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原来是吃醋

作者:魅魂雨|发布时间:2019-09-14 18:24|字数:4016

再次悄无声息地回到了房间,柳茹意已经睡下,她侧躺着背对着自己。南韶煜只能自己更衣,然后灭了灯后,躺在了柳茹意的身旁。

外面虽然冷,但月光却很亮,灭了灯后屋子里除了一些角落,其他地方都被月光照亮。

南韶煜心里有些忐忑,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对了,首先是多搭话。

南韶煜随即口中冒出一句:“那个,呵呵,你就睡了啊,咋这么能睡,一躺下就睡着了啊。”

“是啊,每天除了吃就是睡了,睡到中午,和猪一样。”

柳茹意回的话让南韶煜瞬间不知道怎么接下去。自己是不是说错话了,对兰芷说不能说错话,可是也没说什么啊。

算了,看来这招不行,第二个,对撒撒娇,可是这让本王一个大男人撒娇?之前这丫头是怎么撒娇的,哦,对,是这样的。

想到这里,南韶煜强忍着尴尬,突然上去,就抱住了侧身背对着自己的柳茹意。

“外面好冷啊,抱抱我,快抱抱我。”

南韶煜紧紧的将柳茹意抱在了怀里,由于他刚刚从外面进来躺下,所以全身有些冰凉,尤其是双手,冷的刺骨。

不过,等了好久,柳茹意并没有任何的回应,就这样,安静了下来。

南韶煜也开始平静了下来,他不会多说话,也不知道如何开口于是就这样抱着她。将她抱的更紧了一点。

终于,柳茹意有了回应。

她转过了身,钻进了南韶煜的怀里,刚才所有的怒火和伤心竟然都抵不过他这一个简单的拥抱,可是怒火和伤心被拥抱融化,融化成了泪水。

整个屋子里开始出现了柳茹意的啜涕声。不知道这距离上次她流泪已经过了多长时间。

“别伤心了,是本王不好,不该一声不吭地将阳儿送走,送出城去,不过本王答应你,过了这段时间,本王一定会将阳儿接到你的身边。”

泪水还挂在脸上,可是柳茹意突然惊讶地问道:“阳儿被送出城了?你不是说他被送到将军府了吗?”

南韶煜又恢复了他正常的语气,两个人也都恢复了他们正常的日常交流:“那是刚刚说给在场的有心人听的。但却被哪个无心人听成了有心话,突然觉得本王这有点无辜啊。”

“可是你为什么这么说,你还是怀疑林婉仪?”

南韶煜不是还是怀疑林婉仪,是一开始就没有相信过她,虽然今日紫钰回来告诉自己,今天她确实是打扮的如此精致去见的林琅,可是,这件事还是有些蹊跷。只不过林婉仪此人心机深沉,而又让人发现不了端倪罢了。

“本王怀疑她必定是有什么事情在秘密进行,而今天去见林琅也只是障眼法而已。”

柳茹意瞪了他一眼,懒得理他,于是再次背对了过去,不想看他,还嘟囔着:“哼,无辜什么,即使知道她有端倪,你还不是把鸡腿夹给了她。”

南韶煜突然想到了今日的场景,今日他只是想气气她,让她以后对林婉仪有些提防而已,没想到她这傻丫头竟然还当真了,真的是让人又无语又心里感觉有些开心。无语是因为她怎么连这件事都看不清楚,开心是因为,她对自己的这份在意。

不管怎么说,南韶煜还是很开心,因为自从林婉仪入了煜王府,她似乎和没事人一样,都不吃醋,好在今天她吃醋了。

“合着你一整天就是因为一个鸡腿和本王生气啊,那本王都没有一个鸡腿值钱,怎么感觉怪怪的?”

