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发簪

作者:蜜雪晴清|发布时间:2020-02-14 22:44|字数:3207

乌雅格格把自己的注意力都放在高格格的身上,警惕着高格格会对自己做什么事情?但是很显然的,她想的没有错,但是却做错了,因为动手的人并不是高格格。

乌雅格格紧紧的盯着高格格,高格格的一只手在她的背后,一只手放在前面,抬起来轻轻得抚摸着自己的发髻,吸引着乌雅格格的注意力,而乌雅格格也真的是被高格格那只手吸引住了,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她那只手,生怕高格格做出什么动作来。

而高格格趁着乌雅格格没有注意的时候,轻轻地摆了摆她背后的那只手。

童柳就站在乌雅格格的后面,乌雅格格根本就没有想到要防备她,给了童柳很大的方便。

童柳看到高格格的手势之后,轻轻地点了点头。

高格格就笑了起来,把抬起来的那只手放下了来,然后轻声说道:“乌雅姐姐,你看看那个。”

一边说,高格格一边移动脚步,本来高格格的身体是挡在梳妆台前面的,高格格这下子移开身体,梳妆台很快就暴露在乌雅格格的面前了。

乌雅格格听到高格格叫自己,下意识就喊了一声:“干嘛?!”

就在乌雅格格喊这一声的时候,童柳突然动了起来,在后面好像不经意间似的撞了一下乌雅格格,撞的力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刚好把乌雅格格撞到梳妆台的前面。

童柳撞了乌雅格格之后,面露歉意,嘴里惊呼道:“啊!乌雅格格!没事吧,奴婢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对不起!”

另一边被撞的乌雅格格整个身子都往梳妆台那边倒,堪堪用手臂撑住了,不过因为一时感到慌张,双手摆正之前,乱动了一下,梳妆台上面的东西就被移动了位置,还甚至不小心打翻了一个首饰盒,里面的首饰都露出来了,掉在了地上,有一些瞬间就碎了。

不过乌雅格格就有些顾不得这些了,愤怒地说道:“谁?!哪个贱婢敢撞我?快站出来!看我怎么给你好看的!”

童柳适时一副害怕惊恐的样子,不断的点头说道:“乌雅格格,奴婢,奴婢不是故意的,是刚刚后面有一个人撞到我了,我才不小心撞到乌雅格格的,乌雅格格明鉴啊!”

乌雅格格才不相信童柳说的话,她总觉得就是 童柳故意撞她的,她冷笑道:“好啊!你说是别人撞你的,那你倒是把那个人找出来,让她当面对质!”

童柳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的,犹豫了一下,才慢吞吞的开口说道:“乌雅格格,不是奴婢不想把那个人找出来,只是,只是奴婢刚才也是转着身子的,而且现在现场一片混乱的,奴婢根本就没有看到那个人的样子,实在是指不出来。”

乌雅格格横眉竖眼的说道:“呵,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吗?!谁知道是不是真的有人撞你了?说不定根本没有人撞你,就是你故意撞的我,不肯承认而已罢了!你当本格格是傻的吗?!”

童柳在一旁委屈的说道:“乌雅格格,奴婢真的没有说谎,真的是有人撞了奴婢,奴婢才会撞到你的,奴婢不是故意的,但当时奴婢真的没有转过身去看,而且当时场面有点乱,奴婢也顾不上了。”

乌雅格格可不管这些,她就是认定童柳做错了:“我不想听你说这些,除非你把人找出来,不然你说什么都没有用,而!且!我的屋子变成这个样子,不知道是谁惹的祸呢?!高!妹!妹!”

说着说着,乌雅格格就转过头去看着高格格了,其实这句话更多的是说给高格格听的,特别是后半句话。

童柳听着,却低着头去没有说话,乌雅格格突然也不介意童柳的不说话了。

她现在更想找的是高格格的麻烦,她一开始骂童柳,除了有愤怒的原因之外,也只不过是想找个由头,顺便把高格格也教训一通。

乌雅格格因为自己的屋子被别人这么糟蹋,早就想找这个罪魁祸首高格格的麻烦了,可是一直都想不到办法,也没有人能帮她,她身边的奴婢反而还被高格格身边的人拌住了。

乌雅格格才不管这件事情算不算是大事,还是小事,反正就算这是小事,也让让它变成一件大事,她就是想借由这件事情收拾收拾高格格。

乌雅格格看着高格格,冷笑道:“说不得,就是高妹妹你指使她的呢。”

高格格连忙一副委屈的样子说道:“乌雅姐姐,这话可不能乱说啊,童柳这丫头最是实诚,她从来不说谎的,定是有人撞了她,她才不小心撞到你的,不过她到底是鲁莽了,你放心,我回去定会好好的教训教训她,乌雅姐姐定是那心胸宽广之人,想必不会介意的吧?!”

