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食堂的偶遇事件

作者:三甜七苦|发布时间:2020-06-27 21:08|字数:3346

“两清了什么?”

“两清了这么多年的关系?”

“呵呵,什么关系?”

“还是,两清了我等你的这么多!”

“呵呵,你可能不知道我等了你这么多年,都快要疯了!”

“还是,两清了,我让你进×市的学校?”

“哈哈,哈哈…”

“阿术,我告诉你,你休想!”

“你休想!”

“额。“床上的人一身痛苦的声音,立马把他拉回现实,他坐在床边扶他起来,关切的询问:“好点没有?”

“嗯。”喜鹊坐起来,掀开被子,做势要离开。

“干什么?”白宇把他按在床上,不让他动。

“上课。”

“快放学了,留下吃午饭吧。”眼神悲哀,丝毫没有平常校长的威严。

“不用。”

“砰!”白宇用力过猛,直接把喜鹊的脑袋按在了床头上……

“就这么不想看到我吗?”

“阿术…”

“喂!你想什么呢?”太女大人一把拍在喜鹊的肩膀上,语气有些不耐烦。

“啊?老大,我肚子饿了,去吃饭吧。”拉着太女大人就往学校的食堂走去。

不亏是×市的贵族学校,还没有进去就感受到了奢侈的味道。

一脚踏进去,太女大人就被屋子里的各种香味吸引了,甩开喜鹊的手,就顺着饭香寻找它的来源。

因为到了饭点,所以人来人往的,一不小心喜鹊就跟丢了太女大人。

眼瞅着刚才还在前面的人,一眨眼的功夫,人就不见了。

“老大!”喜鹊喊了一声,许多双眼睛回头,打量的目光,让他落荒而逃,差点暴露了,自己是男人了。

没办法,只好一个人找到找找,看看能不能找到她。

唉,…

就在喜鹊把食堂的一楼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太女大人后,他看着不远处的楼梯,以为太女大人会在上面,便毫不犹豫的走了上去。

这边,太女大人一路顺着香味,来到一家做虾丸,鱼丸的位置,闻着诱人的香味,太女大人咽了咽口水,指了指那一盘盘的馋人丸子:

“这是什么?”

老板正忙的焦头烂额,看到太女大人,愣了一下脸色微红,看着太女大人那崇拜的目光,有些不好意思:

“鱼丸,有没有想吃的?叔给你做?”说着还总木签叉了一个鱼丸递给太女大人。

太女大人早就眼馋不已,接过丸子直接一口吞了,由于是刚做好的,所以很烫,太女大人一边烫的嘴合不上,一边用手扇着风,口齿不清:“好吃,好吃。”

“要不要来一份?”老板被太女大人的夸奖,哈哈大笑,自豪的开口:“那是必须的,我做了几十年的丸子了,我敢说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嗯嗯,要要。”

“给,拿好。”老板把鱼丸递给太女大人,太女大人接过去,就这么站着吃了起来,老板看着她,犹豫一下:“小姐,是现金还是刷卡?”

“嗯,喜鹊付钱。”太女大人一口一个丸子,一回头身后早已空无一人,尴尬的回头看着老板。

“没事,下次再给,没事。”老板做了这么多年的生意,怎会不懂,再说了来到这个地方的,那个不是世家大族的小姐,再不济也是一方生意的老大,看太女大人虽然一身学生装,但是怎么看也不像是那种吃霸王餐的人。

“你等下,我去让他过来付钱。”太女大人用签子把碗里的鱼丸都叉在一根签上,放下碗,一路跑了出去。

老板看着跑远的太女大人,笑了起来…

太女大人一路上找着喜鹊,还不忘吃着鱼丸。

另一边

“肖哥,今天吃什么?”男子跟在肖西身后,小心翼翼的询问。

“随便。”肖西目光到处打量着,似乎在寻找什么。

“那就去三楼,我定了房间。“男子适时提议。

“嗯。”几个人转身,向电梯走去。

太女大人吃着鱼丸,找不到喜鹊,一时无错的逆人流走动。

“啊!”

太女大人直接撞到了肖西怀里,被一把推到在地上。

手里的鱼丸也滚到了肖西的脚下,肖西嫌弃的看着自己衣服上的鱼丸汁液,不悦道:“给我舌忝干净!”

“对,舌忝干净!”跟在他身后的男子符合着。

太女大人想要反抗,却被暮凤凰威胁,只好作罢。

肖西一直注视着太女大人,见她没有丝毫反应,身后的男子替他上前,一把拉起太女大人的衣领,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就看到扣子被蹭掉了。

太女大人眼眶含泪,牙齿紧咬下唇,楚楚可怜的模样,让在场的几个人,咽了咽口水。

穿着黑衣服的男的直接上前:“嘿嘿,这妞长的不错,给我玩玩。”