“别吵了,赶紧睡觉。”

南韶煜开始打趣了起来,一打趣就开始不安分:“睡什么觉啊,你不是说要给阳儿生一个妹妹吗。”

“别闹了,赶紧睡觉。”

御书房里每天清晨总会出现乔琪的身影,这么多天过去了,最近乔琪总会来御书房,有时候就是看一眼柳瑞,而有时候会带来一些亲手做的东西,看着他吃下,所以柳瑞也只是给乔琪一个面子,偶尔去了一趟她的寝宫,原本是想让她不要再费心思,每天来御书房,没想到柳瑞去了一次后,便发现原来自己错了,她反而觉得这种行为有效果,每天来御书房来的也更加勤奋了。

她来御书房,绣琦殿那边自然就少了柳瑞。

菱儿也终于有了机会能够来绣琦殿看徐娇娇。

徐娇娇现在的情况比以前稳定了很多,很少出现发疯胡乱咬人的情况了,但还是认不得任何人,就连徐大人和徐夫人都认不出。不过这样或许对菱儿来说也算好事,这样她就可以待在她身边照顾她了。

徐娇娇怀里还是那个枕头,不过却开始能听别人说话了。

菱儿见宫女端着的东西,徐娇娇一口也没吃,所以轻声温柔地劝说道:“娘娘,皇上饿了,您陪皇上吃些东西吧,不然饿坏了皇上,他就不会陪着你了。”

果然这个方法有效,她的心里最重要的还是柳瑞。

“皇上饿了,吃,娇儿陪皇上吃东西。”

御书房里摆脱了乔琪的柳瑞,迅速从那边赶了过来,他担心他不在,徐娇娇一个人不会乖乖用膳。

好在当他一进来,看到了菱儿,才有些放心。

“臣妾给皇上请安。”

柳瑞此刻目光都在徐娇娇身上,看到这个,菱儿突然觉得有些欣慰。

“娇儿,慢慢吃,不要着急,朕陪着你。”

突然,徐娇娇仿佛像是听懂了一般,她停了下来,望向柳瑞,嘴角还有残留的米粒,嘴巴微微启动,对着柳瑞喊到:“皇上,娇儿吃饱了。”

看到这种情况,柳瑞和菱儿不可思议地相互对视了一眼。

柳瑞再次试探了一下:“娇儿吃饱了就不要吃了,朕陪着娇儿去外面散散步好不好。”

徐娇娇连忙点头,起身就挽住柳瑞的胳膊。

“皇上,娘娘她认得您了,太好了,娘娘她的情绪慢慢稳定了下来,情况都一直在好转,现在已经能够认得您了,太好了,相信不久时间,娘娘就会恢复正常的。”

柳瑞也心里瞬间有些开心:“菱儿,你现在也是妃子,所以不必以奴婢的身份来称呼自己,你可以喊娇儿姐姐就好。”

徐娇娇这是自从发疯后的第二次出绣琦殿。第一次是菱儿带出来的,而第二次便是皇上亲自带出来的。

亭子里的白玉欣看着远处陪着徐娇娇玩的柳瑞,眼神逐渐低落了下来。摸了摸自己早已经平了的肚子。突然发现原来男人的心变的是如此的快。

“外面风大,白姐姐身体刚刚才好,现在吹冷风,很容易落下病根的,再说了,我们女人本就怕寒,要不妹妹陪姐姐回玉兰殿?”

乔琪突然出现,她自然是看到了皇上陪着徐娇娇,可是为何之前一直好被皇上宠爱的她,今日竟然如此的淡定?

“不劳烦妹妹了”

白玉欣不想和她这种人有太多的交集,因为她知道,如果背后没有势力支撑,那就必定要靠手段在后宫生存下去,无一例外,乔琪的手段并不比自己差。

上次可是一剑双雕呢。

“姐姐难道真的甘心自己肚子里的孩子被皇上作为棋子,在弃之不用的时候一脚踹开吗?我也是被人害的肚子里的孩子永远也见不到太阳。所以我知道心里的那个痛,一个母亲的痛。关键孩子的父亲,却间接的是杀子凶手。”

乔琪的目的很显然,就是挑拨离间,可是此刻,就算她不来挑拨,白玉欣已经下定决心,不在像以前那样一心为柳瑞了。

“妹妹言重了,有些事情过去了就是过去了,我有些累了,先回去了。”

乔琪诡异的笑着看着白玉欣离开,随后再次将目光转移到了远处玩的正开心的徐娇娇和柳瑞。

“皇上啊皇上,你千算万算,将后宫的所有女人都作为你夺得权利兵力的筹码,可是你最后却没想到,就是这群被你没入过眼的后宫女人,拖下了水。

柳瑞回到了自己的寝殿,有些累,身上出了一些汗,刚一坐下,刘公公就匆忙进来说道:“皇上,您一走,贵妃娘娘她就开始闹着要找皇上您。”

