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截胡中的截胡

作者:三甜七苦|发布时间:2019-08-05 21:55|字数:3137

有人开始表示怀疑了,一个男子站起来质问:“为什么就是一个黑色的盒子,寇当呢?”不仅这个男子怀疑有没有寇当,就连现场的所有奔着这个东西来的人,也表示到底有没有寇当!

一直坐在前排的暮凤凰对于这个东西丝毫不了解,她也没有一丁点儿的兴趣,看着坐在自己怀里的梅儿:“你爸爸呢?”

梅儿疑惑的抬起脑袋,听着暮凤凰说的话:“嗯?爸爸是什么东西?可以吃吗?”

这下暮凤凰有些脸面挂不住了,尴尬的望了望一旁站着的闻:“那个,爸爸的意思就是父亲?父亲懂不懂?”梅儿似乎有些听懂了,诺有所思的望着暮凤凰,暮凤凰又想了想:“爹爹呢?这个知道吗?”

梅儿这次算是听懂了,兴奋的点点头:“爹爹,爹爹在家呢?”低着头小声的在暮凤凰耳边:“娘亲,我是偷偷跑出来的,爹爹不知道的。”

暮凤凰听着这个小丫头片子的叨叨,竟然敢自己一个人跑出来,她胆子也太大了吧?要不要把她送回去:“梅儿,想家不想?”

梅儿乖乖的点点头:“嗯,想爹爹了。”

就在暮凤凰准备开口说:送她回去的时候,她像是知道我要说什么似得,小手捂住我的嘴巴:“娘亲,我更想你,我不要回去,这次好不容易找到娘亲,我不走,我不走…”扑在我怀里大声的哭泣,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

有人开始表示不满,尤其是那些想拍下梅儿,有对暮凤凰的势力有所顾忌的人,酸酸的开口:“我说,这个拍卖会,竟然有孩子哭闹,是当这儿是育婴所吗?”

其他一些人开始附和着,对于暮凤凰的不满、讨厌,巴结分分开口,场面再一次混乱了。

就在这儿混乱的场合,有人开始趁乱闹事、有人开始公报私仇、有人开始暗中观察,以待从中渔利。

正儿在文琪的怂恿下,有些动摇了,他准备去偷寇当,蹑手蹑脚的来到了所谓的保管室,打量着周围的一切,发现了自己的弱小:“我的天,父亲你竟然放了这么多人,这可怎么办?”

正在正儿愁眉不展、不知所措的时候,宗汉从屋里出来,让宗正有了主意,既然叔叔可以进去,那他也可以进去。

直起身子,大摇大摆的进去了,门口的宗家侍卫都认识这个千人疼万人爱的小少爷,看了他一眼,也没有拦他,就放他进去了。

一进到屋子里的宗正就开始有些莫名其妙的兴奋起来,想想自己要拿的东西就是传说中的寇当,他有些丧气了,这个东西他没有见过,这可怎么办?

文琪在屋子里等待着,想要等宗正把东西给她带回来。可是她左等右等就是没有等到人,却等到了另一个人。

习水从另个房间偷偷摸摸趁乱摸进了文琪的房间,看着紧实的房门,附在门上听着屋里的动静,一点声音都没有。从怀里摸出个什么东西,在上面一滑门“咔!”的一声开了,习水赶紧摸了进来。文琪还在关注着下面的拍卖会,根本没有注意到习水,习水把文琪搂在怀里,又在她耳边亲昵的咬耳朵。却发现文琪控制不住自己的颤抖。

习水扳过文琪的身子:“阿琪,怎么了?”

文琪不说话,他再一次询问,但是文琪一直不说话,让阿水恼了!直接吻了上去,文琪由于心神不宁,所以都是被动的接受。

习水吻文琪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阿琪,你知不知道,这次宗正被你害惨了!你竟然,你竟然让他去偷东西,还是偷自家的东西?竟然是寇当!你!”

文琪看着习水青黑色的脸,显然是被自己气的不轻,她在想这件事自己真的做错了吗?做错了事情,就要弥补,想要去亲习水,习水却把脸扭向另一边,显然不领情,说实话文琪有些不解:“真的这么严重吗?宗正说了没事。”

习水的双手松开了文琪的腰,转身就要离开,文琪站在原地,脑子里都是习水的那句,你把宗正害惨了:“有这么严重吗?”看着空荡荡的屋子,还有那还在晃动的门,直接倒在了地上,嘴里还念叨着:肖学长…

西门亚坐在暮凤凰的身边,听着暮凤凰和那个小丫头片子的聊天,脸色越发黑暗起来,他现在真的很想把暮凤凰这个女人扔到床上,然后狠狠地…

西门亚黑着脸听着她们俩个女孩子的对话,也就算了,那个爹爹?孩子他爹爹到底是谁?真是想掐死他的心都有!竟然和暮凤凰都生孩了!