“不要,不要…”太女大人假装挣扎着,丫的,她真想一脚能把这个男的踢死!可是,碍于暮凤凰的计划,她只能忍。

“小暖暖?”肖西听到太女大人的声音,一脚踢开男子,蹲下来。

“呜呜…不要,不要碰我…”太女大人继续挣扎着。

“不怕,不怕!”紧紧搂着太女大人,手轻轻怕打着她的背,安慰她。

他身后的几个男人,被这么温柔的肖西,吓傻了。

仿佛看到了鬼一样。

而他身后的不远处,刘倩手里捧着爱心盒饭僵硬的站在人群里,不敢上前。

“温暖,你个贝戈人!”肖西抱起太女大人往楼上走去。刘倩扔掉手里的盒饭,气呼呼的离开了食堂。

“肖哥,我带你去。”男子从地上爬起来,追了上去。

“你呀!真是找死!不知今天来了俩个插班生,刚才那个就是肖哥嫂子的妹妹。”穿着看衣服的男子蹲下来,把地上的黑衣男子拉起来。

“那怎么办?”黑衣男子吓得不知所措,询问蓝衣男子改怎么办?

“道歉去!”俩人跟着也上了三楼。

一推开门,就看到太女大人坐在肖西怀里,手里拿着果汁喝,蓝衣男子把黑衣男子推上前,黑衣男子回头看了蓝衣男子一眼,90度鞠躬:“肖哥,对不起!”

肖西没有说话,太女大人偷偷瞥了他一眼,继续喝着杯子里的果汁,身子突然僵硬了,脸上不明的红晕,机械的回头看着肖西,肖西一脸笑意,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

太女大人按住肖西放在自己大腿上的手,不小心碰掉了杯子,“啪!”的一声,让黑衣男子的脸,更红了,一半让因为给一个女人道歉,羞耻感却不得不低头,另一半是他害怕,害怕肖西。

毕竟,他惹不起肖家。

“怎么了?”肖西明知故问,收了自己在太女大人身上作乱的手,又倒了一杯果汁递到她面前,眼神示意她继续喝。

太女大人直接把杯子扔到黑衣男子面前,眼神狠戾,浑身上下散发着怒气。

一时间,屋子里的气氛,僵持着。

他们都不知道“温暖”为什么生气,想来想去,也就认定了是黑衣男子刚才的所作所为惹怒了她。

但是,事实并非如此。

太女大人生气是有原因的,都是肖西。

这家伙收一点儿都不老实,他竟然在桌子下面掀开了太女大人的裙子,摸着她的大腿,甚至还企图脱掉她的小内内,才激怒了她。

从肖西腿上跳下来,打开门出去了。

“还不把人给我带回来!”肖西做在哪儿一动不动的发号施令,因为在他眼里太女大人如同被困的羔羊,怎么也逃不掉他这只大灰狼的陷阱。

门外,太女大人被肖西啊小跟班几个人围着。

就在她动手的那一刻,肖西从屋子里出来,背靠墙壁:“小暖暖,你的东西还要不要?”手里举着一个女士小领带。

“乖,不闹了,吃饭。”肖西走过去,伸手把太女大人揽在怀里,往房间里走去:“把饭都端上来,我家小暖暖饿了。”

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忙去了。

“小暖暖,你是不是忘了?你没有穿mei衣?”肖西坐下,太女大人坐在他对面,脸上写满了我不高兴,你丫在惹我,小心我剥了你!

“哈哈,小暖暖,你都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有多可口。”眼神对着太女大人放电,还不忘舌忝舌忝自己的嘴角,十足的勾引人。

太女大人现在很烦躁,肚子却在这时不合时宜的响了。

“哈哈,哈哈…小暖暖,它再反抗了。”肖西走过来,坐在太女大人旁边,伸手想要摸她的肚子,却被太女大人打落:“放肆!”

“我还能更放肆。”把太女大人拉到自己怀里,吻上她的唇,大手顺着她的大腿一点点的往上移。

“啪!”的一声!

出去忙活的几个家伙刚推开门,就看到“温暖”一巴掌呼在了肖西的脸色,一时之间他们进来也不是出去也不是,晾在原地。

“你!”肖西瞅着她倔强的小脸,红扑扑的很诱人,还有那忽闪忽闪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让他有一瞬间触电的感觉,身子有反应了,附在她耳边,小声逼迫:“你再不听话,信不信我当着他们的面,上了你!”

“你敢!”太女大人不是个任人欺负的主,面对威胁,她有的是办法,但是她更喜欢那些恶趣味的。

“你可要试一试。”扯下她原本就没几个扣子的上衣,里面的吻痕就要暴露出来,暮凤凰心里暗念:糟糕!

怎么忘了昨天陆睿那家伙做的好事了!

万一肖西有所怀疑,会不会提前让肖家有所准备,她不能保证!

“不要!我听话!”太女大人搂着肖西的脖子,眼泪就在那一时夺眶而出,滑落在肖西的脖子上,灼伤了他冰冷的心,伸手拍了拍她的后背:“乖,不哭,以后不再欺负你了。”

“呜呜,你欺负人,欺负人,呜呜…”

“好,说我欺负人,那我就欺负你了。”

“啊,不要,痒,好痒…”

门口站着的三个人,看着戏剧性的一幕,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唉…”

他们就这么站着?

进还是不进?

那俩人,能不能给个说法?

喂喂,调qing 回床调,别在这儿撒狗粮!

太过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