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还是会想你

作者:芍药|发布时间:2019-09-11 22:00|字数:4074

教室外是雨落下的声音,落在窗上的雨珠模糊了室外的一切,下课铃一响班里的同学全从教室走了出去,带伞的就先都走了,剩下的没带伞全挤在楼梯口躲雨。

没有带伞的也包括苏狐一个,她被流动的人群,挤到楼梯口的一个角落,她不知道秋逸尘是怎么找到的她,她只知道他向她走来时,许多双眼睛看着他把她从人群中拉了出来。

大街上,苏狐走在他的右侧,他手中撑的伞,是拉近他们距离的原因,他将有伞遮住的位置留给了苏狐,细小的雨珠湿了他的发梢,连同他的衣服也一并湿了,被大家吐槽过无数遍的校服,穿在他身上永远是那般好看。

他一只手插进校服外套的口袋,他温热的话语声伴着湿冷的空气一同钻入她的耳朵“祁落瑶她拍下你的照片公布于众是她的不对,但我希望你不要找她的麻烦,我跟她谈过了,她说她不会再这样做了,你就原谅她这一次吧可以吗?”

祁落瑶三个字,终是成了苏狐心里的一根刺,她抬起蓄满水汽的双眼漾着笑,声线微细的对着他说:“好。”

她轻飘飘的说话声在他胸膛发着烫,不知是何原因看着她,他的心竟有些疼,终是因为喜欢他,她无法拒绝他的请求,就算他向她求情的缘由是因为祁落瑶,她也轻易原谅,到底是因为她深爱着秋逸尘,苏狐又怎舍得拒绝他。

自昨天过后,今天一整天苏狐都趴在桌子上对着窗户发呆,一副病殃殃的样子,身为同桌的虞乐看着这样的她着实心疼。

站在讲台上正唾沫横飞讲着课的老师,也注意到了苏狐的不在状态,她用她手中的棒子,在桌面上狠狠的敲了两下,试图要将她的神智拉回到课堂上,苏狐从座位上猛然站起,如蚁般大小的声音贯穿老师的耳膜“老师我出去一下。”

还没得到老师允许,苏狐就从教室走了出去,从苏狐站起身的那一刻起,虞乐放在她身上的视线,就没有移开过,她失魂落魄的样子,是她从来没有见到过的,她现在这个样子,她真想去弄清楚真相,所以一下课她便去找祁落瑶了,除了她虞乐真不相信,还有其他人敢欺负到苏狐的头上。

站在祁落瑶班级门口的虞乐,火药味充斥着整栋教学楼,没有一个同学敢从她的身边经过,祁落瑶透过窗户看了虞乐一眼,脸上的笑过于明显,她知道她是为谁来的。

小花园里每一张长椅上,都坐满了一对对的情侣,虞乐也顾及不了那么多,只要苏狐刚从教室里,走出去的背影闪过她的脑海,心中的那一点星火便越燃越旺,甚至代替了她的理智“祁落瑶,你是不是又欺负我家小狐狸了,到底是你飘了,还是我提不动刀了,我一天不修理你,你就皮痒是不是,你敢再对她动坏脑筋试试,就算我被学校退学了,我也要把你打进医院。”

祁落瑶笑意张狂“我就动了,怎么了?你真敢打我不成。”她的话成功的将虞乐给激怒了,她一手抓住祁落瑶校服外套的衣领,将她拖到水池边,颊边的笑怒意参杂半分“你既然动了,那我也不能坐视不理啊!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对你做些什么?”就现在的局势看来虞乐占了上风,祁落瑶的气势一下子弱了下来,就连到嘴边的话都因害怕而变得断断续续“你……你……想干嘛?”

虞乐连连将她逼退,笑意添了几分得意的色彩“想干嘛?你猜啊!”慢慢的虞乐放开了抓住她的手,放开之前还轻轻的将她推了一下,扑通一声,祁落瑶掉下了她身后的水池里,她在水里挣扎喊救命的样子,虞乐实在没忍住放声大笑“祁落瑶,你别喊了,这池子里的水深不过到你的膝盖,你站起来就行了还费劲喊救命,你丢不丢人啊!”

