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卷 神之遗迹

作者:骨魂秘殊|发布时间:2019-12-18 09:20|字数:1510

“走吧,那孩子乃神族人,许是趁着今日大开城门混进来的。”

韩零提着一个灯笼,是她方才猜灯谜赢下的,上面用朱砂画了一对鸳鸯,血羽在前面慢悠悠的走着,银发被风吹起,黑色发带与银色的发纠缠,他神使鬼差的伸手去抓,刚抓入手中,虽未用力扯动,血羽却已停下脚步,刚想放手,

“人流太多,牵着吧,免得走散。”

走到灯会中心时,韩零只能勉强跟着发带走,却瞧不见血羽,也幸好那发带足有五尺长,来往的人潮也不敢擅自穿过,才得以让他跟得上。

走到灯会结束时,血羽和他走到血殿门口,

“汝回去吧,吾还有事。”

说完就离开了,韩零看着她的背影,雪白的衣袍在走到门口时瞬间化为黑色,面具下的妖眸中的柔和不复存在,她重新变成了先前的血羽。

血羽一出大门,便看到血族们已将先前的灯笼等物什收拾好了,

“大人,这是您要的琅岐大陆运来的布料所绣制的祭司衣袍,采用的是金丝绒绣制的纹样。”

墨清捧着一套衣物出现,“还有您要的十万魂晶。”

一阵风吹过,她手上一轻,再抬头时血羽和衣物,魂晶已经消失了。

殇忆阁

换上了低调奢华的流枯木门被轻轻推开,这次殇迹不在戏台上,整个殇忆阁如死般安静,鎏金长靴踏在木板上,

“嗒”

殇忆阁的寂静被打破,先前出现在血殿的黑影现出形,它们死气沉沉的站在殇忆阁,以守护者的姿态,血羽的到来却被它们无视,妖眸紧盯着它们,那是当年那些誓死守卫她的战士们,它们不惜动用禁术,将自己变成怪物,

那时的血羽,死神之魂觉醒,一手长鞭挥的风声水起,左手持鞭,右手持刃,一身黑袍随着她的动作飞快舞动,所过之处寸草不生,魂令一出,万魂听令。

正回忆着那时的事情时,耳边传来一声微不足道的动静,

下意识出手,一转头,就和一双阴柔的墨眸撞上,那里面深不可测,但那一抹复杂的悲伤却被她捕捉到,

“今日是七月十四……”

墨清在她耳边说过的话在脑海中浮现,

殇雪此时再也支撑不住,径直紧抱住血羽,那力道仿若想将她揉入骨髓,墨眸逐渐被金色代替,血羽愣了一下,紧接着轻拥回去,朱唇轻启,露出森白尖利的虎牙,然后猛地刺入殇雪修长白净的颈窝,殇雪一把抱起她,向自己的修炼场走去……

琅岐大陆,诸神之殿中,一个年轻的女子突然站起,

“感应到到了!”

“紫沁,莫要激动。”

被点名的紫沁红了脸,又轻轻坐下,恢复之前的端正,

“殇雪的力量出现了一瞬,随后又消失,但我确定了方向,就在东方。”

“东方……看来他还是执迷不悟的站在血神那边。”

虎神维克亚斯坐在首席,摩挲着腰间的玉牌,金黄色的瞳孔中满是冰冷狠辣,

“木桦去哪了?”

“木桦前些天就不见踪影了。”

紫沁回道,刚回完肚子就突然剧烈疼痛,痛的她银牙紧咬,却没发出半点声音或是表现出痛苦的表情,那是当年的惩罚的后遗症。

“紫沁,你去雪圣大陆,尝试潜入血羽的领域,若是可以,便把启榭的转世带回来。”

虎神看了眼她,眼中深沉,若是没记错,紫沁当年曾用她那上古神器重创血羽,若非悯桖赶来带走血羽,只怕现在血羽会躺在他亲手为她铸造的容器中沉睡。

“是。”

神之遗迹

空旷的土地上,满是被雷电击打或是被某种力量留下的痕迹,天空阴沉着,时不时劈下一道闪电,闪电照亮大地的同时映出一道修长的紫色身影,紫眸中混浊空白,薄唇紧抿,再无之前的吊儿郎当,

他沿着记忆里的路线走,在危机重重的神之遗迹上空敏捷的跳跃,如果仔细看,他的下方有无数的白骨,那些空空的眼眶紧盯着天空,怨气冲天,似在诉说他们的深仇宿怨,

那是世间最大最黑暗的秘密,哪怕被揭露冰山一角,也会掀起大浪,让六界为之震撼。

悯桖一直前进着,直到神之遗迹的中心,那里的白骨堆积如山,怨气重的让人透不过气,他踩踏着那些白骨,走到一处干净的异常的空地,那里直直矗立着一柄长剑,他走上前时,剑身轻颤,剑鸣如哭似泣,锋利的剑刃上被染成深红色,

“希尔,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