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威胁

作者:蜜雪晴清|发布时间:2019-10-21 14:30|字数:2564

另一边,舞儿很快就找到了萍香所在之处:“萍香,跟我走吧。”

萍香本来正跟其他丫鬟说着话,突然听到舞儿叫她,愣了一下,不过立刻就反应过来了,赶紧说道:“舞儿姐姐,可是有什么事情吗?”

舞儿也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仍然继续说道:“你先跟我过来吧。”

萍香叫舞儿有什么事的样子,便没有继续问了,连忙放下手中的扫帚,跟了上去:“是。”

舞儿带着萍香走到一个小角落那里,见到周围没有人,便停下来,看着萍香说道:“等一下我带你去见乌雅格格。”

还没等舞儿说完,萍香就一脸的兴奋了:“可是乌雅格格找我有什么事情吗?”萍香一脸的兴奋,还以为乌雅格格找她是有什么好事,上一次 她帮乌雅格格办妥了一件事情之后,奖赏可是很丰厚的。

舞儿沉着脸说道:“闭嘴!听我说完,我们没有多少时间了。”

难得看到舞儿发那么大的火,萍香吓得都不敢说话了,立马说道:“是是是,舞儿姐姐快说。”

舞儿厌恶地看了萍香一眼,便继续说道:“这次带你过去,是因为伊侧福晋想要你,玉和她们已经过来了,要把你带回去雨花阁。”

听到舞儿说的这句话,萍香一时忍不住结结巴巴的说道:“伊,伊侧福晋?要,要带我,回雨花阁?”

舞儿平静地说道:“是的,伊侧福晋已经让玉和过来了,要带你回去雨花阁。”

一听到伊侧福晋这四个字,萍香就害怕起来了,让 她不由得想起了一些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就更加害怕了,生怕是伊侧福晋知道了些什么事情,所以才会把她要过去。

萍香忍不住惊恐地说道:“舞儿,舞儿姐姐,莫不是伊侧福晋知道些什么事了吗?!”

舞儿惊得看了看眼周围, 确定了没人之后才皱着眉头说道:“你给我闭嘴!说什么胡话!我们可是什么都没有做过的!”舞儿说完并紧紧的盯着萍香。

萍香听到后,有些害怕舞儿,便只能诺诺地说道:“是,奴婢知道了。”

舞儿看了一眼萍香,接着说道:“你可得给我记牢了,我们可是什么都没有做过,更不关乌雅格格的事情,可不要什么事情都扯上乌雅格格!”

萍香忙不迭地点头:“是是是,奴婢知道的,我们什么都没有做过!”

舞儿不紧不慢地说道:“到时候你去了雨花阁那里,你应该知道怎么说话了吧?有些话可不能乱说,知道吗?萍香?不然到时候,我怕连乌雅格格也保不住你啊。”

萍香此时感到很害怕,生怕舞儿也不管她了,连忙点了点头,说道:“是是是,奴婢知道的,奴婢虽然笨,但还是知道分寸的,舞儿姑娘放心,奴婢是绝对不会乱说话的。”

舞儿满意地笑了出来:“既然你知道分寸的话,那就好,那我就再告诉你一些事情吧,免得说我不提醒你,那件事情可是跟乌雅格格是没有任何关系的,证据也早就已经销毁,无论怎么查都查不到的,这是肯定的,伊侧福晋现在把你招去她的院子里面,肯定也只是有所怀疑罢了,不过就算你说了出去也是没有关系的,因为根本就没有任何证据,只有你一个人说是空口无凭的。”

顿了顿,舞儿继续说道:“况且,你做出了那种事情,伊侧福晋肯定不会容你的,现在除了我们格格,谁,也帮不了你,你还是自己好好思量思量一下吧。”

萍香听到这句话,立马说道:“舞儿姑娘放心,奴婢知道该怎么做的,不该说的,一句都不会说的。”

舞儿眯了眯眼,轻声说道:“哦?是吗?希望你记住今天你自己说过的话,不然要是让我听到了任何一句关于乌雅格格的不利传言的话,你知道你的下场会是怎么样的。”

