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林间的激情洋溢

作者:三甜七苦|发布时间:2020-04-14 12:41|字数:3054

太女大人带着众人羡慕嫉妒恨的目光,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却发现喜鹊早已经坐在自己刚才的位置上,旁边的肖西一脸的烦躁。

看到太女大人回来,笑眯眯的开口,想要把太女大人拉到自己这边,却被喜鹊抢了:“我家小暖暖,真棒!”

“那是当然了!”喜鹊嗤了肖西一脸,自豪的开口。也不看看是谁,他家老大,怎么会被这种小儿科儿的题难住。

“小暖暖,她是谁?”肖西自从喜鹊坐到这儿以后就很烦躁,尤其是这家伙挡着他和他家“小暖暖”谈情说爱,所以他更加烦躁不安,却还是耐着性子开口。

“她,她是我隔壁的室友。”太女大人甜甜的开口,并给了喜鹊知道赞赏的眼神,示意他做的很好。

“小暖暖,快过来。”肖西勾勾手,让太女大人过来坐,可是,有喜鹊在,他注定了失败。

喜鹊把太女大人护在身后,得瑟的看着肖西,俩人眼神交战,谁也不服谁,就在这时。

“下课!”孙老师收拾收本,准备离开。

“老师,再见。”全班起立。

喜鹊拉着太女大人的手,跑出了教室,一路来到一个小树林才停下。

刚停下,太女大人就一脸好奇的看着喜鹊的嘴唇,阴深深的笑脸,让喜鹊后脊梁发凉,眼神躲闪:“说吧,干什么坏事了?”

“我没有。”

“是吗?那你的口红呢?”太女大人神手去擦喜鹊嘴角的口红,笑眯眯的威胁:“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我…”喜鹊背靠着身后的大树,回想着刚才他跟着白宇出去时。

他刚出了教室,白宇就直接把他推到墙上,吻了上去,与其说是吻,不如说是啃食,喜鹊用力全力才把他推开,可是,白宇又强势而来,想要再一次…

虽然现在是上课时间,但是保不齐会有人出来,到时候他该怎么解释?

喜鹊直接捂住白宇的嘴唇,白宇眼里的火苗燃烧的更旺盛,似乎有一种要把喜鹊吞噬的错觉,贴在他耳边:“换个地方。”

“你怕什么?”白宇最讨厌他这个样子,他不明白,他到底怕什么?有他在,他有什么好怕的!

可是白宇不知道的是,喜鹊他最怕的就是——他!

白宇,更是他身后的白家!

与其说他怕,不如说是噩梦。

是他每个深夜满头大汗醒来时,恐惧伴随着他,挥之不去。

“换个地方,你想干什么,我都听你的,好不好?”喜鹊低声下气的乞求他,他真的怕,被发现。而喜鹊这个诱饵十分合格,白宇拉着他的手,带到一片偏僻的小树林,直接把他推到树干上,强吻。

他的吻带着与他影响十分不搭的霸道,蛮横,更加的残暴还有一丝丝惩罚的味道。

“唔,唔,不,不要。”喜鹊当然受不了,他奋力挣扎着,想要摆脱他的束缚。可是,白宇像是知道他会怎么做似的,总是在下一秒,轻而易举的捕捉到他的动作,让喜鹊不得不改变方案。

“怎么了,放弃了?”白宇一手撑着树干,一手抬起喜鹊的下巴,语气中有三分挑衅,五分怀疑,还有俩分激动。

喜鹊挣脱掉他的手,把脸扭向另一边,这一个简单的动作,就像是干柴上的一丝火焰,燃起了白宇心中那团熊熊大火,五指紧紧掐着喜鹊的下巴,语气十分不屑

“怎么?就这么讨厌我?”

喜鹊挣脱不掉,闭上眼睛不理会他。

“就这么不想看我!”不是疑问,而且肯定,白宇他可以肯定,他不明白为什么会让他这么讨厌自己。一想到他讨厌自己,他的情绪就有些失控,命令他:“看着我!”

可是,喜鹊一动不动,丝毫不把他的话放在眼里,没有反应比有反应,更加让白宇暴躁:“我说看着我,看着我。”再一次吻上他,啃食着他的唇,甚至还恶趣味的咬伤,鲜血让喜鹊的表情有一丝扭曲的疼痛,却听见耳边传来的耻笑:“怎么了?是不是很享受?不然为什么会闭上眼?”

