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搅乱朝局

作者:魅魂雨|发布时间:2019-10-08 20:52|字数:3601

御书房里的男子独自一个人负手而立,一身白衣,腰间戴着一块绿色的玉佩,有些显眼,吊坠的流苏是纯天蓝色的,和他的一身白衣有些意外的相配感。

这块玉佩他好久没有佩带了,这是之前王皇后,也就是他的母后在临死前留给他的东西一直以来他都是好好保管着,连同王皇后的画像一样放在密室里面。但今日他却将它戴了上去。

今日的南韶煜没有看奏折,而是一个人独自那样静静地站着。

身后匆匆赶来同他商议事情的柳茹意突然看到他的背影愣了一下。这份寂静,她突然间有些不想打破,很是安逸。

走近之后,柳茹意立刻就看到了他腰间的玉佩。有些惊讶。

“你怎么把它戴上了,不怕有人看见吗?你身份不就暴露了?”

本不想打破御书房里的安逸,可是柳茹意还是没有意识下的将这份寂静驱赶了出去。

南韶煜依旧背对着她,只是淡淡说道:“知道这块玉佩的人全珉朗现在估计不到五个人吧。”

嗯?五个。

柳茹意还真的板着手指数了起来。

“我,你,庄相国,闫华,还差一个人,谁啊?不过这些人确实对你的身份没有任何威胁。”这样说来,戴着这个玉佩也没有碍事。

“对了,差点忘了我来找你,今日晋州林请命,带兵前往边境城,以防大宛和厄耶猝不及防带兵攻打珉朗,庄相国也说情,我就答应了,所以你到底在打什么主意啊。为何要将我怀孕的消息散布出去,今日早朝要不是阳儿他,我估计真得老脸扔在大殿了。”

柳茹意一说就开始叽叽渣渣地说个不停,到最后还不忘来一句:“你怎么一句话也不说啊。”

南韶煜有些无语:“你给我机会说话了吗?至于我打的主意,就是没主意,往下看吧。”

今日的南韶煜又是如此的沉默寡言,感觉神神叨叨的,柳茹意此刻就想在他后脑勺拍一巴掌,然后大声地告诉他,又在打什么鬼主意还不告诉我。

柳茹意的坏心思仿佛全部被印在了脸上,南韶煜看着便知,随后直接拍了下她的后脑勺说道:“你又在想什么呢?眼神这么猥琐。”

“啊”

柳茹意猝不及防吃痛地喊了一下。可是回头才发现南韶煜大步向前走去,打算离开御书房。

不对,这似乎哪里有些不对劲。

池塘边的风有些大,迎着柳茹意的面只扑而来,并不觉得寒冷,而却觉得很舒服,微微有一丝的凉意,却让整个人瞬间能够神清气爽,就连心情也会瞬间好了许多。仿佛一些莫名的烦恼都会随着这阵风一样离开,再也不回。

御花园里的花草开始冒起了新的嫩芽,寒气从珉朗经过,但是很快它就会逐渐散去,现在珉朗的风虽然还是有些凉,但却已经没有刺骨的寒意。

珉朗的冬季很短,寒气过后,很快就是天气变得暖和,花草又会重新上色,而这里最有名的桃花,也会开的满山遍野,几乎这里的居民家家户户的院子里都会有一棵老桃花树,每年用来酿酒喝。

柳茹意的身旁便是南韶煜,为了不打扰这份清净,柳茹意特意交代过,不让其他人靠近这里。

他依旧是一副莫渊的侧脸,衣角顺着风飞舞着,一股淡淡的香味从他身上飘散出来,不是很浓烈,闻着让人很舒服。

“这是什么香啊?很清淡,却让人如此的着迷。”

柳茹意随口轻轻问了一句。可又觉得有些不对劲:“嗯?怎么又不见了,刚才还一阵淡淡风清香,很好闻的,你闻到没。”

南韶煜诡异一笑,道:“迷魂香。”

“啊?怎么可能?要是迷魂香我还在这站着吗,再说了,我可是药老头的徒弟,迷魂药闻不出来吗。”

柳茹意一脸信心十足的模样,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南韶煜瞬间身体一倾斜,柳茹意下意识地去扶住了他。

“你怎么了?”

脸色瞬间变成了一脸担心的模样,她拥着怀里的南韶煜,他已经昏倒了过去。刚打算喊人却发现怀里的南韶煜睁开眼睛朝自己使了一个眼色。

嗯,迷魂香?

柳茹意才突然意识到不对劲所以立刻同南韶煜一样,假装昏睡了过去。

很快,这阵奇怪的香味真凶便出现在了他们两个的面前。女子声音压的很低,但装昏睡的两人自然能够听得出来。

南韶芊今日才入宫。一入宫的她就开始迫不及待了起来。两个人被抬到了她的寝宫里,她现也不会怕背上欺君之罪。

柳茹意被放在了床榻上面,而南韶煜却直接扔在了地上。房间里面有她提前从宫外找好的大夫,估计这大夫想都不可能想到自己面前这位年轻女子就是当今太后。

大夫把着柳茹意的脉许久,然后再次确认后才开了口:“回公主,此女子的确是已经怀有身孕,已经一月左右了。老夫世代为医,着实错不了。”

“真的?这可是当今太后,你要是有一些错误的诊断,必然吃不了兜着走。”

南韶芊的这句话,让那刚刚站起来复命的大夫瞬间一个哆嗦,腿发软,险些跪倒在地上。

“回,回公主错不了,错不了。”

