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游轮上的拍卖会

作者:三甜七苦|发布时间:2019-07-11 22:35|字数:3131

西门亚看着离去的车辆,伸了伸手把习凉招过来,在他耳边悄悄的说了一句:“交给你了。”

习凉和西门亚俩人眼神交流,立马心知肚明的点点头:“嗯,好的。”

于是,西门亚就领着一群人离开,只留下习凉和其他几个家伙。

路上,暮凤凰看着来来往往的绿树,还有那时不时听见的几声鸟鸣,手往一旁摸索着拿起手机,发了几个信息过去,就把手机放在一旁。

文琪看着一旁有些过于镇定自若的暮凤凰,再看看车上的喜鹊,上前拉住暮凤凰的胳胞撒娇:“老大,你陪我去贝者呗?”

暮凤凰身子往后一仰、闭上眼睛,用鼻子发出浓浓的鼻声:“嗯。”

文琪直接搂住暮凤凰的胳胞,脑袋往暮凤凰的胳胞 上躺去,笑着开口:“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老大最疼我了,走喽。”

喜鹊看着这个把自家老大半路拐走,破坏自己计划的家伙,不情不愿的瞪着文琪一眼:“老大,那今天的计划呢?”

文琪和喜鹊俩人同时看向暮凤凰,俩人暗暗较劲,但是看向暮凤凰的眼神充满了渴望、乞求、担忧。可惜闭着眼睛的暮凤凰她根本都看不到,只知道发出:“嗯。”的声音,好像根本都没有听到她们的说话声音。

好吧,这可为难了司机了。

只见,喜鹊和文琪俩人目光交流,不,火光十射、电闪雷鸣,俩人焦灼着、僵持着、不分上下…

闻和宗正、阿水三人坐在一另辆车上,谁也不说话、谁也不搭理谁、空气就这么凝结成冰,寒气入骨、但是司机认真的开着车丝毫不受影响。

文琪的手机突然响起来,打断了这诡异的气氛,文琪不情不愿的打开手机,看着手机上的信息,瞬间焉巴了。

喜鹊抽着文琪的表情,像是知道了什么似的打趣道:“呦,看你这表情,十有八九不是什么好事。”

“闭嘴,都是你这乌鸦嘴!”文琪压低着声音冲喜鹊发脾气,真是气死她了,什么时候不行,偏偏这个时候,真是坏她好事!

“怎么了?”一旁被无视的暮凤凰开口。

“奥,那个,那个小事情,就是老爷子说,让小姐代替参加一个活动。”文琪看着手机上发来的消息,很是无语,这种事情每个月最少都要有一百次,但是打着老爷的名号,还是很少有的,而且还是必须要去的,推脱不掉的琐事。

暮凤凰对于这件事很不感兴趣,但是对于文琪怎么会收到这个信息,很是不解:“怎么会发到你的手机上?”

“因为手机就在我身上啊!”对于暮凤凰她只带一个可以联系到闻的私人手机,这个手机只有三个人知道其中就有文琪。

而外几个手机是秘书和一些客户联系的,则分散在好几个人的身上,现在文琪身上就带了一个,也就是暮天发信息的那个手机。

“奥,对了,刚才那家伙让我把这个给你。”文琪拿出另一个,暮凤凰一直以来贴身使用的那个手机,在手里晃了晃,又想到手机为什么会在他那儿:“你的手机怎么在他哪儿?是不是刚才忘了,也有可能。”

司机踩下刹车,开口说话:“小姐,到了。”

文琪和喜鹊下了车,挣着要先给暮凤凰开车门,结果俩人僵持不下,让跟在后面的闻抢了去:“小姐。”

下了车,闻跟在暮凤凰后面,一旁还在争抢得喜鹊和文琪也连忙跟了上来,还有一直跟在文琪的宗正和阿水,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往一首游轮上走去。

文琪看着一望无际的大海,还有几个时不时冒个泡的小海鱼和那几个偶尔有几声鸟鸣的海鸟,和面前这个庞然大物的游轮,拉着暮凤凰的手:“这是干什么啊?为什么会来这么个地方?”

宗正眼疾手快的跟上前,手拉着文琪的胳胞,还趁别人不注意在文琪脸上亲了一口,回头还和阿水做了一个得瑟的鬼脸:“对啊!我也想知道为什么来这个地方?”

阿水本来对于他这些小动作不屑于顾,那知道宗正这家伙竟然趁机会亲文琪,让他心里又气又怒,正在他准备开口的时候,就听到的文琪那满是怒气的声音还有随之而来的动作:“你!给我滚!”