乌雅格格听到这句话,心中的气又一下子提上来了,现在高格格就是认定了是别人撞的童柳,童柳才撞到她的,只是并没有看到是谁撞的她,而且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也并没有人看到是童柳故意撞她的,两方都没有人证证明,就算围绕着这件事情一直吵下去,也不会吵到结果的。她能怎么办?难道说她介意吗?到时候传出去,她们都得说她是心胸狭隘之人了,她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乌雅格格咬牙切齿地说道:“高妹妹果然生了一张巧嘴,姐姐是怎么都说不过你的,不过还有一句话,姐姐还是要说的,果然,别人都说丫鬟似主人,这句话是没错的,我今天算是见识到了。”

高格格听到了之后,也不甘示弱的说道:“是吗?不过我觉得乌雅姐姐也说的不错,的确是丫鬟似主人啊,你看看舞儿,我总是在舞儿的身上看到乌雅姐姐的影子呢,你觉得我有没有看错呀?乌雅姐姐。”

说完之后,还没有等乌雅格格回她,高格格就用手指了指舞儿那边,继续说道:“看看,我果然没有说错。”

乌雅格格下意识的顺着高格格指的方向看的过去,一看过去,乌雅格格气得嘴巴都要歪了。

舞儿刚才被乌雅格格推出去和那群婆子争吵打闹了,舞儿虽然身份不尊贵,但因为跟在乌雅格格身边久了,一直都是乌雅格格的贴身奴婢,除了斟茶倒水之外,她就没有干过任何粗活,养的就像一群丫鬟中的小姐似的,身娇肉贵的,什么时候干过打架这种事情,和一群婆子闹起来,秒了她是分分钟的事情,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

所以,舞儿才刚去和那些婆子闹了没多久就被推倒在地,因为屋子里的人比较多,那些人推推攘攘的,就有一些人还不小心踩到了她,混乱之中,还有些人分不清你我的,看到人就抓着衣服打闹起来了,所以,才过了一阵子,舞儿整个人都灰头土脸的,衣衫不整,衣服上一个个脚印,看着很是狼狈,但是,她还在和别人争吵着,就像个泼妇骂街一样,到是让人怜惜不起来了。

高格格说丫鬟似主人,舞儿现在一副泼妇的样子,可不就是说乌雅格格如同这舞儿一样,是个泼妇罢了,好到哪里去呢?连她都不如。

乌雅格格看到了之后,回味过来了,忍不住大怒道:“高氏!你在说谁呢?!你这是什么意思?!”

高格格温温柔柔地笑道:“哎呀,乌雅姐姐,别生气呀,我觉得我也没有说错呀,不是乌雅姐姐你说的嘛?丫鬟似主人,所以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乌雅姐姐怎么就生气了呢?别生气了,生得气多,对身体不好,还很容易长皱纹的,乌雅姐姐想必也不想等四爷回来之后看到乌雅姐姐的脸上长了皱纹吧?”

乌雅格格听到高格格的话之后,气急了,但是一时之间又不知道怎么反驳她才好:“你!”

高格格不给乌雅格格说话的机会,她突然低下头去看着地上面的首饰盒,带着一丝遗憾的说道:“哎呀,这么好的首饰,怎么就掉在地上的呢?你看它都碎成什么样子了,想必修复也修复不了了。”

乌雅格格听到高格格的话之后,才把注意力分到地上面的首饰上去,一看,就不得了了,忍不住大惊起来:“这是怎么回事?!我的簪子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不过并没有人回答她的问题。

掉在地上的首饰,一共只有三支罢了,只碎了一支,但偏偏乌雅格格的运气不好,碎掉的那一支是她最喜欢的那一支,也是最贵的那一支,乌雅格格看到之后,心痛极了,那支发簪她戴了没多久,是花了大价钱从外面买回来的,还想着等四爷回来之后就戴上去的。

今天一件件事情下来,乌雅格格气急攻心,都快要晕过去了,哆哆嗦嗦着手指,再次愤怒地说道:“到底是谁做的?!”

乌雅格格蹲下了身子,伸出手来,慢慢的把地上的簪子捡了起来,真的是心痛极了,簪子上面的红宝石牡丹花头掉了出来,还摔成一瓣一瓣的,看着就觉得可惜。

高格格好像看不到乌雅格格的脸色似的,在一旁笑吟吟的说道:“乌雅姐姐,你不记得了吗?刚刚摔倒的时候,自己弄的呀!妹妹我可是都看到了。”

高格格现在心里很是幸灾乐祸,之前乌雅格格买了这支发簪之后,就特地戴了起来,在高格格面前炫耀,还不忘贬低高格格一番,高格格看她不顺眼很久了,现在看到这只发簪摔碎了,还是乌亚格格她自己闯的祸,高格格可不就高兴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