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谋女人 第十九幕:少年的事之寒香

作者:尹君子|发布时间:2019-07-11 10:26|字数:1073

“你忘了?”易寒秋眼里的光一下子熄灭,“你不记得宫里的那个异瞳少年吗?”

墨留香拧紧了眉心,努力搜索脑中迷糊的记忆,忽然,她捕捉到一个紫色瞳孔的少年,被父王当着别国皇亲国戚的面,如何折辱这个少年的锐气。

“哈哈,北魏王,真是抱歉,竟让这畜生夺了太子芩的面子,我这就给你们一个交代”

那个少年的亲生父亲,命人打了他三十大板,还要他跪着学狗叫。

虎毒尚且不食子,易征的做法未免太丧心病狂。

墨留香当时坐在所有公主首位,看的清清楚楚,那个少年眼中的恨意,她暗暗心惊,这不过才八岁的孩子,到底经历了什么。

她自然是不会直接驳了易征的面子,便仗着当时墨 茳要对外树立很宠很宠她这个柠桔公主的面上,她替他解了围。

“父皇,儿臣不喜欢这个异瞳,跟怪物一样,父皇,儿臣想看若云姐姐跳惊鸿舞,好不好嘛!”

皇帝皱了下眉,易征见状,揉了揉擅自来这个位子的女孩的头,“好好好,香香不想看怪物,我们就不看,”他语气陡然狠起来,“没听见吗?易寒秋,滚下去,别污了公主的眼!”

因为这,当夜,墨留香就挨了针扎,大腿上都是红点点,那时翠竹还没来,这里的奴婢也不把她当主子,药也不给她上。

那时她,还有两日就到了五岁的生辰。

不过她想,也没人记得吧。

窗户外忽然有声音,她走出去,看见跌在地上的少年,正是白日的那位,估计是挨了板子,站不稳。

墨留香问他,“你为什么过来?”

少年脸白里透红,“谢谢你。”

“我说你异瞳,说你怪物,你还谢谢我,你这个人,傻吗?”她拽着他,进了寝殿。

她殿里的那些女婢男仆本来没几个,要他们守夜不可能的事。

“我知道你是在帮我。”少年声音小却很坚定。

“知道就可以了,做什么还多跑一躺?”

“”少年不说话了。

东西坠落在地,因为殿里安静的缘故,显得额外清晰。

墨留香准确的找到位置,少年想要阻拦也来不及了--那正是一把匕首。

墨留香捡起来,还给易寒秋,又拿了一点药给他,“时间不早了,你回去吧。”

“你不问我为什么吗?”他没有接下,看着这个矮了他半个头的女孩。

她语气完全不像五岁的孩子,“没必要,你明天就要走了吧,拜拜。”

“你不会来送吗?”

“我是公主,不是皇子。”

哦,是了,北魏女子基本足不出户,能在那样的场合出现,怕也就是为了有气氛,顺带联姻。

回忆到这里差不多断了,墨留香咬了下舌尖,没说话。

“其实,你是知道我不是去看你,是要杀你的,对吗?”易寒秋拨了拨她颊边的碎发。

原来,他的百般忍让,不是她想的那样。

墨留香忍不住自嘲,自己何时这么多疑,竟然会怀疑这等奇事。

“过去的不重要了。”她推开易寒秋,“起来吧。”

那时的事,不至于放在心上。

“那你可原谅我?”

“我从来没有记得过。”

算是实话,可莫名伤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