萍香像小鸡啄米一样拼命地点头:“奴婢知道,奴婢知道,舞儿姑娘放心。”

舞儿看着话也说的差不多了,这才轻轻地“哼”了一声:“好了,我们走吧,我出来也久了,免得格格等久了。”

萍香小心翼地应道:“是,奴婢知道了。”

舞儿带着萍香,不一会儿就回到去了。

舞儿轻声说道:“格格,萍香来了。”

乌雅氏不咸不淡地说道:“嗯。”

舞儿在后面推了萍香一把,萍香一个踉跄就往前走了一步:“奴婢见过乌雅格格、高格格。”

“嗯,起来吧。”

乌雅氏看了舞儿一眼,舞儿会意,看着玉和说道:“玉和姑娘,这就是萍香了。”

玉和看了一眼萍香,也没有说什么,便立刻转移了视线,看着舞儿说道:“多谢舞儿姑娘了。”

高氏在一旁笑盈盈地说道:“既然萍香也带来了,玉和姑娘就快些带她回去吧,免得伊侧福晋等急了。”

玉和笑着点了点头,看着乌雅氏,笑道:“既然萍香已经带到了,那我就先带她回去雨花阁,跟侧福晋禀报一声,免得侧福晋着急了。”

乌雅氏讽刺地说道:“伊侧福晋还真是喜爱这个外套,不知道的,还以为伊侧福晋把她当成宝呢。”

玉和笑了笑,没有说话。

见状,乌雅氏也不好自讨没趣的,只能说道:“好的,把她带回去吧,别碍着我的眼。”

“是。”

玉和上前一步,看着萍香说道:“萍香姑娘,跟我们走吧。”

萍香可能还是感到害怕,下意识的就后退了一步。

玉和看着她,微微一笑:“萍香姑娘,怎么了?可是还有些什么事情吗?”

萍香诺诺地说道:“没,没有。”

玉和也不介意,继续说道:“既然如此的话,那就走吧,别耗着时间了。”

“是。”萍香虽然答应了,但是却下意识的看着舞儿,脚步有些不肯挪动。

舞儿心里一惊,连忙瞪了她一眼,手往萍香的后背推了一把,萍香整个人都往前踉跄了几下。

舞儿小声喝道:“还不快去?!愣着干什么?”

高氏也看出了那萍香有些不妥的地方了,好似有些害怕忌讳?高氏想了想,莫不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吗?就算不是,看着也不是什么好事情,而且还是跟乌雅氏有关的,高氏想想都觉得兴奋。

高氏一脸温柔地说道:“怎么了?看着这丫鬟,莫不是还有其他事情要说?”

舞儿笑道:“怎么会?想来可能是离开了院子,有些舍不得罢了,是吗?萍香?”

“哦?”

萍香小声说道:“是,是这样的,舞儿姐姐没有说错,奴婢只是以前一直在乌雅格格院子里做事,现在突然离开,有些不舍得罢了。”

高氏笑了笑说道:“要我说啊,萍香丫头念旧也是好的,不过你可是准备要去伊侧福晋的院子里的,旧主虽好,但还是忠心耿耿侍候新主才好,你说是吧?萍香?”

萍香听到后,连忙说到说道:“当然,当然,谢谢高格格教诲,奴婢记住了。”

高氏笑道:“那就好,那你快些跟玉和姑娘她们回去吧,免得侧福晋她等急了。”

玉和也在一旁淡淡地说道:“走吧。”

萍香只能点了点头:“是。”

萍香走之前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乌雅格格,带着些哀求地说道:“格格。”说完,又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乌雅氏立马瞪了萍香一眼,略带威胁地说道:“怎么了?!”

吓得萍香立马低下了头,说道:“没,没有。”

乌雅氏不耐烦地说道:“那还不快走!”

“是。”

“奴婢告退。”

这次,萍香也终于肯跟着玉和回雨花阁了,一声不吭地跟在后面,也没有反抗,玉和带过来的两个婆子也没有用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