看来柳茹意是真的已经怀孕了,看刚刚她紧张莫渊的表情,她和这个莫渊的关系必定不简单。

大夫被送出了宫去。柳茹意不能失踪太久,不然整个皇宫势必又会闹一阵风波,所以南韶芊也尽快神不知鬼不觉地将柳茹意送了回去,至于地上躺着的莫渊,南韶芊却眼神里一股冷气划过。

“来人,此人的一切信息,包括九族,任何一个人的所有信息我都要,越快越好。”

南韶煜被五花大绑了起来,然后被送到了一个又黑又小的木屋里面,等到所有人都离开后,南韶煜才睁开了眼睛。

南韶煜苦笑一声。这还真像南韶芊的性子啊,敢在皇宫里面这样目中无人的也就只有她了,关键还没人对付她,只是这个地方怎么这么熟悉。这不是后宫当初柳瑞藏身的那个地方吗,还真的是有幸能够来第二次啊。

静下来南韶煜才逐渐突然意识到,刚刚的那阵迷魂香南韶芊是从哪里弄来的?这自己曾经被林婉仪抓到大宛,中的就是这个迷魂香,柳茹意在山谷遇到药夭子后每天泡的都是药澡,所以这些迷魂药对她起不了作用,而自己由于知道这个味道就是迷魂香的味道,所以很早就尽快屏住了呼吸,直到它散去,才开口说的话。

可是南韶芊她为何会又,又为何突然入宫,刚才那个大夫显然是她请来查明柳茹意那丫头到底怀孕没有,说明她是冲着自己和柳茹意来的,看来是林婉仪在搞鬼。

她应该现在就在珉朗城内。看来她还没有拉拢拓拔结盟,才会想到来珉朗,想办法让珉朗大臣窝里反,这样她好带兵直接攻打。

来的正是时候,还怕找不到你的下落呢。

柳茹意被再次带到了御花园边,等到不一会的时间,紫钰便带着人匆匆赶来。柳茹意才做势慢悠悠地醒了过来。还一脸配合地,紧张的模样瞬间说道:“太师呢,快给哀家找太师。”

大夫出宫将柳茹意怀孕的谣言成功地从众人口中变成了事实,有些人依旧不信,但是大多人自己家喻户晓。而宫里莫太师也已经失踪了有三天的时间。

莫渊由于还没有找到,柳茹意一下子看上去憔悴了很多,带着南阳上早朝也没有了精神,一直魂不守舍的模样。

“众位爱卿还有其他要事禀告吗,没有就退朝吧。”

“我有”

一句清脆的声音从大殿殿门之外传了进来,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地朝着那边望去。

南韶芊一身黄色襦裙,昔日的风采瞬间依旧,她冷着睦子,直接进了早朝大殿。

“公主?这里是大殿,你等女子没有昭告不得入殿。”

有大臣直接反对,阻止她入殿,可是反对的声音并没有阻挡的了南韶芊接下来想做的事情。

“我今日来,是想让众位大臣评评理,当今太后不贞无德,身为皇家女人,却勾三搭四,和别的男人鬼混,肚子里有了别的男人的孽种,所以今日我想当着所有大臣的面今日将这件事寻个清楚,来人,把人带上来。”

立刻就有人看不惯她嚣张跋扈的模样,于是直接连公主的名号也不想叫:“放肆,这里是大殿,殿上是太后娘娘,外面那些都是谣言,之前太后娘娘将这件事说清楚了,你现在如此大闹是欺君之罪”

“我既然都把所有太医都请来了,那何不将这件事在所有人面前做一个了结呢?不妨让所有太医看看,我们的太后娘娘到底是真怀孕还是假怀孕。”

虽然有人反对,但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那些大臣也做了妥协,直接在所有人面前查看一下确实是最好的避嫌机会。

可是这却让柳茹意慌了神。这些太医都是老太医,没有提前打过招呼,这么大的事情他们必定不会刻意隐瞒。

南韶芊直逼柳茹意而去,望向高居的她:“怎么样,太后娘娘。”脸上却露出得意的笑容。

柳茹意眼角一冷,直接甩了一身的凤袍,然后说道:“不用了,众位爱卿既然想知道,那哀家就明确地告诉你们哀家确实怀了骨肉,可是当今珉朗的皇室只有南阳一个人,你们现在又能如何?莫不是将哀家打入冷宫,然后剩下一个孤小的孩子来掌管政权吗?”

这……

朝堂之下一阵喧哗,有不服柳茹意的势必想接着这次机会将她打压下去,毕竟一个女流掌管着珉朗大权,但是依旧还是有很多大臣一言不发,拥护着柳茹意。

一时间整个大殿里瞬间形成了两个派别,一个站柳茹意,一个站南韶芊。

“怎么样,庄相国,您向来最为公正,并且也一直为我珉朗尽心尽力,所以我想要您老人家的一句话,这件事太后必须要有一个交代。”

庄相国不愧是三朝元老,任何场面对他来说没有任何稀奇的。他不快不慢地开始动了口说道:“既然公主都称作是太后,那就说明公主也任何太后娘娘的身份,同样,老夫也认可,她是我珉朗如今唯一的太后娘娘,至于娘娘肚子里的孩子,老夫怕是交代不了,不过老夫觉得,太后娘娘她现在不想解释,必定有她的道理,给太后娘娘一些时日,这件事必定会给大家一个交代的。老夫的话说完了。”

说完后,庄相国给柳茹意和南阳各自行了一个礼。

“皇上,娘娘,既然已经下朝,老臣家中还有事,所以就先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