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 九十九  加入蜀中派

作者:初九|发布时间:2019-01-12 17:45|字数:2801

“一个,两个,三个”小乞丐跑了好一段路,确定身后无人追赶了,便挑了一个四下无人的小巷子,一屁股坐在地上开始数着偷来的钱币,越数便越开心,脸上泛起抑制不住的笑容。“喂,小孩子。你娘亲没有告诉过你,不能偷别人的东西么?”日暮一手叉着腰,一手扶着墙,气喘吁吁地问道。魔主虽然还是在沉睡的,但是魔力强大,在他的记忆里,日暮无法运气练功。这么好几条巷子,日暮都是硬生生跑过来的。小乞丐突然瞪大了眼睛,神色慌张,只顾慌忙把银子收进衣服里,也不管落下了几个,起身便跑。“等等,不要跑。”日暮无法运功,只好捡起地下的一块小石子朝小乞丐扔了过去。石头撞击地面发出沉闷的一声,小乞丐应声而倒。当然,日暮并没有这么厉害。日暮回过头,几个白衣蓝襟的男子匆匆赶来,略过日暮,小乞丐此时还在拼命得挣扎抗拒。只见为首的男子在他额头上点了一下,小乞丐便昏睡了过去,待给小乞丐戴上锁链一切便大功告成了,剩下的只要再把小乞丐放入车里就好。小乞丐是日暮现在唯一的线索,决不能让他们把他带走,几乎是脱口而出的,日暮叫到:“蜀中派!”为首男子的身影顿了顿,疑惑地回过头。旁边一个配剑男子靠上前询问:“师兄,她怎么会知道?”为首男子皱了皱眉头:“先一并带走吧。”“是。”那配剑男子领命,来到日暮跟前蹲下身:“那妹妹还是先同我们走吧。”日暮点了点头:刚才我也只是碰了碰运气,但是现在看来这破解的方法应该就是在这蜀中派之中了。日暮同小乞丐一起坐在马车中,为了防止日暮带着小乞丐一起逃跑,蜀中派的人便给她也上了一道封印。日暮倒是不在乎这些,只是好奇这小乞丐怎么看都同传说中颠覆六界的魔主不会相像。“喂,小乞丐。”日暮唤了他好几声,小乞丐才幽幽地抬起头。

“你叫什么名字?”并没有答应的声音。

“你叫什么名字?”并没有答应的声音。

“你叫什么名字?”并没有答应的声音。看见那孩子把“都是你害我被抓的”的仇恨,愤怒都刻在了脸上,日暮默默地闭上了嘴。困意阵阵袭来,日暮努力地摇了摇头睁开眼想保持清醒,却见小乞丐早已经昏睡了。日暮便放下心也浑浑噩噩地便昏睡了过去。

“到了,下车吧。”日暮看着小乞丐被领头的师兄押着,自己则是由刚才为自己上了术法锁的配剑男子抱着。一阵寒意袭来,这才让日暮清醒了些,努力睁开眼睛是在一片不知名无垠海域边,有一道千丈余高的巨大悬崖,如同鹰隼尖喙一般突出于海面。悬崖顶端,伫立着一座占地面积极广的雄伟城池。现在的日暮蜀中派弟子一行人就正是在朝这城里走去。城池外围城廓高逾百丈,以精刚岩石铸造,通体暗黑,与整个山崖融为一体。其靠近大海的一侧,墙身之上多有斑驳侵蚀痕迹,那是每当风暴降临之时,海中卷起的千丈巨浪拍击,经年累月之后,所留下的痕迹。城池之内,除了分布有四条笔直大道之外,还纵横交错地分布着不少狭窄小道,一座座或大或小的商铺市肆,就杂处在其中。城中居民人数实在不少,大道之上车水马龙,小街之处也是熙熙攘攘,十分热闹。

但是日暮见这几位弟子目不斜视,完全忽视了这些热闹之景色,不免有些好奇。终于在城池西南,有一条青石窄街,里面酒楼商铺勾栏瓦舍应有尽有,道路两侧到处都飘着各式旌旗幌子,人来人往不断,显得有些嘈杂。在青石街尾的一棵青杨树旁,建有一座毫不起眼的三层小楼,青砖筑墙红木为柱,八角飞檐青瓦盖顶,外面临街挂着一杆青色幡旗,上书一个“药”字,看起来十分普通。楼内大堂中,几个布衣伙计来回忙碌,招待着前来购置灵药的商客,而有少数客人则在掌柜的引领下,沿着楼梯去往二楼。而通往二楼再往上的楼梯口处,却加有一道青色木门,将小楼三层隔了起来。此时,三楼内的一间客室之中,摆有一张软榻,榻上放置着一张紫色茶几,上面正有袅袅檀香升起,香萦满屋。在那茶几两侧,则有两道身影,手捧香茗,相对而坐。