“其实你闭上眼睛的样子,让我更有感觉了。”不知是故意还是有意,白宇舌忝着喜鹊的眼睛,让他猛然睁开双眼,看到白宇得逞的笑容在自己面前放大,放大,再放大。

直到,他睁着双眼,被白宇再一次强吻。

而这一次的吻,不是刚才那样猛烈,霸道。而是三月的微风,不骄不躁,让喜鹊的紧绷的身子,渐渐放松,也不在抗拒,还有一点回应的意思。

而他那若有若无的回应,安抚了白宇的暴躁,挑起了他的燥热。

大手也从树干一点点的往他的腰上移去,最后搂着喜鹊那结实的小蛮腰。还不能满足他,手更是一点点的钻进了喜鹊的衣服里,被上提的裙子,吹进来的冷风惊醒了喜鹊,他一把推开白宇,整理衣服,转身就要离开。

白宇眼疾手快的拉住他的手,语气恳切:“你刚才答应我了。”

喜鹊甩开白宇的手,不理会他。

“你再往前走一步!”声音不似刚才那样低声下气,反倒是一种强迫,压迫的感觉。喜鹊自顾自的往前走着,他现在只想离开这里,离开白宇。

“再走,你以后都不要回来!”说出来的话,他自己都有些害怕,但这个时候,他也不得不这么做。

果然,喜鹊停下来。

白宇嘴角的笑意,在脸上释意蔓延,追上去,紧紧搂着他,把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

寂静的树林,一片落叶飞过,就这么过了好一会儿,只听到一声心都碎的声音:“好。”

“好什么?你答应我,不再离开我了吗?”白宇明知故问,他不想面对,更不想知道他说的。

“别装了,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

“我知道什么啊?我只知道,你昨天叫的很好听。”白宇想要扯开话题。可是,喜鹊他不想再这样下去了。

“我喜鹊发誓,再也不会回到×市,如违此誓,不得好死!”

不得好死,四个大字,不停的在白宇大脑里,回荡着…

喜鹊的毒誓,犹如晴天霹雳,直接把白宇劈成了无数碎片。

看着越来越远的人影,白宇癫狂的大笑:“哈哈,哈哈,哈哈…”

喜鹊一直走,一直往前走,可是,走的越来越慢…

“你在往前走一步,我就杀了她!”喜鹊晃了晃身子,站在原地。

“看来你很在意她,是不是睡了?怎么?女人的味道,是不是很好?嗯?”白宇现在一想到昨天他带来的女人“温暖”,嫉妒之火犹如黑夜笼罩一般,把他的理智彻底蒙蔽了。

他明明知道,喜鹊不会喜欢女人,他还这么说,他就是故意气他。

“咣当!”一声。

白宇就看到不远处的人,直接倒在了地上。

那一瞬间,喜鹊只感觉到,眼前一黑,耳目闭塞,什么也听不到了…

好吧,离开也好。

她应该会放心了吧…

会放心了吧…

放,心,了,吧…

“阿术,阿术…”只感觉人影晃动了那么一下,他便搂着喜鹊的身子,不停的呼唤着喜鹊。

可是,没有回应…

颤抖的手在他的鼻子处,量了量:“温的,没事,没事。”

带着喜鹊回到了自己的私人办公室,还叫来私人医生给他看看,再三确认无碍后,才让医生离开。

他静静的躺在床上,而白宇则这么静静的看着他,看着他苍白的睡颜,消瘦的脸庞,他真的瘦了很多,吃了很多苦吧。

这么多年,他一个娇滴滴的大少爷,怎么会杳无音信的失踪了这么多年?

从他踏进×市的那一刻,他就在白宇的控制内,可是,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他都没有一丝一毫要来找自己的意思。

白宇坐不住了,他真的害怕了,他怕阿术爱上了别人,不再爱他。

白宇他动用一切关系,逼他现身,逼他求自己。

当然,他想过很多次,一定不要他好过,想多一千种一万种刁难的方法,可是就在阿术一直都没有出现、迟迟不来,他想他失败了。

他不要刁难他、惩罚他,他只想看看他,哪怕远远的也可以,远远的都行…

只要见一面,见一面,让他死,他都愿意…

可是,他都没来…

第二天夜里,床上躺着他心心念念的人,就在眼前,就算是梦,他也不愿意醒来。

就让他这么沉迷吧,永远不要醒来…

激情过后,他熟睡在自己身边,看着他红晕的俏脸,心里就像喝了蜜似的,甜丝丝的。

他想着,也许他的未来还是美好的,因为他在。

激动的一夜没睡,醒来没有如愿听到甜言蜜语,甚至没有冷言冷语,只说了一句。

他下床,捡起地上的衣服,动作不是很利落,但是却很绝情。

头都不回的离开了。

直到现在,白宇还不知道,当时,他是怎么离开的。

他只知道,他一夜未睡,守着他。

可是,他醒来说了一句话,等他再一次回过神来,人早已经不见了,对,不见了。

虽然他只说了短短的三个字,却伤透了他的心:“两清了。”

两清了…

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