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追妻路程修远兮 第十七章 顾潇的生日晚会(下)

作者:九子蔡|发布时间:2019-01-12 17:25|字数:3092

南希收拾好后,便和白苏苏一起乘坐电梯下了楼,路上倒有好几个人跟南希打招呼。

“南副管好!”一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女生给南希打了个招呼,南希冲着她笑了一笑,便跟白苏苏继续走了出去。

“苏苏,你裙子带了嘛?”对于白苏苏,虽然不能说她丢三落四吧…但是也有些小粗心,真正丢三落四的其实是南希。

“带了,不对啊,这话应该是我问你,你别告诉我你没带!”白苏苏停下脚步,一脸担心地看着南希。

“哎呀,我还真没带!”南希暗戳戳地笑了笑,故意吓白苏苏。

“南!希!”看到白苏苏生气了,南希连忙安抚她,“好了好了我开玩笑的,我带了我带了…”

白苏苏的脸色这才好了许多,这才开始伸手打车。

等到到顾潇家的时候,已经离开始的时间不远了,白苏苏和南希匆匆忙忙地到顾潇家里的更衣室换了衣服,毕竟穿着这种衣服在大街上走还是太过于…那啥了…

“白老师,你来啦!欢迎欢迎!”顾潇提着裙摆,笑意满满地走了出去。

“顾潇,来,这是礼物!今天非常漂亮哦!”白苏苏笑眯眯地递上礼品盒,南希倒是也准备了一份礼物,“额,那个,顾潇是吗,你好,我是你们白老师的朋友,这是给你的礼物,希望你喜欢哦!”

看见南希特别热情的样子,顾潇也特别高兴,她也是个自来熟,遇到南希这样的那肯定很高兴!

“谢谢你们啦!你们还没换衣服吧,白老师去二楼左转第二间房间可以换哦!那个,这个小姐姐怎么称呼呢?”顾潇笑着挽着南希的手臂,特别热情的样子。

“你好,我叫南希哦!”

“南希姐姐跟我去这边换吧!”说着,跟白苏苏打了招呼,便拉着南希走了。

她今天可是有大计谋的人!至于南希…她倒是超级喜欢,不过不能让她打扰了她的计划,于是便故意让她去另一边换衣服。

“南希姐姐,你很漂亮哦!”顾潇的小嘴像摸了蜜一般,说得南希特别高兴。

“谢谢!你今天可是小寿星,我可不敢比你漂亮哦!”

说着,南希跟着顾潇一起去了另一间房间,而白苏苏,则到了二楼,想起刚才顾潇说的左转第二间后,便抬脚走了过去,握住门把手开了门,而后将门关上,上了锁。

换完了衣服之后,便出去参加晚会去了,等到七点钟的钟声一响,晚会便开始了,先是顾潇在台上发言,“各位晚上好,多谢大家抽空来参加我的生日晚会,十分感谢!现在,晚会正式开始,大家应该都饿了,我们就先吃糕点吧!大家不要客气哦!”说完,顾潇消失去了一边。

等到八点钟,便开始切生日蛋糕了,顾潇爸妈给顾潇订的生日蛋糕是八层式的,顶上有一个特别好看的娃娃,顾潇的爸妈特地从国外赶回来给顾潇过生日,一会儿晚会散了之后就得走,所以切蛋糕这事轮到他们主持一下了。

白苏苏和南希站在第一排,南希激动地看着面前的八层大蛋糕,“看起来很好吃!一会儿吃起来应该更好吃嘻嘻嘻!”

白苏苏笑了笑,看着南希的口水已经快流出来了便拿了张纸替她擦了擦,一脸嫌弃地将纸给了她。

“现在,让我们一起举起酒杯,祝我的宝贝女儿顾潇生日快乐!”顾爸拿着话筒,举起酒杯做了一个表率,下面的人都一起举起了酒杯,“生日快乐!”

顾潇笑着道了谢,便在蛋糕面前许了一个愿望之后,切了第一刀,而后来到香槟塔,倒下了香槟,等到所有杯子都倒满了香槟。

“现在,请大家来我这里自己拿蛋糕和香槟哦!”

白苏苏和南希分别拿了一块蛋糕和一杯香槟。

转眼,白苏苏突然看到了顾笙。

“顾笙?”白苏苏叫了他一声,顾笙抬了头,“你也在这里?”

“苏苏?你怎么会…难道,顾潇是你的学生吗?”顾笙笑了笑,面带疑问。

“是的,你是…?你不会是顾潇的哥哥吧?”白苏苏被自己的猜测吓到了,却觉得这也不是不可能的。

“是的,顾潇是我的亲妹妹。”顾笙面带笑容,偏头看了看白苏苏身旁的南希,“她是?”

白苏苏看了看南希,这才说道:“哦,忘了介绍了!她是我的闺蜜,南希,南希,这是我朋友顾笙!”