“她不是睡下了吗?不用管了,朕去看看。”

柳瑞无奈再次回到了绣琦殿,看到她脸上的泪水,以及焦急地在房间的各个角落寻找着自己,这一刻,他终于知道,当初为什么柳茹意会告诉自己,不管自己纳这些所有的女子入宫是何目的,最终会真正用真心待自己的也就徐娇娇一个,因为她从徐娇娇的身上看到了柳茹意她自己的影子,只不过柳茹意和徐娇娇不同的是柳茹意当初只是将军的女儿,所以需要小心翼翼,提防着郁芷倩,而徐娇娇不同,徐娇娇本就出身金贵,但她心思不多,一心都是柳瑞而已,所以让柳瑞好好待徐娇娇,看来柳茹意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柳瑞见徐娇娇缓缓从房间那边找了过去。他向着四处看了看,看到旁边的桌子,然后钻了进去。

“娇儿,娇儿,娇儿”

柳瑞的声音从桌子下面传来,徐娇娇愣了一下,但还是听到了。

“皇上,您在哪儿,是不是不要娇儿了,娇儿找不到您了。”

柳瑞想了想,然后配合着她说道:“娇儿忘了吗,娇儿和朕在玩捉迷藏呢,所以朕藏起来,然后让娇儿找啊,娇儿这么没耐心,不陪朕玩游戏了吗?”

“对,娇儿在和皇上玩捉迷藏,娇儿要找皇上。”

徐娇娇到处找着,柳瑞故意在桌子底下弄出一些动静,让徐娇娇看到,果然徐娇娇的目光被吸引了过来,她瞬间脸上挂满了笑容,然后跑了过去,一把揭开桌子下面的围幕。看到了蜷缩在桌子底下的柳瑞,一个激动,她也钻了进去。一下子钻到了柳瑞的怀里。

“娇儿找到皇上了,娇儿和皇上一起躲,一起藏。”

柳瑞也答应着她,本想带她出去,见她藏在桌子底下这么开心,索性也便将她抱在怀里,和她一起藏在桌子下面。

过了不久,折腾了一整天的徐娇娇,很快就脑袋搭在柳瑞的肩膀上睡着了。

桌子被内饰移开,柳瑞坐在地上,怀里抱着睡着的徐娇娇。

徐娇娇今日平淡的妆容,应该是菱儿给她打扮的,因为脸上还有淡淡的胭脂。她的睫毛很长,仔细看着才发现,原来她真的很漂亮。

“皇上,时辰不早了,明日还要早朝,早点歇息吧。”

柳瑞将徐娇娇放在床榻上睡好,然后直接在绣琦殿,安心地躺在了她的身边。

南韶芊被关在皇宫里这么久,被放出来之后竟然没想着出宫,而是一直很安分,这倒让柳瑞觉得有些奇怪。虽然在她宫里派了几个宫女看着,注意着她的一举一动,但每次宫女回来禀告都是同样的话,南韶芊除了吃就是在御花园附近走一走,在宫里走一走,散散步什么的。

柳瑞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不过现在他也没心思管她,反正后宫的妃子也没有几个怀孕的,她再害也害不到哪去。

南韶芊一如既往地吃了饭后来皇宫里走一走,身后远远地跟着几个宫女,不过贴身跟着的也只有翠竹,她们放低声音,后面的宫女也听不到。

“现在后宫一切都很稳定,白贵妃一如既往,待在玉兰殿,不争不闹,乔琪每天都会去御书房献殷勤,而皇上也每天都会去绣琦殿看望徐贵妃。”

这不是南韶芊想听到的事情。

“除了这些没有其他的了吗,那些其他不知名的妃子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发生没有。”

南韶芊刚说完,馨儿在前面不远处走了过去,她的脚步让人不得不怀疑,成功地引起了南韶芊的注意。

“这个宫女是林月箐,林妃身边的贴身婢女,林妃从一进宫就没有吸引过皇上的注意,不过她似乎想要这种情况,不想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有意思既然不想引起其他人的注意,那必定是有什么事情不能让其他人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