“师父,带回来了。”众人齐齐俯身。白衣老者点点头一脸慈爱沧桑,他年轻时乌黑的头发已有如严冬初雪落地,像秋日的第一道霜,根根银发,半遮半掩,若隐若现,脸上条条皱纹,好像一波三折的往事。他抿了一口茶:“带上来,给老夫看看。”大弟子得了命令便把小乞丐牵上前去。白衣老者牵起小乞丐的手:“你可有名字?”小乞丐低着头,脏兮兮的衣服弄脏了老者的月白衣服。日暮好像听见了海浪的声音,微弱着,一涨一落,像小乞丐的呼吸声。“如果没有,老夫为你取一个,”老者的声音温柔,淡雅,像是从海里传上来的,“取一个名字,可好?”“掌门师弟,”茶几另一侧的老人蓄着一撮短而硬的白色八字胡,一双棕褐色的眼睛深陷在眼窝里,长着一头蓬乱的灰白头发,穿着着素雅的蓝衣出声提醒道,“这不合规矩。”“怎么会不合规矩呢?”掌门笑着看着小乞丐,“进我蜀中派的弟子不是一律都要赐名的吗?”小乞丐惊讶地抬起头,日暮不知道他之前经历过了什么风风雨雨,但是掌门这么说怎么着也算是让他有了个安身立命的地方,他怎么可能不惊讶感动。“他可是,”蓝色衣服的老者欲言又止,“唉,掌门师弟你真的想清楚把他收入蜀中派了么?”掌门并没有理会蓝衣老者,只是搂着小乞丐,听着海浪微微的声音。“就叫澜知吧。”掌门对小乞丐,不对,现在应该是澜知笑了笑,“知儿,不管你先前经历了什么。但是从现在起,你叫澜知。属于蜀中派。只盼望你以后事事知道,心里明净。”小乞丐点了点头,很轻微的,一上一下,但是沉重只有日暮和掌门看见了。“事事知道,心里明净。”日暮轻轻重复了一遍。“这个丫头又是哪里来的?”蓝衣老人指着日暮发问道。日暮眼前站着的人都立刻散开了,把日暮暴露在大众灼灼的目光下。掌门仔细看了看日暮,眼睛里突然发出亮光了来:“这孩子有慧根啊。”连忙从软塌上下来,一把抱住了日暮,“奇才,奇才。”日暮只能苦笑,自己修炼这么多万年了,要是不比这些凡人好一些,那说出去岂不是丢了天家的脸面?“孩子你可有名字?”白衣老者一脸兴奋地问道,日暮透过人与人之间的空隙看见了小乞丐,他看着自己,满满的期待。“没有。”日暮叹了一口气。“这便好,这便好。”掌门站起来,来来回回走着,思考着。“叫什么呢,要叫什么呢?”日暮不在乎这些,她只是看着小乞丐,两个人就互相这么看着,好像过了好久。突然掌门停住了来回走动的步伐,看着澜知,又扭过头看看日暮。“那孩子,你便叫明镜吧。”事事澜知,心里明镜。

掌门要自己带日暮修炼,而小乞丐归到了师伯也就是蓝衣老者的门派下。“你们先带他们上山吧。”掌门拂了拂袖子。“是。弟子领命。”日暮想要牵起小乞丐的手,却被他躲开了。没有办法日暮抓紧了小乞丐的衣袖,他虽然说是男孩子,年纪也该与小日暮差不多,毕竟这是他的记忆,他的视角。可是多年营养不良让日暮还比他高了半个头,试了试力气,挣脱不掉,他便也任由日暮牵着了。“咳咳咳。咳咳咳。”身后传来了猛烈的,不可抑止的咳嗽声音。日暮回过头,掌门月白色的长袍上有了一大片鲜红的配色,远看像雪地里的傲然盛开的梅花。师伯连忙上前拍打掌门的背,运气为他渡灵气。回过头,澜知正看着她。他肯定也看见了,肯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