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出手,肖家!

作者:三甜七苦|发布时间:2019-05-12 21:00|字数:3090

直到看见暮凤凰走进暮氏别墅,西门亚才开口:“走吧!”

车子缓缓驶离,与刚刚上山的阿水开的车,擦肩而过,西门亚见过一次习水,所以有所映像,对于他车上躺着的文琪,很是期待,这事情好像发展的很有意思:“小凉的弟弟?”

别墅里

医生给躺在床上的文琪检查着,在暮凤凰等一干人等的注视下,也可能是医生顶不住压力,舒了一口气:“大小姐,文琪小姐没什么大事,就是长期的忧思,情绪波动过大控制不住自己才会晕倒!”

“怎么会没事!忧思到晕倒!还能不是大事!你是不是庸医!”宗正对于医生的解释很是不满,怎么可能没事,都晕倒了,还不严重,伸手就要去打医生,被阿水拦了下来。

本来来谈生意的陆睿,也不得不放下身段,坐在一旁,等着那个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的文琪,都这么大了,竟然还因为这些小事而晕倒。

对于文琪的不争气,暮凤凰很是恼火,这个男人她不能放过,必须要把这件事情彻底解决了。走到闻身边,给了闻一个眼神,便离开了房间。

别墅的天台上

“听说他最近在投标,你去把这事给我查清楚!不管花多少钱,把它给我通通都抢过来!”暮凤凰不能在容忍下去了,那个家伙就算有爷爷护着,她这次也要动手。

“小姐,老爷,他不是说这件事到此为止吗?”闻不想让暮凤凰和这件事情掺和在一起,老爷上次已经明显的告诉了她,这件事情让她不要再插手了。

“这你别管!你动手就行!这次我要让他心甘情愿的跪在地上,还有那个女人呢?”想着文琪好不容易走出了那叫阴影,可是,现在又不知道怎么回事,她不能让文琪这么下去,必须快刀斩乱麻,把这件事情彻彻底底的解决了。

我可不管什么情面不情面,敢让文琪这么受折磨,一定让他付出血的代价!

“小姐,肖家从来都是替暮家办事的,怎么说也是半个暮家的人,你这么光明正大的动手,老爷他的面子往那儿放?”虽然一个小小的肖家他不放在眼里,但是他现在还没有能力和暮家抗衡,不想让小姐当时候收到一丝一毫的危险。

“闻,你别忘了,我可是放过他的,那次竞标他偷偷耍的把戏,让我失去了一个三亿的案子,我可是什么都没有说,这次,这个案子我势在必得!”目光如炬,盯着远处的车辆,口气里全然不顾。

“是,我会处理的看不出来的!”闻知道小姐决定的事情,是不会轻易改变的,除非那个人对她很重要,比如文琪。

有时候他真的很羡慕文琪,可以轻而易举的和小姐在一起,开玩笑、出去玩耍,而自己只能在一旁静静的看着,虽然能看到小姐笑得样子,但是他现在越来越不满足了,他想让小姐和他亲近,甚至奢望她能以妹妹的身份喊他一声:哥哥。

“闻,你知道吗?我看着文琪每天对我笑得没心没肺的,我心里很难受。我知道她是装出来的,但是因为爷爷的原因我不能动他,甚至连陆家都对这件事置之不理。”走到天台边,手搭在天台的扶手上,想着床上躺着的文琪,心里泛起了丝丝苦涩。

“小姐,我会处理好的,放心。”闻很想走上前,把暮凤凰紧紧搂在怀里,但是他看到天台下面的那辆车,胆怯的收回了那想要拥抱自己妹妹的手。

他不能,他实力还不够,还不能强大的到保护她!真的很恨自己的弱小,既然不能保护她,那就不能把她置身于危险之中。

“你现在就去,去把肖家的股票都给我收购回来,还有不管是什么案子,只要是他肖家看上的,都给我抢回来!不惜一切代价!最迟一个月,我要看到肖家破产的消息!”走下楼梯,回到房间看着躺在床上的文琪,还有一旁咋咋呼呼的宗正:“你们出去,我要给文琪说说话。”

原本屋子里站满了人,因为暮凤凰的一句话,现在只剩下她一个人,还有床上躺着的那个。

我坐在床边,手紧紧握着文琪的手,看着她熟睡的脸,傻笑了一下:“呵呵,文琪,你个大笨蛋,快起来,我想开了,我们一起去骑士,去暗瘾,去贝者,你说去哪儿都可以,姐姐算是想开了。”

