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好美腻的病态男子

作者:三甜七苦|发布时间:2020-02-06 18:56|字数:3120

“老大,你没事吧?”喜鹊一把把暮凤凰拥在怀里,眼角的泪,滑落在暮凤凰的肩膀上。

“没事,这不就是小意思。”暮凤凰拍了拍喜鹊的背,结果这家伙竟然肆无忌惮的,暮凤凰把喜鹊推开,抬手就是一巴掌。

“死开,别想占老子便宜!”就往休息场地走去,喜鹊抹了抹眼泪,屁颠屁颠的跟在暮凤凰的后面。

“老大,等等我。”

“快点!”

“去把刚才撞我的车查查。”

“不用查,我知道,我会处理的。”

暮凤凰回头,瞅了喜鹊一眼,吓得他差点胆破了,老大的眼神太吓人!

俩人走在下山的路上,快走到休息场地的时候,暮凤凰眼睛不经意的暼到了一抹熟悉的赛车标志,陷入了沉思。

总感觉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在哪儿见过…

其实,这辆车就是撞坏了她的火凤凰的车,只不过这辆是灰黑色,颜色不一样而已。

急冲冲走过来的男子不小心撞到暮凤凰,暮凤凰被撞到在地上,还被泼了一身的不明液体。

对面男子立马站起来道歉,便离开了。

暮凤凰看着男子冲忙离开的背影,眼神一直盯着撞了她的男子,男子对着另一个穿着一身赛车服的男子点头哈腰,一副担心受怕的样子,让暮凤凰嘴里轻嗤一声。

赛车男子回头看向暮凤凰,嘴里微微上扬,暮凤凰却在此刻低下头专心致志的看着自己的衣服,嘴里还念念有词的骂着喜鹊:

“这什么衣服,怎么湿了以后,感觉像没穿衣服?”

“小姐,抱歉。”不知何时,神户川子拿出一块手帕伸向暮凤凰的面前。

暮凤凰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手,十指白嫩纤细、骨节分明,如一块块精雕细琢的白玉,完美的呈现在她面前,暮凤凰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好看的手。耳边响起男子的声音,听似温柔却又给人以千里之外的遥远。

抬头看去,男子稀碎的短发半遮着细长的眼睛,小巧精致的鼻子下是那微薄的红唇,配上他那略显苍白的脸,十足的病态美人。

“小姐,抱歉。”男子再一次开口,暮凤凰这才回过神来,伸手想要接过他的手帕,可那拿着手帕额手却伸向了暮凤凰的胸口,轻轻擦拭着。

“额…”暮凤凰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这是她第一次如此零距离的和陌生男子接触,是拒绝呢还是拒绝呢?

男子虽然看着病怏怏,却比暮凤凰高出半个头来,弯下身子擦拭着暮凤凰衣服上的东西,暮凤凰低下头就闻到他身上淡淡的药味,虽然用了香水遮盖,但是她还是闻到了那一丝苦涩的味道。

“你…”

暮凤凰刚想开口,就听到喜鹊:

“老大,你怎么了?”喜鹊上来就拉开俩人,把暮凤凰护在身后,浑身散发着杀意,似乎神户川一再有什么动作,他就弄死他一样。

暮凤凰眼瞅着神户川一被喜鹊推到在地上,想要伸手扶他,却被喜鹊阻拦:

“老大,离他远点!他的很危险。”

神户川一的手下想要对喜鹊动手,却被他制止,暮凤凰看不下去,把他扶起来连连道歉:

“不好意思,朋友不懂事,还请莫怪!”

神户川一的手不下心碰到了暮凤凰的手,冰冷的手指,透过暮凤凰的身体直达心底的凉意,让她下意识的抬头再一次注视他的眼睛。

一脸无辜却又病怏怏的样子,可算是让暮凤凰那仅有的一丝丝怜悯勾了出来,另一只手覆上神户川一的手,表情有些担心:

“你手好凉,注意身体!”

神户川一低头看着暮凤凰的手,脸色一闪而过的吃惊,心里咯噔一下,嘴角露出久违的笑容:

“好。”

暮凤凰却被这笑容感染了,如三月的初阳,融化一切冰川,也跟着笑了起来,喜鹊一脸尴尬的站在他们对面,都没有注意到神户川一身后的男子,脸上惊恐万状的表情。

“老大,老大,老大。”喜鹊上前,拉着暮凤凰的胳胞,一个劲的喊着,可是暮凤凰却沉迷于美色,不可自拔,全然忽视喜鹊这个多余的家伙。

面对如此美色,有个家伙忍不住了。

“嗨,公子,芳龄多少?”太女大人直接搂着神户川一的脖子色咪咪的。

“21。”神户川一对于太女大人的亲近没有拒绝,更没有不适,反倒是有种很亲近的感觉。

“不小了,可愿意…”太女大人附在他耳边,小声询问。最主要是怕吓到人家,毕竟第一次见面。

“老大,老大,他不是你能睡的男人!”喜鹊非常生气的把太女大人从神户川一身上拉了下来,护在身后,眯着眼睛注视着对面的男子。

神户川一也不生气,保持微笑伸出手,并自我介绍:

“你好,我叫神户川一,$国人。”

太女大人直接推开喜鹊,双手紧握他的手,特别狗腿:

“暮凤凰。”

刚握上他的手,太女大人就感觉不对劲,顺手给他把脉,脸上凝重,完全没有刚才的嬉皮笑脸:

“你,可是一直如此?”

