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无关情爱

作者:故屿|发布时间:2019-05-05 14:47|字数:2307

陆衍生直接带着南嘉鱼出了酒吧,上车送她回去,路上绝口没再提过江吟修的事情,导致南嘉鱼想问,都没找着机会。

对方不说,南嘉鱼自然也不会主动去问,

陆衍生问了她地址,直接将人送到了门口。

不过他却没急着走,下了车靠在车上看着南嘉鱼,“要我扶你上去吗?”

南嘉鱼低头看了肿起来的脚腕一眼,毫不犹豫地摇头拒绝了,“不用了,今天谢谢你。”

陆衍生不太在意这种虚情,见南嘉鱼准备上去了,却又叫住她,多说了两句,“今天的事情,你不用担心,以后他们应该不会敢来招惹你。”

南嘉鱼怀疑地看着对方,“刚才里面有个是我经纪人,我还没跟公司解约,以后还得打交道。”

可能是今晚陆衍生的出手相助,让南嘉鱼觉得对方不像是心怀叵测之人,也就愿意把这些事情告诉对方。

陆衍生从口袋里掏出烟,抽了一根出来点上,烟雾后面的眼睛清冷卓绝,就那么平静地看着南嘉鱼。

过了会儿,他对着南嘉鱼吐了一口烟圈,语气带着几分漫不经心地随意,“看来你还真不懂,我二哥在这个圈子里面意味着什么,今天我说了你是他的人,你还以为你那个什么经纪人,还敢得罪你吗?”

他浑然不知自己语气有多狂妄,只觉得理所当然。

南嘉鱼轻而浅地笑了一下,很短促地笑容,眼底却没有太多情绪波动,“他不敢得罪我,不代表他就敢用我。”

南嘉鱼现在担心的是,恐怕这工作,她快要留不住了。

路眼神闻言愣了一下,烟头在夜色中闪烁着光芒,一双黑沉沉的眼睛饶有趣味地盯着南嘉鱼,“像今天这种工作,丢了也不是不可以,再说了,你要是缺工作,还不是我二哥一句话的事儿?”

陆衍生在试探,试探南嘉鱼跟江吟修到底到了哪一步。

为何江吟修不愿意亲自出现,南嘉鱼对提到他也是忌讳莫深。

这话说出来,不意外看见南嘉鱼神色沉了几分,没有刚刚那么放松了。

没有工作就去找江吟修?他以为他们这是什么关系?包养吗?还是仅仅只是肉体交易。

南嘉鱼有些生气,身子下意识地抗拒这种猜测,神色都变了。

她认真地看了过来,眼底全是倔强,“我想你可能误会了,我跟江先生,并不是你以为的那种关系。”

陆衍生耸耸肩,好看的眉峰蹙了起来,明知故问,“我以为的什么关系了?”

南嘉鱼抬眸看了他一眼,显然听出来对方这是在无聊地消遣她。

她有些生气,神色都沉了,“不管你误会了什么,我们都不是,江先生是帮过我,不过也仅仅是那样罢了,今晚谢谢你,太晚了,就不留你了。”

陆衍生撇撇嘴,不过随意逗了两句,对方就下逐客令了,他显然觉得没劲了,自己拉开车门上了车,“得嘞,都是些翻脸不认人,过河拆桥的,不用你赶,我自己走。”

南嘉鱼看着对方上了车,方向盘转了几圈,直接倒车走了。

不过对方那语气听起来倒是没像生气了,倒是调侃多一点,南嘉鱼也就没多放在心上。

而陆衍生上了车,转了弯,手机上的电话就直接拨了过去。

电话接通,他单身扶着方向盘,盯着前面的红灯,“二哥,原来整半天,这事儿是你自己剃头担子一头热啊,你搁那儿自作多情呢?”

江吟修扣着酒杯轻轻晃,闻言眉眼都没有过多的波澜,一双眼睛里面更是平静无波,“无聊。”

他想挂了电话。

可陆衍生好不容易逮着一个机会可以奚落奚落江吟修,哪里会那么容易放过对方。

他怕对方挂断电话,急着说道,“哎,等等,那么着急干什么,你就不好奇她跟我说了什么?”

陆衍生这人吧,哪儿都挺好的,就是嘴巴挺贱,总忍不住想撩几句。

江吟修早就习惯了,这次居然还真就没忙着挂电话,等着陆衍生能说出个什么子丑寅卯来。

陆衍生诧异地挑了挑眉,怕对方反悔似的,急急说道,“人家可说了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了,连朋友都算不着,想不到啊,有一天居然也有人能拒绝你的啊,活久见了。”

江吟修沉了眸子,难得的此刻眸中多了情绪的变化。

他扣着酒杯的手指,在自己都浑然不觉的情况下慢慢收紧。

过了很久,陆衍生才听到那边的声音。不冷不淡的,却带着浑然天成的自信,“迟早是我的人。”

一句话承认南嘉鱼勾起了他的占有欲,挑起了他想要拥有的兴趣,却无关情爱。

仅仅只是这个女人,这个时候,他在意,想征服,想占为己有,想看看到时候她还像不像如今这般清冷孤傲。

陆衍生诧异,收了戏弄的心思,正打算追问过去,那边却直接挂断了电话。

不是,我去,认真的啊?

陆衍生诧异地低头看了一眼手机,末了将它扔在了后座上,一只脚踩着油门冲了出去。

……

再说这边,南嘉鱼自己跳着上了电梯。

楼道里面的灯年久失修,早就不亮了,南嘉鱼刚搬来,都还没来得及找物业修缮一下。

脚腕使不上劲儿,她从电梯门哪儿蹦跶到门口,都出了一身虚汗。

此刻她只能借着手机上微弱的光,找钥匙开门。

咔嚓,门锁开了。

“你还知道回来啊。”

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靠近人,几乎是贴着南嘉鱼的耳朵说了句话,语气还阴恻恻的,在这黑灯瞎火的门口,听得人瘆得慌。

南嘉鱼头皮发麻,直接给吓了一跳,“啊!”

她反手朝着后面伸出手肘,举着手机就准备直接去打身后那人,却被对方轻易压住手肘,贴着膝盖死死压制在了墙壁上。

南嘉鱼吓得脸色苍白,捏着手机的指尖都在微微颤抖,克制不住地心惊胆战。

手机屏幕上的光从他脸上一晃而过,南嘉鱼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看清人的时候,都说不上来是松了一口气,还是差点给气死。

“林天,你怎么在这里?”

她觉得不可思议,声音都放大了好几个声调。

南嘉鱼甚至觉得对方这怕是疯了不成,大晚上的出现在她家门口,像鬼一样吓人。

林天没想到南嘉鱼反应那么大,松开了掣肘住对方的手,冷漠地看了她一眼,“怎么,看见我吓成这样,做了什么亏心事儿了?”

这倒打一耙简直不要脸,“明明是你在这里吓我,我能做什么亏心事,倒是你大晚上的瞒着南锦贝来找我,怎么,不怕被她知道啊?”

南嘉鱼语气冷淡又残忍,还带着几分嘲讽,本来心情就糟糕,这会儿看见林天,感觉到心气不顺。

她推开门,打开了房间的灯,却堵在门口,没让林天进去,只是冷漠地看着他,仿佛像看一个陌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