于是,就看到了宗正被文琪一脚踢到了海里,在哪儿乱扑棱着,这让阿水心里乐开了花。文琪指着水里的家伙就是‘呸’了一声,让后就是铺天盖地的一顿臭骂啊:“你活该!你…”噼里啪啦的一顿臭骂接了气后,才拍拍屁股离开。

一行人也只是看了看海里的家伙,没有一个人伸出援助之手,把他从水里拉出来,最后只有阿水站在一旁看着水里的家伙:“还不上来,是不是在想着让阿琪拉你出来?你想多了,睁开眼看看,还有人没?”

现在门口拦着暮凤凰一行人:“请帖!”

文琪看着拦着她们的俩个戴着黑色墨镜的黑衣人,在暮凤凰耳边悄悄地:“老大,我们好像没有他们说的请帖啊!”

虽然是小声说话,但是还是被一旁的保镖听到了,一本正经的开口:“不好意思,没有请帖,不能进去!”

一旁的暮凤凰听不下去了,冷冷的开口:“暮凤凰三个字够不够进去。”

保镖把暮凤凰说的三个字念叨着,看向一旁的同伴,有些不理解:“暮凤凰?不认识!”

另一个毫不犹豫的开口:“我们只认请帖!”

文琪在一旁乐了,打趣暮凤凰:“老大,看来你的名号也没有这么响啊!这不!这俩家伙都不认识你!哈哈…”

暮凤凰有些尴尬不已,看了一眼一旁还在哈哈大笑的文琪,让文琪讪讪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暮凤凰回过头来看着那俩个黑衣人保镖。

尴尬的时间就在这儿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暮凤凰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另一个穿着蓝色西装的男人出来在俩人黑衣保镖的耳边说了几句,就离开了。

黑衣保镖立马供着腰,伸手请暮凤凰一行人进去:“暮大小姐,请!请!请!”

文琪几个人就被拦出来了,保镖趾高气扬的看着这几个人:“等等,只是请暮大小姐进去,其他人不能进去!”

文琪立马就不服了,就听见宗正的声音:“呵呵,为什么?”宗正和阿水进来,但是身后还跟着几个人,一个人立马上前:“起开!小小少爷来了,你都不认识吗?”

保镖立马看着跟前的几个人,傻了眼,这个小小少爷他们又没有见过,怎么认识,可怜巴巴的看着一旁的上级领导,那个小领导立马点头哈腰的:“小小少爷,他们没有见过你们,别给他们一般见识,对了,还不快来见见小小少爷!”

保镖立马对着宗正这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宗家小小少爷,态度谦卑:“小小少爷,快进,快进拍卖会就要开始了!”

宗正上前搂着文琪的腰,上前一步,大摇大摆的进去了:“走喽,阿琪!”这可是他的地盘,能有那阿水那家伙的什么事情!

文琪想要挣脱掉宗正的手,嘴里还念叨着:“你松手!”就听见宗正在她耳边悄悄的:“我松手,那可就进不去了,你确定让我松手?”

文琪略有疑惑,茫然的看着旁边的俩个黑衣人保镖,还有被拦在后面的阿水和闻他们,摇了摇头:“算了,进去以后再找你算账!”

宗正这家伙直接搂着文琪笑眯眯的看了一眼后面被拦住的家伙,幸灾乐祸的进去了,他可是吩咐了坚决不让那个阿水进去,嘿嘿,兄弟之情怎么也抵不过情敌的威胁大啊!别怪我无情无义了!

暮凤凰一个人在游轮上瞎晃悠,最后一个穿着黑色西装带着半个面具的男人出现了,领着暮凤凰到一个小隔房里:“暮大小姐,请,这儿上座!”

暮凤凰打量着四周,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手指轻声敲着桌子:“就这儿?”回过头来,刚才那个领着她来的人已经没有了任何身影。

“呵呵…有趣…”暮凤凰拿起桌子上的一个用着厚厚的牛皮做的书,一猜就能猜到是拍卖会的单子,随意的打开看着,时间就这么不知不觉的过去了。

喜鹊和闻还有阿水几个人悄悄的溜进了拍卖会场,喜鹊他们在找了很久后,还没有找到:“咦?老大呢?”

“宗正,为什么屋里就我们俩人,老大呢?”文琪在屋子里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暮凤凰,一屁股坐在地上,瞪着一旁倒茶水的宗正。

正在这时,大屏幕出现一个图片,一个男人的声音在四周响了起来:

“各位久等了,拍卖价今天正式开始。请看大屏幕,今天拍卖会的第一个物见,就是一串一百年的红林木手串,起拍价五十万!现在开始!”

“十号,六十万!还有没有更高的了?”

“三十号,七十万!还有没有更高的了?还有没有更高的了!”

“十八号,八十万!还有没有更高的了?还有没有更高的了!八十万第一次!八十万第二次!八十万第三次!成交!恭喜十八号买主!”

“第二件物见,是一个戒指,起拍价十万!现在开始”暮凤凰看着大屏幕上的戒指,有些似曾相识,可是却想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