坐在床边,我说了很多,比当初文琪失恋说的还多,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是感同身受,爱一个人,而另一个人不爱自己:“文琪,你说你为什么这么傻!”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莫名其妙的想法,自己明明从来都没有谈过恋爱,也从来没有喜欢过的男孩子,因为从小就把自己当男孩子养。

“我等不了一个月了,文琪,这次你别在心软了。”我离开房间,走进自己的书房,打开电脑,给蝙蝠发了一个信息。

十分钟后,收到了一个封邮件。

打开电脑,浏览着上面的信息,!脑子里不停的运转着:“这可不是我的错,谁让你养了这么一个宝贝的女儿。”

没错,肖家的肖何宝贝独生女,肖意为了一个三线小明星砸了很多钱,这一点可以利用一下,让他瞬速的死亡!

“喂,新出款的首饰,是不是缺一个代言人?给我把洌文找过了,我亲自给他谈最好就是现在。”挂断电话,嘴角上扬,一个腹黑的计划在肚子里里酝酿着,小明星,开个价,只要能整垮肖家,手段不用多高明,结果是她想要的就可以。

“肖麦,这次我看你有多大的能耐!”合上电脑,就走回自己的房间,精心准备,这场闹剧,必须要最快的时间解决了。

一袭水绿色的抹胸连衣裙,还有那披在身后的一头秀发,走到宗正面前,扬扬细长的手指。

宗正看着暮凤凰这一身打扮,咽了咽口水:“你干嘛!我心里只有文琪一个人,你死了这条心吧!”

暮凤凰汗颜:“看看,如果这身穿出去,能不能勾引你们这样的小屁孩?”说着还用着以前文琪教她的,给宗正抛了一个媚眼。

宗正紧张的话都说不清楚,结结巴巴的问到:“你要干嘛?为什么要勾引小屁孩?”打量着暮凤凰,看着还不错:“嗯,还可以,就是你为什么不化妆?虽然你素颜还不错的样子。”

暮凤凰在得到宗正的意见后,心里的胜算更大了:“化妆?我不会?”

“那你要是告诉我你去勾引谁?我就勉为其难的给你化妆,怎么样?我可是很厉害的!”宗正对于自己的化妆技术很是自恋,但是他现在更想知道这个女人想去勾引谁?

“想知道?你先给我化,我看看好看不好看,不然为什么告诉你!”暮凤凰直接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

电话却在这时,响了起来:“约好了吗?”直接接着电话走了出去,都没有注意道一旁的陆睿,眼神犀利,一直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

在暮凤凰开车离开了别墅后,他也离开了别墅,至于去了哪儿,这个就不得而知了。

咖啡厅的包间里

暮凤凰推开门就看到一个装着西装的小男孩坐在沙发上,好稚嫩的脸:“你就是洌文?”

一旁的经纪人开口,暮凤凰看着那个中年油腻男子,笑眯眯的盯着暮凤凰这块大肥肉,直接举手打断他的话:“听说贵公司想要我们家洌文签魅人首饰的广告,我…”

暮凤凰努力回想着,当初文琪教她的,什么扭着腰走路,更诱惑一点,坐在了洌文对面的沙发上:“我们谈,他可以出去吗?“

长的虽然稚嫩,但是声音一点也不稚嫩看来以后会是一个大明星:“你出去吧。”

经纪人不情不愿的走了出去,只留下我们俩人。

“明人不说暗话,我要你给我办一件事,办成了你以后就是选择暮氏旗下扔掉的广告,怎么样?”暮凤凰直接开口说的能给他的,很想让他有自知之明,赶紧和她合作,因为她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肖家破产的消息。

洌文坐在沙发上,沉默不语,但是眼睛却一直盯着暮凤凰看。虽然很不舒服,但是想着自己这般颜值竟然能让这小屁孩看到,是不是到时候就能为我所用,那也不是不可行的。

嘴角轻笑一声:“或者,其他的要求也可以,只要你开口,这×市还没有我暮凤凰办不到的事情。你只要说出你的条件,我都可以给你,怎么样!”

沉默寡言的家伙,挑了挑眉头,开口:“这么大的诱惑,还真是难以拒绝,那么暮总经理你到底想要我做什么?”

向洌文伸出手:“来,合作愉快!”

洌文看着我伸出的手,嘴角带笑:“暮总经理怎么就知道,我一定会同意?”

我眼神示意:“简单,我能给你所有想要的东西!”

洌文伸出手,我紧紧握着:“所有你想要的东西,我都可以给你!”

洌文站起来,坐到我身边,在我耳边轻声说了一句,我毫不忧虑的答应:“可以,只要你能把这件事情办成,你的条件我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