻。

挺讽刺的,从前最亲密无间的恋人,却其实是连这么一点基本的信任都没有的。

她勾了勾红唇,同样冷漠地看了回去,“我现在什么样,轮不到你来管,你还是好好管管你怀里那个吧,狠起来连自己都算计,别什么时候聪明反被聪明误了。”

林天失望透顶地看了南嘉鱼一眼,“你现在这样,被嫉妒冲昏头脑的样子,真是难看。”

他似乎不愿意多说,看南锦贝脸色越来越不好,抱着对方很快离开了。

南嘉鱼望着亮色的背影,越走越远,最后被机场的人群淹没,彻底看不见,她的脚却像被钉在了原地一般,好半天挪不开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