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偷袭

作者:千丝影|发布时间:2018-10-12 23:28|字数:2580

御花园中的莲池,如今只剩下了孤零零的莲蓬,在风中摇曳着。

今日的上弦月倒映在水下,水中月是天上月,心上人又在哪里呢?

东陵玉叽叽喳喳的问个不停,将邀月宫里的一切都询问了个遍。

邀月宫与十里桂林,早已分不出是十里桂林中建的邀月宫,还是因这邀月宫而生出的桂花。

想必是圣尊翻云覆雨的大手笔,众人猜测的也是这般。

“舅舅为了找你,曾经销声匿迹了十年,为什么……找到父母,你好像……并不开心?”东陵玉终于将心中想说的话都说了出来,前面的不过是铺垫罢了,她能清楚的感觉到,冰千月一点也不开心,却也一点也不难过。

她就那样淡淡的,吹着微凉的秋风,衣袂飘飘的好似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发带上的两颗珠子,在月光下散发着莹润的光泽。

“他们的女儿,早就已经死了。”冰千月面无表情的说着这句话。

东陵玉错愕的睁大眼睛,死……了?不,舅舅不会认错人的。

“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事情吗?”冰千月淡淡道,并没指望让东陵玉有所回应,继续道:“血月降临之夜,无忧镇的人,在那场天灾中无一生还。”

她还记得那个血淋淋,如同修罗场的夜,那夜是满月,圆满的让人绝望,痛苦哀嚎的声音在大雨中彻底泯灭。

“不,明明你还活着啊!”东陵玉不可置信的摇摇头。

无忧镇确实是无一生还的,而她不过是鸠占鹊巢,占了左相府小姐的躯壳,然而这具躯体比她的原身还要契合,仿若这具躯体本身就是为了她而准备的一般。

想不通的事,她暂时不去想,既然有蹊跷,迟早也会露出马脚的。

“活着的,却再不是慕容月。”她唇角微勾,说的这句话暗含珠玑。

“这十年来,舅舅为了你,错失了慕容家少家主的地位,他找了很多地方,他真的真的很在乎你的,别这样好不好,我知道这些年你受了很多的苦,虽然是因为过失将你丢失了,但是他从来没有放弃过找你啊!”东陵玉为了自家舅舅,使出了浑身解数,缓解当事人父母之间的关系。

找我?既然那么在乎,为何又将她弄丢了。

她还记得,上一世在冰岚国,她出生时,那个所谓的父亲究竟有多么欢喜,好像她就是他的心头宝一般。

可是,后来呢?

在那些内心荒芜的日子里,她想明白了,那个人所看重的无非是她的特质,一个很好的影子,而且他的目的很明确,就是为了让她修炼出浮生剑,甚至……甚至不惜,虐杀了她的母亲。

那个人,不可原谅!

冰千月深吸了一口气,将心头涌上的悲戚与愤怒压在心底。

东陵玉又说了好一番话,冰千月只听得她又说了一句,“你失踪后,我曾听舅舅对母妃说,没有了你,他觉得他找不到活着的意义了……之后,舅舅就消失了。”

冰千月心中还是有所触动的,看来,他真的很在乎他的女儿啊!

突然间,冰千月很羡慕这具躯体的原主人,至少有人会在乎她,想必左相大人,为了寻找他定是走过万水千山了吧。

她不能因为自己的原因,而阻碍他们父女相认吧?在她的内心深处,还是渴望着父母的疼爱的,只是,若是她认了,她会愧疚的,因为那是不属于她的。

此刻的她,心里真的很矛盾……

沉思中的冰千月,眉头一皱,一道凌厉的灵力攻击突然而至,袭向她的背心。

这道灵力一出,若是得手,她即便仗着仙胎之体较为强横不会当即毙命,也绝对会受很重的伤。

好歹毒的心思!

