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章:客栈相遇

作者:魅魂雨|发布时间:2020-01-19 16:58|字数:3117

于是柳茹意再次将所有的焦点转移到了那个被抓的黑衣人身上。

“喂!说,你是谁?谁派你来的?如实招来,不然本姑娘便杀了你!”

没想到这黑衣人到也性子硬朗,就算柳茹意将剑抵在她的脖子上,他还一副不屑的态度,仿佛是让柳茹意要杀便杀,要刮便刮!

“嘿?你这人还居然这么不识抬举?”

柳茹意见罢,问不出任何有信息的问题,那人死活不开口。

“别问了,无济于事的,这势必是别人养的死士,问不出什么的,不如带着他,和小欧他们汇合再说!”

想来也是这些人既然是别人的死士,留着他也没有用,倒不如直接解决了他。

所以柳茹意和欧阳锋两个人便扒了那黑衣人的衣服,将他绑在了林子里其中的一棵树上。

莺红客栈里面不比从前,虽然依旧是熟悉的小二,但是里面的客人突然少了一些,仿佛冷清了不少。

可是,突然间,客栈里面来了很多男子,都是平常的打扮,有村夫,有背着包袱的行人,也有拿着剑的少年。

而在他们的行礼包袱下面全部藏着兵器。

“客官,您要点什么?”

小二上前,他们都很警惕地防备着。

“吆,各位爷?真是有幸得到各位爷的光顾,我这小店可是已经好久没有来过这么多的客人了,来人,好生招待着!”

乔莺红依旧戴着面纱,不过她那充满妩媚的声音可是没有人能够取代的,她开这客栈这么久,自然一眼就能够察觉得到这些人的不对劲。

楼上的其中一个房间里,门缝微微开着,里面的人看着楼下这些人的一举一动。然后再将目光转移到了乔莺红的身上,随后便将门关好。

屋子里面是柳茹意等人,她已经和紫钰汇合,紫钰刚刚查探了一下楼下的情况,便急忙来到了柳茹意的身边。

“小姐,楼下来了一些莫名其妙的人,各个都备有刀剑,来着不凡,应该与我们林中遇刺的那些人有关。他们应该暂时有乔小姐拖着,不会有什么行动。”

柳茹意在一旁替其中一个中了箭的面具人包扎着伤口。

小欧在一旁,显然有些不淡定,听着紫钰的话以后,便说道:“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追到了这里,还真的是死心不改,早知道我们不出山谷就好了,山谷里他们进不来。”

随后,小欧将目光转向一旁的欧阳锋道:“叔,我们现在怎么办?如今他们穷追不舍,并且再这样下去,我们会连累柳姐姐他们的。”

“所以说你们躲在山谷里,只有在晚上出来,就是为了躲避这些人的追杀,事到如今,你们还要瞒着我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柳茹意实在忍不住,还是想知道他们究竟发生了什么。

不过好在,这次,欧阳锋便不再隐瞒,而是直接自己说了起来。

“我们原本住在秦王山不远处的一处小山的山寨里,我是寨主,本来我们在山上以捕猎等为生,也靠一些山上的东西卖买为主。而秦王山上,住着一群山贼,这群山贼烧杀伤锊无恶不作,后来,有百姓便告到了当地附近的官府里,起初官府没有理会,后来这山贼便越来越猖狂,甚至有人告到了御衙里,见如此,官府不得不管,然后下令剿灭这群山贼。”

听来听去,柳茹意只觉得这山贼确实应该去剿灭,可是这山贼与寨子本就隔离,与欧阳锋他们又能有什么关系?于是问道:“可是这与你们又有何关系。”

“关系可大了!”小欧接着讲了起来:“本来下令剿灭山贼,可是这山贼与当地的李二公子有所勾结,李二公子罩着这群山贼,山贼每次抢来的金银财宝都会给李二公子送去一些。所以看在派来剿灭山贼的人,不敢招惹李二公子,于是便被李二公子买通了。”

柳茹意一瞬间明白了所有的时间,于是说道:“所以他们并没有真正的剿灭山贼,而是把你们当作了山贼,便来上前攻打你们?”

“嗯,没错”王杉也开始说道:“大哥带着一些弟兄们全部逃了出来,没想到他们怕事情败露,怕我们去京城告状,把事情惹大了,对他们不利,所以他们这次看到我们去珉朗城,以为我们要进京告御状,所以这一路上才穷追不舍,想要将我们赶尽杀绝。最可恨的是,自从派人攻打了我们,秦王山上的山贼便暂时不再猖狂,我们被逼下了山寨,没想到,百姓们也我们看做了无恶不作的山贼,这段时间,真的是心里冤屈却无人述说!本来大哥不同意跟着柳姑娘你们去珉朗城的,但是弟兄们觉得这是一个机会,说不定在珉朗城中能够遇见一些清官,所以我们便来了。没想到他们果然想要赶尽杀绝!”

