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发卖

作者:蜜雪晴清|发布时间:2020-05-11 11:58|字数:2602

伊萱不等乌雅格格犹豫,掩着嘴巴笑道:“不过应该也是我想多了,乌雅妹妹平时也是个公私分明的人,更何况这件事情也跟她没什么关系,想必她也会理解李姐姐的。”

李侧福晋听到之后,脸上也笑了起来,说道:“伊妹妹说的是,平常福晋就经常在我们的面前夸奖乌雅妹妹多懂事,想必今天也会秉公处理的。”

伊萱和李侧福晋两人一唱一和的,把乌雅格格夸得这么好,其实也就是挖个坑给乌雅格格跳,今天真的是不跳也得跳了。

乌雅格格脸色越来越黑,明白自己今天一定得舍弃宋嬷嬷了,可是要自己说出口,怎么开口都讨不了好啊!到时候赔了夫人又折兵!

没办法了,乌雅格格沉重地开口说道:“婢妾定。”

还没有等乌雅格格说完,一道声音闯了进来:“这件事和格格没有关系!是老奴自己鬼迷心窍,就去偷高格格的首饰了,格格并不知道,老奴认罪!愿意受罚!”

高格格在旁边听着,眼里闪过一丝丝讽刺。

乌雅格格听到之后,转过头去看,发现是宋嬷嬷自己认罪了,顿时大为感动,果然只有嬷嬷才是最为自己着想的那一个,知道自己难做,就自己主动出来承担罪行。

这样下来,所有的事情就不关乌雅格格的事了,首饰不是乌雅格格指挥宋嬷嬷偷的,也不是乌雅格格不想求情,是宋嬷嬷自己主动领罚的,意志坚定。

乌雅格格有些许哽咽地喊了一句:“嬷,嬷嬷,你为什么就这么傻呢?!”

宋嬷嬷勉强一笑:“格格不必替我难过,本来就是我看不惯高格格趾高气扬的样子,才想着偷她的首饰来教训她一下,没想到会发生这么多事情,还连累了格格,是老奴的不是。”

听到宋嬷嬷说高格格趾高气扬,所有人的心里都觉得很是好笑,都不知道平时趾高气扬的人到底是谁,脸皮可真是厚。

伊萱不咸不淡地说道:“想不到乌雅格格和宋嬷嬷到是主仆情深啊。”

只要不是傻的都能听得懂里面讽刺的意思。

李侧福晋可不会在乎现在是什么场合,立马就“噗呲”一声笑了出来:“伊妹妹,你可真是会说,不过也的确,谁不知道宋嬷嬷就是从小照顾乌雅格格的奶嬷嬷,两人感情当然好,有什么事情是对方不知道的?!”

这是在暗喻乌雅格格不可能不知道宋嬷嬷偷东西的事情吗?

乌雅格格也听懂了这个意思,脸通的一下就涨红了,也不知道是因为尴尬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宋嬷嬷可不管这些了,反正她这次也讨不了什么好果子吃的,就有些不怕死地指责李侧福晋:“李侧福晋?!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就算你不喜欢我家格格,可也别平白诬陷人啊!”

还没等李侧福晋说话,湘儿就先一步上前去“啪”地一下打起了巴掌。

“放肆的奴才,居然敢顶嘴?!”

说完之后,还想打下去,却被李侧福晋伸手拦住了。

李侧福晋看着宋嬷嬷猪头一样的脸,笑盈盈地说道:“好了,随她去吧,和这种人计较干什么?免得掉了身价。”

湘儿见状,收了手,笑嘻嘻地说道:“侧福晋说得对,是奴婢狭隘了,跟这种人计较什么。”

李侧福晋轻轻的拨弄着自己的指甲,然后漫不经心地说道:“行了,既然宋嬷嬷自己认罪了,那就什么都好说了,只是不知道乌雅妹妹舍不舍得了。”

乌雅格格脸色一僵,犹豫了一下,然后才有些许僵硬地说道:“李侧福晋说的是什么话,既然宋嬷嬷是我带进来王府的,那她就是王府里的人,而且是宋嬷嬷她犯了错在先,婢妾虽然心里难受,但也不能包庇她,就请李侧福晋秉公处理吧。”

李侧福晋满意地笑了笑:“果然还是乌雅妹妹识大体。”

乌雅格格听到之后,勉强的笑了笑。

“来人啊,把宋嬷嬷拖下去,打五十大板,丢出去发卖了!”

