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突然很抢手的感觉有些不能言语

作者:三甜七苦|发布时间:2019-04-09 13:05|字数:3110

“也没让你来啊,你自己非要来的看看我姐长什么样的。”文冽对于那个家伙的语气很是不屑。

“是吗?是谁来之前怎么求我们的,嗯?”霸道的那个搂着自己的另一个走了出去,语气里都是对文冽的嫌弃。

“姐姐,我是宗正,你可以叫我正儿,我该怎么称呼你?”那个可爱的家伙直接坐到了文琪的旁边,拉着文琪的胳胞就撒娇。

“宗正?你不会就是宗家的小小少爷吧?”文琪听着这个名字很是耳熟啊,没想到竟然是宗家的人,不禁对文冽投去了厉害的表情。

文冽在一边接受到姐姐的眼神,给了她一个很是臭屁的表情,看的文琪想笑不敢笑,怕丢了他的面子。

“嗯,姐姐认识我吗?那真是缘分啊,姐姐我以后就喊你姐姐吗?”宗正看着文琪憋着想着笑得脸,有些不了解发生了什么事。

“姐姐好,我是习水,你可以叫我阿水。本来我今天也是被阿冽拉过来的凑人数的,说她姐姐失恋了,需要一个男的来转移她的注意力。”眼神往宗正哪儿瞟了一眼。

“本来不是我,但是我现在改变注意了,我哥是个同性恋,所以我家里特别担心我也会走我哥的路,导致我只有一呆在家里,每天都有各种女人在床上等我。”没说完就被宗正打断了。

“姐姐,你看这家伙早就不单纯了,还是不要他了,我一直都洁身自好,从来都没有过女人”说着害羞的低下头,小手绞着自己的衣服角:“也就是拍电影的时候拉过别的女孩子的手,其他的都没有了,真的没有了。”表情很是担心,手也使劲的摇着,生怕文琪会生气。

“姐姐,难道真想让我像我哥一样,那我们习家是不是到这一代就断了?”这句话就是威胁了,你要是不和我在一起,我就喜欢男人,文琪没有理解错吗?

“阿冽,我是不是理解错他的意思了?”  文琪不敢相信自己脑袋想的,这是真的吗?她不敢相信,现在的孩子都是这么的疯狂吗?说喜欢男的就喜欢男的?!

“那我就不知道了,我先走了,下午还要去剧场呢?小正儿,阿水,我先走了,我姐我就交给你了。”拿起刚才脱下衣架子上的衣服,走了出去,还好心的把门关上了。

“哎哎,你别走啊!把这俩人也带走啊!”看着离去的弟弟,在想着身边俩男的,有些头疼。文冽这家伙不是给自己找事吗?本来一个小明明天天缠着他就算了,现在又来俩,他可怎么办?

“姐姐,我不要走,我要娶你。”宗正梦中情人就是文琪这样的,所以他一见到文琪就喜欢上她了,因为文琪就是他成年以后每天梦里意淫的对象类型。

“我哥下了死命令,说你救了他,如果他没有喜欢的对象可能他自己会以身相许,但是他有喜欢的人了,所以就让我替他以身相许。我们家虽不是那些大家族,但也不是那些小家族可以比的,而且我哥被姐姐你救了,我就该以身相许。”走到宗正旁边,在宗正和文琪挨着的地方,挤了一个空坐在,隔在文琪与宗正的中间。

本来今天就是为了还文冽一个人情的,没想到和他哥发来的照片是一个人,而是还是文冽他姐姐,想着他们都欺负自己是最小的,如果让文冽叫自己姐夫,这岂不是很开心?

“你胡说,你哥不是在国外吗?什么时候回来的?姐姐他骗人。正儿喜欢姐姐,姐姐要不要和正儿在一起?”宗正以前也不讨厌这家伙,现在越看他越不顺眼。

“我哥,刚回来的。”拉起文琪的手在嘴角亲可以一下:“我戒指都带了,本来准备晚上去找我哥,和他的救命恩人求婚,没成想竟然就是姐姐你。”

掏出戒指,单膝跪地,“姐姐嫁给我吧?或者我嫁给你,都可以,虽然有些仓促,但是结婚了我们有的是时间谈情说爱,姐姐想要的,抢也要抢过来给你”直接把戒指套在了文琪的手上。

“我不管,姐姐是我的,你这破戒指拿走。”拉过文琪的手,就要把她手上的戒指取掉,可是戒指像是长在手上一样,怎么也取不掉。

文琪本来以为是俩个小孩子的玩笑话,结果看到戒指真的取不下来了,才认真起来,使劲拔着手上的戒指:“喂,阿水,你干嘛呢?”