“你好,我是顾笙。”顾笙伸出了手,绅士地笑了笑,南希也伸手握了顾笙的手,并说:“你好,南希。”

对于眼前这个人,说实话,南希不太喜欢,总觉得这个人是个笑面虎,有点可怕。

正在谈话间,一个端着盘子,盘子里还有两杯酒的人不小心将酒打撒了,撒在了白苏苏和南希的裙子上。

“对不起对不起!”端酒的人连忙道歉,这时,顾潇出场了。

“这是怎么了,怎么会把酒洒在我朋友的身上了,你怎么做事的?”顾潇皱着眉,像模像样的训斥了一顿那个人,便转头向白苏苏和南希道了歉,带着她们走了。

顾笙挑眉,看着白苏苏三人离去的身影,倒是没想多什么,只是有点担心白苏苏。

到了顾潇家的二楼楼梯旁,顾潇带着白苏苏去二楼,而南希,则去了刚才换衣服的房间。

走到二楼最里面的一间房间,顾潇让白苏苏进去换衣服,并把换的衣服给了她。

白苏苏道了谢,便不带疑心地进去了。

等到白苏苏进去之后,顾潇在门外听里面的动静,听到白苏苏离门远了之后,便从外面轻轻地将门反锁了。

白苏苏进了房间,也没开灯,便走到床边,将衣服放了上去,开始换起了衣服。

正拉下了礼服的拉链,往下拖裙子,厕所的门突然开了,一个男人从厕所里走了出来,上身赤果,下身围着一条浴巾,因为下面放着音乐的原因,白苏苏并没有听到那个人的声音。

只见男人用一块毛巾擦着湿哒哒的头发走了出来。

刚走出来就看见一个人在床边换衣服,顾凌深皱了皱眉,待看清这人是谁之后就松开了紧皱的眉头。

顾凌深悄悄走过去,一把抱住白苏苏。

其实只是想吓吓她而已!

“哇!你是谁!?”白苏苏吓了一跳,使劲挣脱着顾凌深的怀抱,顾凌深轻咬着她的耳垂,粗重的呼吸洒在她的耳边,白苏苏吓得不轻,一脚踩在顾凌深的脚上,疼得顾凌深闷哼了一声,一生气,便开始伸手往她的衣服里伸,白苏苏还没来得及穿好裤子,裙子还在腿上挂着,衣服倒是穿好了,只是,顾凌深不老实地伸手摸她。

“变态!放开我!”白苏苏一急,向后一蹬,不小心蹬到了要紧处,顾凌深吃痛,松开了白苏苏,蹲在地上捂住疼处。

“白…苏…苏!”顾凌深怒火中烧,“你想要我断子绝孙是吗?!”

白苏苏挣开男人后,正准备喊人,却发现是顾凌深。

“顾凌深!?”白苏苏有些惊讶,随后皱眉,“你这个流氓!”

看着白苏苏骂他的模样,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很可爱。

等到疼处差不多好了之后,顾凌深站起身来,白苏苏正想要逃走,跑到门边却发现门已经被锁了,她拧开了锁,却发现没有用。

“来人啊!来人啊!”白苏苏使劲敲着门,大声喊着。

顾凌深一把将她拽了回来,按在墙上。

“白苏苏,你不是骂我吗?怎么,现在又跑到我房里来?”顾凌深挑眉看着白苏苏,两个人的距离不过5厘米,顾凌深的呼吸洒在白苏苏的脸上痒痒的,让白苏苏十分不自在。

想起顾笙告诉自己顾凌深的残忍,白苏苏突然开始害怕起来。

“你在怕什么?”白苏苏微微有些颤抖的身体让顾凌深不禁皱眉。

“你本来就让人害怕。”白苏苏偏过头,压住心里的恐惧。

顾凌深扭过她的头,让她看着自己。

顾凌深棱角分明的脸庞,高挺的鼻梁以及魅惑的眼睛,让白苏苏觉得…

他不像那么狠毒的人。

她突然产生了疑问,林瑜的手…是否像顾笙说的那样,是顾凌深做的?

可是…毕竟是道听途说,她没有亲眼看到,万一不是顾凌深做的…

那她不是冤枉他了吗?

“那个…顾凌深,我问你个事。”白苏苏深呼了一口气,低了低头。

“你问。”

“林瑜的手…是不是你弄的?”白苏苏抬头,看着夜光中顾凌深的脸,不禁觉得十分好看。

“不是。”顾凌深摇了摇头,“我不清楚你所说的林瑜是谁,又怎么会对她做什么。”

“真的不是你做的?”白苏苏疑惑地问道。

“不是。”顾凌深一直盯着白苏苏看,目不斜视。

“那为什么顾笙说…是你做的?”

“他的话你也敢信吗?白苏苏,你是不是太傻了点?”顾凌深不屑地笑了笑,对于顾笙,他觉得百般不可信。

“对不起,顾凌深,我不该道听途说地冤枉你了,很抱歉!”白苏苏低了低头,向顾凌深道了歉。

顾凌深勾唇一笑,“跟我道歉总得有点诚意吧?”

“你要干嘛…”看着顾凌深越来越近的脸,白苏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