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黑色城堡

作者:囚生|发布时间:2018-10-13 00:08|字数:2220

冷芣苢好像想到了什么,严肃的说,“刚才那小子好像有点邪!气息有点熟悉,希望不要是他,我需要出去一趟,这段时间你就别去上班,也要远离刚才那个小子!”

温子笙抬起眼睛看着冷芣苢,防不胜防的说走就走,想着是不是这一个多月对他不好呀!他是不是要去另找主人了,怎么要走了!“你~,注意安全!”她还是傻呵呵的笑了笑说。

冷芣苢看出了 她内心的想法,好笑的摸着她的头说,“我去去就回,不会有事的!我会回来的!”说着一挥袖子给房子加了一道光罩,“不准再去见那小子!别出去乱跑,被什么不知名的小鬼或者什么精怪捉去看你怎么办?还有,这房子我加了保护罩,一般的精怪进不来!”冷芣苢叮嘱着,温子笙本来有一点不开心的,结果看到这么婆婆妈妈的冷芣苢,还是第一次,就开心的说,“你去吧!你这么厉害肯定有自己的事情要做的!”

冷芣苢看到这么毫不在意的温子笙心里挺别扭的,这女人一点都不关心关心自己吗?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一掌托起温子笙的手臂,手掌对接上她的手掌,把灵气源源不断的输入了温子笙的体内,温子笙激动又好奇的看着这一幕,知道他不会伤害自己的,就静静看着,觉的身体内暖暖的,整个人渐渐的闭上了眼睛,感觉自己识海里此时很空旷,体内也毫无杂质,空灵的漂浮在虚空,慢慢的失去了意识睡了过去。

冷芣苢看着温子笙安详的睡颜,捂着自己的胸口,虚弱的笑了笑,手指轻轻的摸着温子笙的眼睛,又滑到了鼻梁,低下头轻轻的在她的嘴唇上吻了一下,温柔的说,“等我!”冷芣苢站起来手心一转变出了几本书放在温子笙的枕头边。

傻女人,我可以一直护着你的,但是你还是要成长起来的,不然你这要强的性子以后定是要怪我的。

此时一处自然原始林区,不知何时多了一座古老城堡,看着阴森抑郁,程枫满眼阴毒的说,“只要能得到她,杀了今天的那个男人,报了今天的耻辱,我什么都听你的!”眼前还是上一次的那个黑衣人,只不过这次黑衣之下能看手和头了,瞟了一眼程枫,冷笑着说,“杀了他?你想的倒简单,主人说过,他现在灵力很微弱,只要你加入我们,联手杀了他也不是不可能。”黑衣人说着手里面拿着一个黑色瓶子,放到程枫面前,程枫毕竟只是一介凡躯,心里有点害怕,谨慎的问,“这是什么?”

黑衣人重声说着,“怎么?不敢了? 这样还想杀了他?他可不是人,你根本不可能碰到他的一根手指头,何况,你爱的那个女人她也不是普普通通的人,你就想一直这样,看着他们成双成对,做神仙眷侣?一直这样屈辱地活着?这瓶子里的东西是主人给的,喝了它可以让你获得力量,脱离这凡胎,拥有比常人更加强大的力量!喝了它,你就可以得到你想要的一切。”黑衣人把瓶子放在程枫的眼前诱惑着说,此时的程枫满眼都是欲望,嗜血的看着瓶子,举起来一饮而尽,擦了一下嘴角,随后就感觉体内如火烧一般,五脏六腑都快要被烧着融化了,头里面像是充了血一样,胀痛胀痛,全身暴着青筋,体内充满了力量,而且很渴望得到力量,城堡外面传来几声鹿鸣,程枫的眼睛嗜血的发着光,像动物一样几个跳跃从窗户里面跳了出去,一直手里抓着一只鹿,低下头咬在鹿脖子上,两只鹿被程枫吸干了血,顿时感觉体内的力量又暴涨,擦了擦嘴角的血。

黑衣人现在后面满意的笑着,心想,“果然,主人说的没错,对于人类来说,感情是最致命的武器。”程枫眼神空洞,眼睛里冒着黑气,“我想知道我们主人是谁?”

“时机成熟,自会见到。我想你刚才已经感受到了这力量的强大之处,只要你好好掌握,勤加修炼,过不了多久就可驱鬼唤妖。”黑衣人冷冷的说。

“为什么要帮我?”程枫沉着脸问道。

“因为敌人的敌人是朋友!”黑衣人幽幽的说。

“以你现在的能力,可以自己回去,修炼之法你自会领悟。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黑衣人急匆匆的扔下这一句话就不见了。

温子笙这一觉睡得很舒服,很踏实。伸了一个懒腰就碰到了软绵绵的猫,睁开眼睛就看到英俊和美丽趴在她的枕头边上睡觉,她坐起来拍了拍头,这一觉睡得时间太长了,看了一眼窗外,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准备下床去做点吃的,就看到英俊和美丽身下有东西,把两只猫抱起来扔了下去,突然温子笙的眼睛就亮了,想到睡之前冷芣苢说的话,拿起书看了一下,怎么好像和顾海的书不一样,书里面好像加了一个纸条,温子笙想会不会是他留下来的,就打开看了一下,真是冷芣苢写的,狂妄潦草的几行字,温子笙却看着心里面暖暖的,开心的在床上弹了两下,“欧耶!英俊美丽,好开心嘞!我竟然可以修行,他还说我有慧根,真的好开心呀!等我以后学有所成了,我就带着你们两个去看世界,我想想,去我最想去的巴黎,去土耳其,爱情海,去洛杉矶,华盛顿,再去热带雨林,去撒哈拉沙漠,我们去探险!关键是不!用!花!钱!啊哈哈哈!”温子笙想疯了一样把美丽抱在怀里把玩着,英俊在一旁既害怕又心疼的看着美丽。

“不过,他信里面还说不让我出门,嗯~见小狸应该没啥事吧!不然我会急死的。”温子笙蹙着眉毛自言自语到。

“唉!这突然少了一个人,有点不习惯!”温子笙叹了一口气。

早上,温子笙就被任小狸的电话吵醒了,“今天是个好日子!好日子呀!子笙!起床啦!”任小狸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大,吵得温子笙捂住了耳朵,闭着眼睛不耐烦的说,“任小狸!你怕是想挨打了吧!什么好日子?说不出来看我不打死你,每次都吵我睡觉!”

“今天是我们母校的校庆,我们毕业快一年了,回去看看吧!而且这段时间事情也多,我们都没出去玩过呢!”任小狸雀跃的说着。

温子笙想了想,也是,反正冷芣苢也不在,出去散散心吧!就和任小狸约好了去母校参加校庆,完全把冷芣苢的话抛在了脑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