袭击的比较突然,加之实力差距太大,冰千月躲避已然是来不及了,只得微微侧开一点身子,避开要害。

灵力打在她的左肩之上,一道刺目的红光乍现,冰千月低吟一声,也被气劲带进了莲池里。

不一会儿,莲池泛起了血色……

冰千月恍若泥牛入海般,尚没扑腾一下,便不见了踪迹。

事发突然,东陵玉只见冰千月被打进了水里,还没来得及伸手抓她,就……没影了……

东陵玉泪水决堤,声嘶力竭的呼号:“来人!快来人啊!”

三丈开外,得手的卓飘雨看着自己出招的右手,满意的勾了勾唇角。

还以为有多大本事呢!没想到会这么简单。

本想快速离开,但想了想还是不动声色的退到不远的地方,更好的避嫌。

闻声赶来的侍卫,扑通扑通跳下莲池,这边的动静将离的不远的慕容白引来。

“舅舅,就是她!”东陵玉语序有些混乱的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明显是关心则乱,颤着手红着眼指着此刻很低调的卓飘雨。

仙衣飘飘的样子,实在想不出这个像谪仙般的女子,竟有这么歹毒的心思。

慕容白温润儒雅的气质变得冰冷起来,顺着东陵玉的手指瞧着卓飘雨,那眼神甚至比剑还要凌厉。

卓飘雨心里莫名慌乱起来,好像要被他的目光凌迟一般。

“莫要胡言,本圣女不过是听到这边的动静才过来的,跟我有什么关系?再说,你可有什么证据?”卓飘雨冷笑,她下手的时候,周围可是一个人都没有的,她敢打赌,就连东陵玉都没看到是她出的手,她何所惧?

再者,这慕容白说起来也不过是东黎国的左相,连曦帝都要给医宗三分薄面,更遑论他。

“是吗?我可以再给你一个机会,说实话。”慕容白笑吟吟的看着她。

他的笑容无害,可是落在她眼中却有些毛骨悚然。

她努力压下心中异样,带了丝恼怒:“本圣女说的正是实话,左相没有真凭实据,不要诬陷我,我虽是女子,但医宗绝不是好欺辱的!”

医宗是吗?

“想威胁我?”慕容白笑意渐冷,人前温润如玉的样子,并不代表,有人可以威胁拿捏于他。

“不敢,飘雨只是就事论事。”虽然感觉慕容白的反应有些怪,但是她敢保证,他不敢拿她怎么样,毕竟有医宗那个保护伞护着。

一刻钟后,将莲池翻了个底朝天,都没搜到半片衣角。

“我可以告诉你,若是我的女儿有任何闪失,即便你躲回医宗,我也不会放过你。”慕容白笑得有丝残忍。

女儿?众人哗然。

天师大人新收的弟子,竟是左相大人的女儿?

左相大人是什么时候找回了女儿?怎么都没听到一点风声?

……

卓飘雨听到这话,心中一窒,但她还是抱着侥幸的心理,即便是天师大人也不会对她怎样的……

侍卫们又打捞了片刻,只捞上来一个麻袋,麻袋异常的重。

侍卫乍一捞起来,东陵玉心里拔凉拔凉的,心中窒息感越来越沉重,看到只是麻袋,心里松了口气,没找到尸体,说明还活着!

麻袋打开,里面先捞出了几块大石,随后一具面目全非的女子尸体展现在众人眼前。

女子身着翠绿色的宫女装束,脸被人划了无数道,看不出本来模样,被水泡的发白,致命伤是脖子上的勒痕,很明显是被人活生生勒死的,而且看样子死去已有三天左右,什么痕迹都没有了。

宫里的仵作,验尸很仔细,却也没有得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宫里宫女众多,缺了哪个一时也不好辨认,少了个宫女,也不会有人在意……

此事,也没了探究下去的意义了,即便有什么事,也该曦帝去过问,更何况现在姬皇后也来了。

仍旧没有冰千月的线索,慕容白微微皱了皱眉头,隐在宽大衣袖中的手,掐诀为冰千月招魂,却什么也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