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发疯

作者:魅魂雨|发布时间:2019-08-13 15:33|字数:3005

刚刚还在一本正经说话的柳茹意,突然冲着那两人撒过去一把软香散。

可是有一自然他们便有了戒备,所以这次再柳茹意撒之前他们两个就已经闭上了气,所以软香散也并没有用。

柳茹意此刻只能尴尬地笑了笑,可是那两个杀手的脸上依旧是冰冷充满了杀气。

顿时间,他们的长剑已经纷纷刺了过来。柳茹意一个转身迅速躲开,并趁机在地上捡起那些中了软香散的人的剑。

“就凭你们两个就想对付我?真的是太低估我了!”

此刻的柳茹意才真正严肃认真了起来。刀剑交响辉映,周围的风将柳茹意的发梢吹散,她顾不上整理,眼睛里的寒气让人看上去与平时调皮爱闹的她判若两人。

虽然死士只有两个了,可是他们的身手也不凡,如果恋战下去,怕那些中了软香散的人又恢复了体力,到时候虽然他们伤不了自己,但会很难脱身,毕竟这些都是经过特殊训练过的死士。

柳茹意边打,边借势靠近大门。可是为首的那个死士已经看出了她的动机,所以一个跃身,跃到了门口,挡住了大门。

果然上当了,柳茹意看他在大门口那边,趁着这个时候,她突然大步跨上,然后跳上了那口缸,再借着那口缸,轻松跃上了院子的墙,然后直接跳出了院子外面。

“该死,给我追!”

身后的杀手气急败坏,一个劲地喊着。

逃出那些人的视线后柳茹意迅速朝着胡同出去,来到了大街上,这时候同样摆脱了死士的紫钰也与柳茹意汇合。

柳将军府里再也不是荒芜一人的景象,只是这里的主人由柳钦岩变为了江逸和柳若雪。

将军府后院里的那棵大桃树,上面依旧是之前柳瑞绑上去的粉色纱布,随着风,看上去也格外飘飘欲仙。

“啊,啊……”

彭……

突然,一阵奇怪的声音传来,让院子里的柳若雪下意识地顺着声音的地方看去。

柳茹意全身湿透,刚刚从墙上翻了进来,可是一个不稳,竟然摔在了地上。随后一起翻墙进来的人还有紫钰。

“啊,真是的,疼死我了……”柳茹意一边揉着自己的脚踝,突然感觉到周围有些莫名的不对劲。于是她缓缓抬起头。

“妈呀!”

刚刚自己没注意,这一抬头竟然发现自己的周围围了一圈人,包括柳若雪,以及一些柳家侍卫。

看到人是柳茹意,柳若雪这才反应过来,急忙将她扶了起来:“表姐,你这怎么了,怎么这副狼狈的模样?”

柳茹意全身湿透,被急忙送到了房间里,柳若雪吩咐婢女煮了姜汤给她去去寒。

刚刚的事情柳茹意已经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她。

“这些人既然之前就动手对你和王爷图谋不轨过,那么他们必定是已经蓄谋已久了,而王爷一个人出去没有任何事情,表姐你独自出来就有一大堆人来追杀,看来那些杀手都是冲着你来的。可是你却没有受伤,你说那些人虽然是死士,杀手,可是那些人来并非不是取你性命的?”

柳茹意喝着姜汤。摇了摇头:“这么多年,我遇到过的刺杀,绑架啥的还少吗?我都习惯了。”

“可是你和紫钰不是已经摆脱那些人了吗,那你为何不走正门,非得要翻墙呢?”

嗯?是啊,为何要翻墙?

柳茹意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可能是之前翻墙翻习惯了吧。”

之前柳钦岩在的时候,柳茹意偷偷翻墙出去找酒喝的次数已经数不胜数,甚至回来都是偷偷翻墙回来,以免被柳钦岩发现,所以今日可能有些着急,下意识就翻墙进来了,也懒得绕到将军府的前面走正门,不方便。

“可是表姐你不能这么坐视不管啊,王爷他……”

柳若雪突然停了下来,想来也是,按照南韶煜那护妻心切的性子,以及那缜密的心思,他不会放任不管,必然会查清楚一切的。想到这里柳若雪便放心了下来。

更何况前后两次来的杀手人数都一致,看来对方没有太多的死士,所以就只有这十个死士。

“真是的,我原本买了好多东西,给你带过来的,可是没想到遇到这些人,结果打斗中全部都给扔了。可惜了我的桃花酥了。”

干尸案子交给南韶煜这么久了,可是却一点进展都没有,朝堂上的大臣们也开始有些沉不住气,几乎每次早朝都要询问一番。可是南韶煜依旧和一个没事人一样,每次都回到并无任何发现。

