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她苏醒了

作者:囚生|发布时间:2019-07-03 17:36|字数:2361

任小狸幽幽的醒来,看到顾海完好无损的躺在身边,长舒了一口气,就躺着看着天空,听着这山里面的鸟儿,闭着眼睛说到,“顾先生,我们结婚吧,以后可不可以不参与这些事情,我想和你好好活着。”

顾海紧紧地握着这个小女人的手,闷闷地说到,“嗯。好!”他也在享受这一刻的安宁和祥和,感受着谷间的风,还有春天的暖阳。

“啊!温子笙这个死女人呢?”任小狸突然站起来拉着顾海就跑。

“别急,慢慢走,她没事的。我们这会儿回去也看不到她,那个红衣男子你还记得吗?好像是上一次救过我们的,似乎是对子笙很上心。最重要的是他就是慕容丑下,慕容丑下就是他。”顾海慢慢的跟着任小狸的脚步,边走边分析到。

任小狸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但是没停下脚步,一路到了留凰村,两个人站在客栈门口互相对视着,任小狸深吸了一口气,看着顾海说到,“那个木木。我们要进去吗?”

顾海看着任小狸皱眉的样子笑了笑,上前一步揽着她的腰说到,“进吧。收拾了东西咋们回家。”

任小狸抬头看了一眼顾海,坚定地点点头,推开门走了进去,果然和预料中的一样,木木不在,客栈的老板,也就是木木的妈妈,在院子里忙活,这个留凰村依旧是车水马龙,留宿之人来来往往,坐在这里吃饭的人也有几个是在后山山谷幻境中死去的人,可是此时他们坐在里面说说笑笑,吃肉喝酒。

任小狸疑惑的看了一下顾海,这时老板娘走了过来,笑着打招呼道,“姑娘回来了。”这老板还是笑意吟吟,感觉生活似乎对她没有一点影响。

任小狸也笑着打了招呼就和顾海两个人上了楼,任小狸拉着顾海的手小声说道,“顾郎,你说木木回来没有,这当妈妈的怎么一点都不担心,还有木木是同一个木木吗?”

顾海紧紧地搂着任小狸的腰,听到这个小女人又开始叫顾郎了,心中欢喜的咬着她的耳朵说到,“你以为你老公我是万能的吗?这些我怎么知道?我们赶紧收拾东西回家吧。相信我,子笙没事的,她命大。”

任小狸想了想也是,她这姐们不怕死,关键是命大,两个人慢慢有的收拾了行李就出发了。

另一边,冥帝抱着温子笙行走在两界交界处的太虚中,周围极光闪烁,时空碰撞,似梦似幻,两个红衣互相缠绕交错甚是好看,冥帝嘴角微微扬起,眼睛里面是掩藏不住的欢喜。

往往人生总是会让你多些伤心和忧愁,不管是人,还是神或者魔。

温子笙还在挣扎,在摆脱,在深潭底下,有一种力量一直在吸引着她,控制着她,她接受莫名其妙地接受到了一种不属于她的记忆,这段记忆痛苦又甜蜜,绝望到想要窒息,记忆的碰撞和抵触,打压着她的识海,慢慢的陷入了昏厥。然而在这昏迷的梦中,她看到了记忆中让她痛苦有抵触的那个男人,一身白衣站在一片梅林跟前,脸若冰霜,似乎是没有人可以走进他的心窝,这个场景似曾相识,却又让人心疼。

突然温子笙一下子睁开眼睛,她的眼角还挂着泪珠,可是看着冥帝的眼神却是寒冷又无情,似乎她的灵魂深处就是冷血的。

慕容丑下也是一瞬间愣住了。从他见她的第一眼就开始到现在还没有见过她会有这么嗜血的眼神,就在慕容丑下愣神的时候温子笙就毫不留情的一掌推开了慕容丑下,一句话也没有说冷冷的看了慕容丑下一眼就转身消失了。

慕容丑下捂着胸口看着温子笙离去的方向,疑惑又痛苦,皱着眉头说道,“怎么会这么快就有记忆了,是要去找他了吗?”

慕容丑下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准备起身去追温子笙,他明白现在的她自己是没有办法的,但是没出息的还是怕她会受伤,会难过。

走了两步慕容丑下就感觉身体里面气血翻涌,因为温子笙的这一掌,身体里面的力量不受控制的乱窜,身后的无际的虚空泛着淡蓝色的光。

突然身后出现了两个冥界的鬼差,身上黑色的衣服破破烂烂的,两个人都灰头土脸的急匆匆的跪倒在地,带着哭腔说,“主上,终于找到你了,有人闯进来闹事。”

慕容丑下看着温子笙离开的方向冷冷的开口说道,“莫鬼王他们都在干什么,没人管吗?”

两个鬼差看着冥帝颤颤巍巍都说,“十二鬼王他们都不在冥界。”

冥帝皱着眉头说道,“来的都是什么东西?”

“是,是,是一大群动物。”

冥帝烦躁的看了一眼两个鬼差,摆摆手说道,“去找莫鬼王解决这些琐碎的事去。”说这人就已经消失了。

两个鬼差为难地看了看彼此,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就走了。

茫茫无际的虚空一闪一闪的发着亮光,温子笙一袭红衣,一头秀发张扬的披着,眼睛里面似乎是不含任何情绪,眼睛却四处看着,此时的她就像是一个恶魔窥视着这个世界。

她的心里有一点紧张,事隔这么多年,本以为自己再无生还机会,却不曾想还能再次苏醒。

突然景煜一身白衣出现在她的左侧,欲言又止,就静静看着她不说话,意料之中却又不敢相信,咽了一口唾沫轻声说道,“尾儿。”

温子笙忽然怔住了,看着这个自己可望而不可即的男人,似乎是一点都没变,很快就想到了什么,瞳孔紧缩了一下,冷笑了一声说道,“想不到活了这么多年你是一点都没有变,还是这么的高高在上,哈哈哈。这些年你还快乐吗?”

景煜看着温子笙的样子心疼又自责,心里想到没有你怎么会快乐,更何况~,却还是苦笑一声说道,“快乐。”

温子笙悲凉的笑了两声,就冷冷的看向景煜,全身的力量瞬间爆发,带着万年的恨和不甘不愿,一身红衣肆意张扬的飞舞着,不遗余力的攻向了景煜。

景煜似乎是想到了她会这么做,可是他依旧站着没动,看着她一步步的逼近自己,景煜轻声一笑闭上了眼睛,也没多做解释,他在赌,赌她会不会动手。

温子笙的眼睛里冰冷的毫无任何感情,看着这个闭着眼睛的男人,迟疑了一下却还是没有收手,她的心在疼。

可是,一旦冷了,是再也不会回头的。

“嘭!”

随着一声巨响,景煜飞出了十几米远摔在了地上。

温子笙摇了摇头,看着景煜不还手不躲避,有一丝的惊慌失措。

“不,像你这样的人不值得,不可能。”温子笙摇着头往后退着。

“尾儿,对不起,都是我害得你,若不是我,你不会难过,不会伤心,也不会消失这么多年。”景煜一手按着胸口慢慢的站起来,看着温子笙虚弱的说着。

温子笙摇着头悲凉的笑着往后退,似乎是不想接受现实,不想面对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