“姐姐不会不知道灵力吧?虽然你们四大家族捂得严实,但是还是有人说了出来,可是后来都莫名其妙的消失了。”习水看着文琪吃惊的样子,再看看宗正,想必他已经猜到了。

“你怎么知道灵力的?莫不是你也是修炼家族的?”文琪最初还以为只是比较富有的男孩子,没想到竟然也是修炼家族,不对,他怎么会知道的?

“…”习水看着文琪不说话,似乎在思索着什么东西,宗正也默不吭声,有些紧张的绞着自己的衣服。

“不对,你是谁?”文琪回过神来,想了想直接打断阿水的话。

“我是谁,你都带了我的戒指还问我是谁?姐姐,不带这么玩的,我还小,心胀还没有发育好,会受不了刺激,死了怎么办?姐姐岂不是要守寡?”习水捂着自己的胸口说着不正经的话,让文琪有些脸红了。

“哼,死了正好,姐姐就可以和我在一起了。”一把拉过文琪,直接搂着文琪的肩膀,宣誓主权。

“是吗?姐姐难道想让我死了才相信我是真心的?”做了一副你别骗我,不然我真的去死的样子,把文琪忽悠住了。

“你胡说什么呢?怎么可能有这么邪乎的事情?这戒指怎么回事?为什么取不下来?”文琪打定了注意,死不承认,万一这个家伙是来套他的话的,怎么得了。

“是吗?那姐姐说,为什么取不下来戒指?只要姐姐用灵力稍微感受一下,就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不是吗?”装傻充愣,习水也不揭穿她,就看她能装到什么时候,他有的是时间。

文琪听习水的在手上运了一丝灵力,感受那个戒指,果然戒指里满满的都是灵力,真的是那种修炼者的东西,这该怎么办?要不要打死这个家伙?或者,割了舌头?这样就能让秘密不泄露出去。

看向一旁的宗正,俩人眼神交流,习水都看在眼里:“姐姐还是别想了,你的灵力根本就没有,该怎么形容呢?”

“假如我们抛弃其他的不说,就说灵力的初中高级,一级又分九阶,一阶又分五层。那姐姐就是初级一阶,”看到文琪脸色不好看了,赶紧改口:“好吧,好吧,最多算二层。旁边的那个比你好不到哪儿去,顶多初级三阶一层,你俩和起来,都不一定伤的了我。”习水一眼看破文琪的计谋,直接把她的心里话说出来,让文琪有些尴尬。

“你有这么厉害?”宗正当然不相信他说的,说大话谁不信,但是有没有这个,还是用实力来说话,毕竟实践才是检验的标准。

“那可以试一试。”眼神犀利,直指宗正那孩子,看的文琪有些害怕。

“等等,这和戒指有什么关系吗?”文琪不明白这和戒指有什么关系?别扯远好吗?

“你觉得呢?姐姐,这戒指可是认了我做主人,我不同意,任何人都取不下来,也不是不可以”看着文琪耷拉着脸:“也不是取不下来,还有一个办法就是…”

文琪兴奋的眼睛都在放光,看着习水:“快说,是什么办法?”

一旁的宗正看不下去了:“姐姐你再怎么说也是修炼灵力的,难道不知道,认了主人的灵器,要么毁了那个灵器要么毁了他的主人…”

“额,当然知道了,可是,我们俩都打不过他呀,真是的,你怎么也是宗家的嫡系子孙,怎么就这么弱?”文琪想着他这么锁,就忍不住说他几句。

“我,我不喜欢,如果姐姐和我在一起了,我一定努力修炼灵力,十年修练到初级五阶应该没有问题。”宗正想着,以他的天分,虽然他不喜欢,不过为了保护姐姐,他愿意努力。

“啊!好慢啊!”想着修炼灵力这事可是比出银河系还难啊!这可怎么办?阿水看着文琪陷入了苦恼:“不慢了,在这个灵力基本没有的地方,能修炼到七阶基本都是少有天才了。”

瞄了一眼一旁正着急的宗正,一脸认真的看着阿水:“阿水啊,你是什么级别啊?”

“初级四阶三层。”阿水有些愧疚的说出自己的级别,毕竟他这个在他家里都是最差的了。

“啊!凭什么你比我高这么多?”宗正不明白了,他好歹也是四大家族的嫡系子孙怎么和他这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散修差这么多?心里好不平衡啊!

“多吗?以你的天赋,如果小时候好好修炼,指不定还要在我之上呢?”这不是夸宗正,而是事实,以他的家族势力,想要什么辅助修炼灵力的东西没有,肯定进阶特别快!

“也是,毕竟我那几个小叔叔那个不是六阶七阶的,唉…”再次陷入了思考,他为什么小时候不好好学习,还非要跑出来要当什么明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