“?”神户川一沉默不语,不知道是真不懂太女大人说的,还是假的。

“算了,下次见,宝贝。”太女大人被喜鹊拉走了,还不忘给神户川一抛个媚眼。

神户川一嘴里带笑,他身后的手下上前,做了一个杀头的动作,被他制止:

“查一下,她的来历。”

“家主?”手下不懂他的意思,询问。

“诺大一个神户家,我什么都不缺,唯独缺一样,缺一个活蹦乱跳的夫人。”说完就走向刚才的位置坐下来,还在怀念着她的体温,这是她第一次触碰一个人的体温,更是一个女人的体温,真的很温暖。

那种感觉很奇怪,但是他可以肯定,那是一种甜甜的,让人想沉溺在其中的感觉。

他身边的人都是带着特殊的手套才不被他所伤,唯独她,丝毫没有被他所伤,她或许真的很特殊。

“咳咳,咳咳…”刚坐下没多久,就不停的咳了起来。

“家主,我们回去吧,你的身体不能硬撑着。”手下端来一杯热茶,关心的询问。

“不用,还有一场就结束了。”神户川一端起茶水茗了一口,又放下。

“家主,管家知道了,会…”手下担心会被管家责罚,继续劝住。

“退下!”走到了赛车旁,打开车门坐进去。

“嘿,公子,要不要来一场?”太女大人敲了敲他的车子。

“好。”神户川一点点头,笑着答应。

“先说好,胜者为王,败者暖床。”太女大人挑挑眉,一副料儿郎当的样子。

“好。”神户川一笑着答应,似乎√这个答案很满意。

“那说好了,不准反悔,拉勾!”太女大人伸手,有拉过神户川一的手。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变谁暖床!”说完还在神户川一的手背亲了一口,像一只偷腥的猫,躲到了自己的赛车里。

“好,不许变!”神户川一久久不能回神,一直注视着自己的手,刚才亲吻过得地方,似乎印下了她的唇印,温柔的触感还在他的心头回荡。

抬起手放在自己的唇边,在刚才的地方轻轻的吻下,嘴里露出甜蜜的笑,一种腻死人的笑在他嘴边泛开。

突如其来的车滴声,让他扭头看向对面,太女大人对着他,就是一个大大的夸张的飞吻,然后做了一个夸张的动作,口型还可以看出来那句:你输定了!

说完,踩下油门,飞一般的冲了出去。

神户川一也踩下油门,跟了过去。

这场比赛,他注定了会输。

从他心动的那一刻,他的结局已经写好。

暮凤凰对于太女大人到处撩小男人很不开心,半路罢工,让太女大人开车。

“你干嘛?我又不会!”太女大人手里紧紧握着车的方向盘,吓得不知所措。

“你自己打的赌,自己完成!”暮凤凰直接躺在太女大人她的专属床上,翻过身子无事她。

“别啊,宝贝,我可不会开车,你这不是玩我的吗?”太女大人保持动作,不敢动。深怕一不小心,就会像刚才那样。坠入万丈深渊。

这夸张了,虽然没有万丈深渊,但是这几百尺还是很吓人的好不好。

“那个男人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你也下手,就不怕死在你身上,哼!”暮凤凰脑子里出现神户川一那张病态十足的脸,有一种想要打死太女大人的冲动,这娃简直不是人!

人家都病成那样了,就不怕死在,死在床上!

太女大人简直不是被冤枉的人,就是看他病怏怏的样子,有一种想要狠狠地rou   ling他的感觉,看到他脸上兴奋而痛苦的表情,她就忍不住发狂。

暮凤凰:简直不是人!

太女大人:………

“啊!宝贝,你再不出来,我就死翘翘了!真的死翘翘了!”太女大人看你不远处的拐弯,她心里七上八下的,这该怎么办?

她心里默默祈祷着,宝贝快来拯救她吧。

暮凤凰选择无视她的呼救,因为她不信那家伙会想死,一定又是在玩她。

对,她不想死,但是暮凤凰她忘了,太女大人她不是这个时代的人,更不会开车!

太女大人紧闭上眼,不敢看…

这时,车子却出乎意料的停了下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太女大人睁开眼,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