一切似乎已经水落石出,终于柳茹意清楚了心里的所有疑惑。

原来是这样才让欧阳锋不得不带着弟兄躲在山谷里。

那些沿途的百姓看到欧阳锋他们也确实一脸惧怕的样子。所以山贼还并没有除去,只是他们暂时不再嚣张了而已,从而百姓便顺理成章地将欧阳锋他们当做了真正的山贼。

这事要搁在自己的身上,岂不是得怨死。看来这个李二公子还真的不简单。

柳茹意刚打算开口,没想到紫钰先了一步问道:“那你们口中的这个李二公子究竟是什么人物?居然在地方上能够做到如此的只手遮天,还能够养这么多的死士?非朝中重要大臣,珉朗规定明令是不可用养死士的。”

欧阳锋起了身来,说道:“此人身份不一般,他是李府唯一的公子,李二公子,他爹是镇上有名的富商,虽然没有为官,但是当地的官员都得敬让三分,因为他的母亲,就是当今朝中重臣,徐大人的亲妹妹。所以很多人便有所顾忌,如今能够洗刷我们冤屈的,只有进京城了。可是他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的。”

徐大人?他的母亲居然是徐大人的亲妹妹?

瑞儿和徐芊芊如今都在徐国府上,徐大人为官早前虽然还有所动静,不过现在却一身清廉,想必是他都不知道自己的侄子居然会有这样大的胆子,以他的威名做事。

楼下的那些人已经待了很长的时间了,可是迟迟都没有要离开的样子。

等到小二再次来替他们换上酒。其中有一个男子便问道:“今天客栈里面有没有进来过一些戴着面具的人?”

“戴着面具?有是有,不过他们已经走了!”

就在这时,突然,那人顺手就拔出了剑来,旁边他的手下做势就将小二的手压在了桌子上面。

“客官饶命,客官这是做什么?小的只是这客栈一个小小的伙计而已,还要靠着这手吃饭呢。”

“快说,那些面具人现在在哪里?”

面对这些人的逼问,那小二依旧是同样的说辞,见无奈便说道:“客官,小的说的句句属实,不然,要不您搜一下客栈便可,他们真的来过就全都离开了,那些戴着面具的人各个凶神恶煞的,小的记得可清楚了。”

小二也被那人放开,只不过,确实,那人便命令所有人搜了起来。

客栈里面的客人全部逃走,一时间,全都空了起来。

路过莺红客栈的南韶煜,本来打算一刻也不停歇,冲着山谷就去,可是突然看到从客栈里面慌慌张张地跑出来这么多客人,于是便察觉到不对劲,于是便缓缓向着莺红客栈走去。

那些杀手向着楼上走去,一间一间都搜查了起来。最后只剩下最后一间,所以那些杀手也警惕了起来,迈着轻轻的步子,拿着刀剑,缓缓要冲着房间进去。

“没想到这里居然如此热闹。小二,来壶好酒,来几个小菜。”

就在其中一个人即将打算踹开门的那一刻,一个声音突然传来,让他们都停了下来。

乔莺红见来人是南韶煜,急忙示意小二去端酒水。

屋子里的柳茹意突然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笑容瞬间出现,匆忙地走到了门边。

看到柳茹意如此不一样的笑容,欧阳锋的心里不禁一颤。

为首的杀手看着一身白衣的南韶煜,此人气度不凡,看到自己这么多人带着刀剑,没有一丝丝的恐惧,而且身后的数十人,各个将剑抱在怀中,一动不动地站在他的身手,各个都是高手。

那些杀手也不再轻举妄动,而这个时候,为首的杀手突然看到南韶煜身后的一个手下,腰上居然挂着进宫腰牌。

他们是宫里的人。

见情况不对,那为首的头子急忙说道:“撤!”

柳茹意在楼上看着一身白衣,目光凛冽的南韶煜。

我去,果然是他,他怎么来了,我去,闫华,离墨,萧飞,王渊,全部都在,还有五个宫中禁军高手,这南韶煜这次怎么这么大的阵仗,这带了这么多的高手。但是不管怎么样,这次确实来的是时候啊。

看着那些杀手果然被南韶煜吓道,然后出了客栈,柳茹意便迫不及待地打开了屋子的门,冲了下去。

语气里面满是掩盖不住的喜悦,她都这么多天没有见到南韶煜了,要不是这么多人在,柳茹意绝对能够冲上去直接抱住亲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