不过难得的是,这次的案子他似乎并没有像其他案子一样很是上心,因为自从把那些所有的干尸尸体安全处理之后,这个案子他便停止了调查。

因此,柳瑞便下旨,让在三天之内结案。接到旨意的南韶煜却还是相同的模样,不急不慌,也不查案。

这件事情原本柳茹意都不知道,这来了将军府,才从叶羽的口中得知皇上下令三日结案的消息。

如果三日里结不了案子,那必然会对南韶煜不利,看来自己必须帮他一起解决了这个案子才行。

绣琦殿外依旧还是那般辉煌璀璨,夺目耀眼。可是绣琦殿的主人,曾经皇上日夜宠爱的徐娇娇此刻已经无人问津,被所有人都遗忘在了这深宫里。

可是,有一个人却没有忘,那便是南韶芊。

菱儿被皇上收买,又遭皇上这般残忍对待,所以菱儿此刻虽然已经做了妃子,但是心里还是满满的怨恨与懊悔。

夜深了,皇宫的夜里巡逻的士兵从不间断。可是避开这些士兵,来到无人问津,而又被柳瑞忽略,放松警惕的绣琦殿里,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床榻上的徐娇娇从夜里看去,脸色苍白的有些渗人。突然间,她猛然睁开眼睛。然后缓缓开了口。

“没想到我这落魄的贵妃娘娘还会有人惦记?真是可笑,你们请回吧。”说完,徐娇娇都没打算转身看看身后进来的人是谁,因为她知道,不可能是柳瑞,所以便又再次闭上眼睛,打算安然入睡。

“娘娘,菱儿对不起你”

菱儿?

徐娇娇的心突然一颤。

一直跟在自己身边的最亲近,最信任的人却背叛了自己,和别人一起诬陷自己。此刻竟然就在自己的身后。

徐娇娇压不住心里的怒火,起了身,回过头才发现房间里并不只有菱儿一个人,南韶芊也在。

好奇心压过了心里的愤怒,于是她缓缓开口:“公主?你怎么会来这里。”

“我?我来给贵妃娘娘说一些娘娘不知道的事情。”

菱儿此刻留着眼泪,安静地跪在地上,得不到徐娇娇的原谅她心里有些愧疚。

“我不知道的事情?白玉欣落胎的事情?”

南韶芊不慌不忙,向徐娇娇走近了一些,然后才说到:“不仅仅是这些,还有一些贵妃娘娘所没有看到的事情。这样吧,不妨让菱儿来告诉你。”

徐娇娇此刻眼睛里全部都是恨意,她自问待菱儿很好,可是却吃里扒外。

“娘娘,奴婢知道自己对不起你,当初其实是皇上,皇上找奴婢,说帮他成功之后会封我为妃,再也不用低身下气做人奴婢,所以奴婢一时被利益迷惑了眼睛,答应了皇上,然后老爷送进宫的药私自下给了白玉欣,并且还将所有的罪名推给了你,菱儿知道现在说什么娘娘都不会原谅菱儿,只是娘娘,菱儿现在知道错了,错在不该相信皇上,不该背叛你。”

什么?自己千算万算没有想到害自己的人竟然是皇上。

皇上啊皇上,你好狠的心呐,连自己的孩子都会成为你利益的牺牲品,太可怕了,那你还有什么事干不出来呢?难道一直以来你都是在我面前演戏吗?那些关心,那些亲热,都是在演戏?

“另外,还有一件事,奴婢想要告诉娘娘,其实,麝香散也是皇上下的,他目的就是不让娘娘怀上龙子,怕徐家势力太大,他掌控不了。”

什么?

徐娇娇此刻眼睛开始发红,瞪大眼睛看着菱儿:“不,这不是真的,皇上,皇上他是爱我的,不是真的,他说过他要我陪他一辈子呢?你们,你们都是坏人?”

“走开,坏人,你们都是要抢我的皇上……”

床榻上的徐娇娇突然发狂地抓着自己的头发,仿佛周围有无数个朝笑,谩骂自己的女人,他们全部都是皇上的妃子,一声接一声,让她的脑袋开始爆炸。

“娘娘,你怎么了……”

菱儿刚过去打算看看她,没想到却被她咬了一口,此刻的徐娇娇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见如此,她的动静一大,必定会引来外面巡逻侍卫,所以南韶芊和菱儿不得不匆忙离开绣琦殿。

回来的两人,刚才的一切虽然还心有余悸,可是南韶芊却觉得正合她意。

而菱儿还在一个劲地埋怨自己,如果不是自己刚刚那样刺激徐娇娇,她也不会是那个模样,也不会发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