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头发闯的祸。

作者:酷跑脚丫子|发布时间:2019-01-16 18:05|字数:2570

果真还如明哲所想,很快叁生和希铃就找到了这里来,此刻两张一模一样的脸站在自己的面前,明哲还是有些不习惯,一张脸带着心酸的过往,一张脸确实被保护的特别好的青春少女的气质。

两人经历的不同,其实从外貌上已经就可以看的出来谁是叁生谁是花蕊涵了。

叁生走到花蕊涵的面前,“蕊涵,和表姐回去了。”叁生语气很轻柔的对着面前的花蕊涵说着。

希铃站在旁边看着花蕊涵从明哲身边渐渐的拉出一些距离,她的脸上和叁生一模一样都是满满的和颜悦色。

叁生看着花蕊涵朝着自己身边开始移动着,她的脸上也浮现出了开心的笑颜,明哲看着这面前的三个人,都在留意着自己的动作,感觉自己就是他们口中即将要吞进肚子里的食物般在觊觎着。

突然叁生朝着还在醉意中的明哲说了一句,“我也会毫不留余地的去的到我想要的到的东西的,看谁能抢到。”叁生说完这句话便带着花蕊涵朝着外面走开了。

明哲的脸上依旧是满满的红晕,在明哲周围还坐着成子海,不过成子海也是醉醉的样子,农庄里其他的人都是一脸漠然的看着刚刚的这个情景,像在看着什么无聊的演出似的,没什么感觉。

此刻花蕊涵已经被叁生和希铃已经带走了,大家的眼睛里都是醉意的目光,时间已经到了下午2点30了,晚上大家还要忙着店里的事情,有些员工的精神头还是很足的,醉意不是特别浓的,就趴在桌上休息了下,继续开始着工作,不过大多数员工现在的身体都十分的充满了醉意,他们都陆陆续续的回到了员工宿舍里休息了去。

明哲和成子海互相搀扶着回到了办公室里,躺在小床上两个人紧紧的抱在一起睡着觉,很多游客吃完了饭在外面四处闲逛着,看着农庄里服务人员只有那么七八个在外面忙着,他们也都很纳闷,怎么大家现在都不见了呢,大部分的人都不在这里了,不过很快各自也都各自的去玩耍去了。

一个小时后,明哲和成子海慢慢的醒了过来,两个人抱在一起的画面着实是辣眼睛,明哲推炸弹似的赶紧将成子海推开了去,这个点没多久就要到晚上忙的时候了,成子海看着明哲这般模样,识趣的逃离了这间办公室里,他自己也很郁闷怎么就睡到了这里来了,也真是奇怪,酒后乱性,成子海现在竟在胡思乱想着,“呸,什么酒后乱性,两个男的有什么酒后乱性的,我呸,呸,呸,呸!”

回到家中时,那个时候紫夏也已经下班了,紫夏没有说话,一声不吭,好像看不到明哲此时正站在她的周围似的,很明显明哲看出来了,紫夏此时心情很不好,“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明哲担忧的看着紫夏,忧心忡忡的问着紫夏。

紫夏还是闭着双唇,没有说话,紫夏端着水杯还在不停的喝着水,茶几上不小心遗留下了几滴水在面上,紫夏抽了两张纸子啊茶几上不停的擦拭着,可这明明擦的极其的干净了,紫夏还在原处不停歇的擦拭着,明哲看着这样的紫夏,定然是今天在学校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再不说我就去问陈之了。”明哲从兜里拿出了手机放在手心里。

紫夏怕明哲真要去呀找陈之问个什么东西出来,赶紧制止了他,“不要去问陈之,今天中午吃的饭里面的那根头发丝真的和我没有关系,可是他们都觉得是我的,那头发的颜色确实和我的一模一样,这本来就是一件小事,没想到现在竟然被学生的家长也知道了,那学生的家长现在已经告到了食品安全局了,现在学校里所有的人全都将责任推到了我的身上,我现在真的是众矢之的了。”紫夏憋着心里的委屈向明哲不停的吐出了心里的酸楚。

明哲双手扶着紫夏的两只肩膀,“你也断定那根头发就是你的吗,这件事本来就小题大做了,那家长有没有故意这样去做?”明哲看着天然无公害的紫夏,就算这根头发确实是紫夏的,但也不至于闹出这么大的事情出来的啊。

紫夏想起了那位家长,是以为严厉的母亲,她对她自个儿孩子的要求一致都特别的高,紫夏接这个班的时候,唐校长也是特意叮嘱了紫夏一定要多照顾着这位家长的孩子,说了这确实是一个狠角色,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因为她让自己惹上麻烦来了,甚至还有可能影响到整个学校,紫夏心里本身就觉得很委屈了,现在还要因为自己的原因还要牵连到一直都很照顾自己的唐校长,紫夏心里就更加的情难以堪了。

紫夏想起那些事情,便将自己心里的猜测怀疑给明哲简单的说了说,“那位学生的家长在我们学校里就是出了名的挑剔,她对我的教学质量也不是很满意,毕竟大家都是知道的,培训学校都是以挣钱为目的的,她或许是觉得我没有将她的孩子考上班里第一才让我这样难堪的吧,那我现在就给她打一个电话,约她出来谈谈。”

紫夏现在能想到的办法也只有这一个了,只要有些希望,紫夏现在都想试一试,一说完还没等明哲说出自己的看法时,紫夏就赶紧给那位家长打了一个电话过去,“嘟嘟嘟……”的声音响了大概半分钟那边电话才接上。

明哲离在紫夏没多远的地方,电话那边的声音确实一个年纪大概在30岁左右的女的的声音,明哲从电话里都能听见这学生家长就是一个很厉害的人,这声音特别的让人觉得有压迫感,紫夏就像犯了错的学生似的,忙映衬着这位家长的话,也没有大声的说一句什么话出来,看着让明哲都有些替紫夏心疼。

“那现在你想怎么赔偿我们的损失,我的孩子吃可这不健康的东西,以后还指不定要染上什么病,你说要怎么赔偿吧?”那位学生的家长在电话里盛气凌人的要紫夏赔偿她的损失。

紫夏的声音开始哽咽了起来,“刘琪妈妈,我也是才来上班没多长的时间,现在要拿出来很多钱也拿不出,我只有5000,你看能不能私了了,不要再牵扯上学校了,您看,可以吗?刘琪妈妈。”紫夏将自己最后身上那5000块钱给刘琪妈妈作为最后的补偿,不想再因为这件事情去牵扯到任何的其他无辜的人,其实自己也是很无辜的人,但现在最好的办法也只能这样了。

刘琪的妈妈的语气还是那么的霸道,不过在电话那头她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了莫名的笑容铺上了那刻薄的脸颊上,“那好吧,这一次就算我家刘琪倒霉,以后我家刘琪再出现在这样的情况,那肯定不只现在这般容易就能解决了。”

天啦,她女儿还要在这里,还要继续在自己的班上,刘琪这个学生还是挺听话的,而且学习成绩确实也是特别的不错的,可就是这位母亲,紫夏还真怕以后还会遇上什么事情再来缠上自己,不过这件事现在终于可以告一段落了,紫夏便答应了刘琪的妈妈,“谢谢你了,以后我们肯定会特别的注意的,不会再让这样的事情再次出现了,刘琪妈妈还希望你不要再让这件事影响到学校里的正常运营,还有食品监管局那边麻烦你去说说。”

刘琪妈妈也全都应允了,“那那钱你怎么给我?”

紫夏承诺卡上转给她,但先要去食品局那边先撤销起诉才能将钱转给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