果然过来围观的人不少,围观的人笑声不断,祁落瑶从池水里站了起来,她累倒在池边趴着,刚好经过这条道要回教室的秋逸尘,这一幕很不巧的被他给撞见了,他脱掉自己身上的校服外套,直闯进被人群围着的祁落瑶里,他将外套给祁落瑶披上,站在她面前大骂着,那些嘲笑她的人群“有这么好笑吗?同学落水了,你们不会伸手拉她一把,就这么喜欢看笑话?你们原来都这样的冷血。”

听到秋逸尘帮自己说话,祁落瑶一下没绷住触及泪腺,泪珠一颗一颗的往下掉,她泪眼汪汪看着他的样子,触及了他内心最为柔,软的心脏,在虞乐的眼里她的样子就是装出来的,想要博取人的同情。

秋逸尘把祁落瑶扔下,拉上在边上站着的虞乐去了一趟校长办公室,他将事情发展的,前前后后的故事一一的跟校长道清楚,校长一听眉头深皱“他说的是真的?”

秋逸尘一个冷眼看过校长这边来,自带冷空气的话语声,让原本就冷的天气更添一丝寒意“校长你这是怀疑我?当然这件事的主使者铁定离不开苏狐,也许是她气不过觉得上次的照片,是祁落瑶同学故意拍下,交到了校长你的手里,所以她下定决心要对祁落瑶同学进行报复。”

虞乐用满是火光的双眼瞪着他“你胡说什么?这件事从头到尾都与小狐无关都是我,扇祁落瑶耳光的是我,推她下水的是我,一切都是我,校长你要处罚就处罚我一个人,你们要是谁敢动她,你信不信我把你们家祖坟给刨了。”

校长不想参入此事件中,并将这件事全权交给了教导主任,最终虞乐成了教导主任的处罚对象,将她停学将近两个月,这个结局对虞乐来说算是好的了,起码不会动到苏狐的头上。

苏狐才离开一会儿,一回来就看见虞乐在收拾东西,她上前抓住了虞乐的手臂,制止她正收拾东西的动作“可乐,你这是要上哪去?”

虞乐将手从苏狐的手中抽出,双手捧起她娇,嫩的脸蛋,努力从自己脸上扯出一丝笑“我可能要离开一段时间,我不在的这段日子你要照顾好自己,不要再被别人欺负了,当然我说的这个别人就是祁落瑶,你这是怎么了平时祁落瑶欺负你,你都会双倍还回去的,你现在这个样子不该是你有的表现。”

双手附上捧着自己脸蛋的手“放心吧我不会让她给欺负的,我会把她欺负你的那份给要回来的。”从苏狐眼中虞乐看见游走的血光,那个她认识的苏狐回来了,虞乐不禁替祁落瑶担心了一下。

放学了虞乐走了,再也没人跟苏狐并肩回家了,苏狐来到了秋逸尘的班级,原本想等他下课一起回家,却没想到看见了,同样堵在他班级门口的祁落瑶,秋逸尘背起书包刚走出门口,祁落瑶就挡在苏狐的前面迎了上去,还故意碰了她一下,将她逼她往后退了一步。

祁落瑶双手捏着书包背带,嘴角扬起微笑就连眼睛,在见到秋逸尘的那一刻都闪着耀眼的光芒“这么巧你们班也刚下课,要不我们做个伴一起回家?”在他们将走之际,苏狐瞬间伸手,抓住了秋逸尘的袖子,她无力的说话声在空气中荡开,直直的冲击着秋逸尘的耳膜,深入骨髓疼至心脏“我没有报复祁落瑶,信不信随便你。”

最后一个寒如冰霜的眼神,冷入了他的骨子里,待他们走后苏狐便找上,还在座位上坐着的洪梦瑾,想与他一同回家,苏月白因为学生会还有些事情,要晚一点才回去,所以能跟她一起回家的只有洪梦瑾了,她不是非要找一个人与她做伴,她只是害怕极了一个的感觉,就好像是全世界都不要她了。

听着脚步声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洪梦瑾,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自己前方的位置,看到苏狐之时他眼里闪过惊诧之光,苏狐一句话都还没与他说上,他就将匆匆忙忙收拾好的书包背上,一路跌跌撞撞的离开了教室,一句多余的话都不说。