终于还是忍不住了,看着暮凤凰和那个男人的女儿俩人你侬我侬的样子,西门亚直接一屁股站起来,恶狠狠的看了暮凤凰一眼,离开了!

宗汉从另一边回来,自然没有和西门亚撞到一块去,回来了,就看到暮凤凰坐在那儿和怀里的小孩子说些悄悄话!

旁边那些人都是敢怒不敢言,远远的看着暮凤凰,不!是恶狠狠的瞪着暮凤凰。而旁边那个空了的位子,应该就是老大刚才坐的地方了,人呢?

正准备上暮凤凰跟前问她,就被一旁一个人拉住:“这个先生,你是拍卖会的负责人,你来说说这儿又不是育儿室,她…”指了指暮凤凰,又被暮凤凰一个眼神吓退了:“那个,那个,拍卖会还接着拍不?刚才为什么暂停?”

宗汉自然知道这次来拍卖会的十有八九都是惦记寇当,没想到刚才就有人想拼一己之力来偷寇当,所以刚才才会暂停了拍卖会:“呵呵,当然继续了,现在还请各位先去休息一下,晚上八点,准时开始,还有一些意外的惊喜,等着各位!”

原本热闹的人群,由于宗汉的话,也纷纷散去了。

宗汉看着散去的人群,还有站在暮凤凰身边的闻:“嫂子,我大哥呢?”

梅儿看去宗汉:“娘亲,我饿了。”暮凤凰把梅儿递给闻:“走,吃饭。”直接无视宗汉,从他身边擦身而过。

宗正悄悄地潜进去,在屋里东找西找,就是没有找到。最后看到墙上一个凸出来的画,是一副郁金香画,看起来很是眼熟:“咦?这不是暮小姐家里的画吗?怎么在这儿?”想着上次去暮凤凰家里,看到的一个一模一样的画,怎么回事?

手情不自禁的就摸了上去:“咦?怎么纸这么新?可能是假的?那完了要出事了,要是被告了,可怎么办?算了,我还是赶紧找寇当吧。到时候文琪肯定会夸我,嘿嘿…”一想到文琪答应自己的要求,宗正就控制不住自己想要激动起来。

宗正都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盯上了,找了好久,终于在自家灵力封印的大柜子里,找到了一个黑色的盒子,打开一看竟然什么都没有,直接扔了出去。

正好砸到了后面那个跟着的人,被砸到了也不好吭声,悄悄地跟在后面。宗正一路悄悄往前摸,突然发现一个服务员似得男子端着一个黑色的盒子,上面还写着:寇当。

宗正正准备动手的时候,发现人已经倒在了地上,左看右看,没有发现人,自己上前把掉落在地上的寇当盒子捡起来,揣到怀里。

宗正又悄悄地从屋子里出来,还有后面跟着的一个人,也光明正大的出来,但是站在门口的侍卫,却像看不见似得,让他走出来。

宗正和后面那个隐形人刚离开,后面宗华也从后面出来了,看着不远处的正儿,嘴里念了一句:“正儿,他来干什么?”想了想今天的事情,也跟了上去。

宗正走在半路被人袭击,却发现不了敌人在哪儿,就倒在地上半死不活,要不是他身上穿着的宗家护甲,他就要被这一掌打死了!

看不见任何人,就看见自己怀里的黑色盒子被拿出来了,然后就不见了。

宗正想要把盒子夺回来,却怎么也动不来,然后就倒在了地上。宗华从后面跟了过来,就发现自己的宝贝儿子虚弱的倒在了地上,急忙上去:“正儿?正儿?正儿?”

宗华把宗正从地上抱起来,就带走了。这件事他一定会查!看来这个东西真的是个祸端,怪不得父亲不让碰,没想到现在自己儿子已经因为这个寇当,伤成这个样子,哎…

宗华把儿子带回房间,就让医生过来看看,自己则出去调查,到底是谁伤了自己的宝贝儿子。

宗汉还在找自家老大,兜里的手机响了,就拿出手机:“喂,大哥?你又要让我出去顶什么事情呢?我可事先说明,我要不是免费的,哈哈…”走到电梯门口,顿住了:“你说什么?你在哪儿?我这就去。”

宗汉怎么也没有想到宗家最宝贝的唯一的嫡孙竟然被人打伤了,还挺严重的,这是摆明了要和宗家对抗啊!竟然有不怕死的,想要伤害宗家的人,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刚才那个从宗正手里把东西夺走的男子,来到了六号房间门前,敲了敲门,屋里一声“进来!”推开门就进去了。

双手把刚才抢来的盒子递了出来,那个风韵犹存的美妇人,把盒子接过来:“钟山,辛苦了。”

房间里,刚才宗正扔在地上的盒子,被一个手,捡起来,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