“是!”

两个婆子扯着宋嬷嬷走了出去,宋嬷嬷一步三回头,可惜,乌雅格格这时候并不敢抬起头来看着宋嬷嬷。

宋嬷嬷眼里闪过一丝失望,不过到底没有再说什么,很快就被扯了出去。

李侧福晋看着高格格,说道:“高妹妹,我这样处置,你可还满意?”

高格格适时感激地说道:“是李侧福晋处理的,我是很放心的,这次多亏两位侧福晋出手,才能让那奴才得到应有的处罚。”

说着,高格格还站起来行了行礼。

李侧福晋故作高傲的抬起了头,不紧不慢地说道:“高妹妹不用多礼,现在福晋不在,处理王府的事务本来就是我应该做的。”

高格格一副羡慕的样子听着,完全满足了李侧福晋的虚荣心。

等李侧福晋说的差不多了,可能现在很是满意高格格,看到乌雅格格的时候,眼睛一亮。

李侧福晋看着乌雅格格,不紧不慢地开口说道:“乌雅氏。”

乌雅格格吓得一个激灵,反应很大,慌忙地站了起来,还把椅子给弄倒了:“什,什么事?”

李侧福晋是非是笑地说道:“乌雅氏,这么紧张干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乌雅格格尴尬地笑了笑,说道:“婢妾刚刚想事情想的入迷了,突然听到李侧福晋叫婢妾,就有点反应不过来。”

李侧福晋也不管乌雅格格在想什么,直接开口说道:“虽然此事跟你无关,但宋嬷嬷毕竟也是你的奴婢,你看管下人不利,也是要惩罚一下才能服人的。”

乌雅格格勉强地笑了笑:“婢妾认罚。”

李侧福晋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我就罚你一个月的俸禄,禁足一个月,你还要把高格格的损失赔偿给她。”

还没有等乌雅格格说话,高格格便出声喊道:“李侧福晋,要不还是算了吧,毕竟偷东西的人是宋嬷嬷,跟乌雅姐姐没有关系,损失了一点东西就损失吧,那也是没有办法的。”

乌雅格格脱口而出:“不用你这么好心!”

后来意识到现在场合有些不对劲,乌雅格格又硬生生地说道:“高妹妹,你不用多说了,这个惩罚我接受,等一下我就会派人把你的损失赔偿给你。”

其实乌雅格格觉得赔偿一些损失是没有问题的,就当做被狗咬了一口,但最大的问题就是她要被禁足一个月,因为谁都知道四爷过几天就会从蒙古回来了,她这个时候被禁足了,四爷还会记得她吗?想必少了她一个竞争的人,后院的人会多开心啊!

高格格本来也只是假惺惺的说一两句罢了,现在听到乌雅格格这么说,也不再说什么了。

李侧福晋也说道:“嗯,那就这么说定了,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吧,以后就不要再提了,各自都散了吧,聚在这里成何体统!”

伊萱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几句话,就这样看着李侧福晋自己决定好一切,现在听到李侧福晋说要走了,也主动站了起来想要离开。

高格格柔声说道:“是,恭送两位侧福晋。”

等伊萱她们走了之后,高格格站了起来,把手搭在童柳递过来的手上,慢吞吞的往外走走,走到乌雅格格的旁边的时候,还挑衅似的看了一眼乌雅格格。

把乌雅格格气得心肝痛,恨不得跳起来抓着高格格再打一顿,好解她的心头之恨。

等其他人都走了之后,乌雅格格现在屋子中间,看着满室的狼藉,眼里突然有一瞬间的迷茫,但很快又会恢复过来了,今天的这一切她都会记住的!

乌雅格格怎么想的,没人知道,不过就算知道了,也并没有人在意,就如高格格,现在的心情是极好的,也不会管其他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