熙攘的大街上苏狐在中间穿梭着,雨水也在这个时候下了起来,脸颊上滑过冰凉的液体,苏狐伸手一摸抬头望了一眼天空,那银灰色的一片像极了她此刻的心情,她慢慢的低下刚抬起的头,不知是什么原因,她的眼眶竟有些泛红。

公交站牌上,苏狐眼巴巴的望着,从她眼前一闪而过的公交车,一位好心人士走来微笑的对苏狐说:“小妹妹,我看你在这站这么久了,还没等到车吧!要不要我送你啊!我的车就在那。”

转头苏狐给他一个冷漠的眼神,伸手从包里摸出耳机戴上,将他的声音隔绝于音乐之外,那位与之搭讪的大叔,被苏狐的直接无视给气恼了,他伸手抓住苏狐的肩膀,被苏狐奋力一甩,才得以从魔爪中脱逃,刚好一辆公交在苏狐眼前缓缓而停,从车上走下一行人,有其中两人走向苏狐所在的位置,那便是苏月白和一位她再也不想见到的秋逸尘。

在苏狐头顶的位置,一把透明的伞,帮她挡住了落在她身上的雨珠,而这把伞的主人,此刻正站在她右边的位置,与她隔着一个拳头的距离,他近距离的靠近,让她有了一瞬间的窒息感,她使劲的往她左边的位置靠,秋逸尘也跟着她往同一个方向靠,他温润的嗓音跌入她的耳中“听话,不要再乱动了,淋了雨,一会你该感冒了。”

终于苏狐抬起低垂的眼帘看了他一眼,他那随风舞动的短碎发,张扬肆意,如玉般精美的面孔像来自上帝之手,精心雕刻了一般,迷人而不失典雅,一直被他戴在左耳的蓝色耳砖,在沾上雨水后,意外的强光与外界的的光交融,迸射出一条细如银针亮眼的光线,穿透苏狐的眼膜刺激大脑皮层,吞噬着她的所有意识。

“谢谢你的关心,但我感不感冒与你无关。”她说话时不具备任何杀伤力,对于秋逸尘来说就像她提手拿着刀,一刀一刀的割向他的心脏,鲜血淋淋疼而致命。

一直呆在秋逸尘伞下的苏狐,转瞬来到了苏月白的左侧,成功的与他隔着一个苏月白的距离,她摘下了耳朵里其中戴着的一只耳机,将它塞进了苏月白的耳朵里“这首歌是之前我的一个同学介绍给我听的,一直忘了听,刚下载好想要跟你一起分享。”

上了公交苏狐与苏月白坐在一起,她的双眼一直盯着车窗,看着窗外渐渐飘起的大雨,每一颗落在窗上的水珠都映着她的模样,怏怏不乐满满的愁绪是她讨厌的样子,她欣然的接受这样的自己,因为她不知道这世间除了自己,还有谁可以让自己依靠。

往后虞乐不在的日子,苏狐都会想起她,她们上课一起睡觉,课后一起玩耍,一起旷课,一起逃学,一起打架……那些日子都是她最想念的,如今只有她一个人,苏狐向班长借来作业本,把他上面写的作业,全在自己本子上复制了一遍,她还向同学借了一个新的本子,又重新把作业抄了一遍,把虞乐的名字写在了作业本上,过来收作业的同学,目光在写有虞乐名字上的作业本停留了一会,苏狐笑着解释“我要是不帮她把作业补上,她回来又该责怪我了。”

之后苏狐做的每件事情,都会将虞乐的那一份带上,只要有她苏狐的分定不会少了她虞乐的分,就比如今天她报名参加了,学校开设的音乐社团,她知道虞乐喜欢架子鼓有兴趣去学,可当时的社团招的人数已经满了,如今社团又开始招新,苏狐说什么也不会错过这次招新,为了虞乐她决定去学这个,当年被她嫌弃的要死的架子鼓。

今天是社团第一次开课,苏狐好不容易从中学到了一点点,也不枉费社长对她的耐心教导,虽然只学到了一点点但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去虞乐家给她展示她的才艺了,把她学到的那一点点再教给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