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云涌江湖路 第二章塞外三绝

作者:天行健1531364583|发布时间:2018-07-12 21:44|字数:3146

裘万山明白韩涛的意思,能从裘万山手里夺走东西,这要是传到江湖上去,韩涛的江湖将会大大地提升。

江湖,就是一个争名夺利的地方。

只是,裘万山并不相信,韩涛与他为敌的原因只是这样。

“主意不错,就看你有没有能力了。”

裘万山的话音未落,鬼头刀就已朝鬼见愁砍去。

若按重量,裘万山的鬼头刀在江湖上排名第二。第一的是“千机杖”,不过“千机杖”的主人仇老头已数十年不出江湖了。

裘万山的鬼头刀是用一块千年的寒铁经七七四十九天锻造而成。刀身重量六十八斤。如果没有极深的内力或极大的力气,单手提刀就已属不易。如今,裘万山竟能在说话之间抽刀砍人,其武功之深可想而知。

韩涛早有防备,在裘万山抽刀之时,他身子已开始后移。当裘万山的刀赶到面前时,他的人已经退到一丈开外的地方。

裘万山收手不及,鬼头刀砍在椅子上,只听得“咔嚓”一声,椅子应声而碎。

韩涛不敢怠慢,忙拔出佩剑,斜斜刺了出去。

“来得好!”

裘万山大喝一声,提刀迎去。刀剑相碰,韩涛后退三步,虎口发软,佩剑险些脱手。反观裘万山,身形丝毫未动,脸色坦然自若。两人武功高下一招便分辨的出了。

裘万山一招得势,更是不给韩涛缓气时机。身子暴起,舞动鬼头刀,“长刀当哭”,“开天辟地”,“挡道阎罗”。鬼头刀劈天盖地朝韩涛袭来。韩涛自是打起十二分的精力,挥剑自卫。

两人交战,二十招过后,韩涛只有招架之力而无还手之机了。

裘万山也晓得韩涛力不从心了。手中大刀舞得虎虎生风。

韩涛也知道自己的武功不及裘万山,照这样打下去只有一败。为今之计,是要出其不意,趁机脱身了。

想及此处,韩涛突然买了一个破绽,逃出裘万山的刀影,顺手拎起一个桌子,朝裘万山扔去。

裘万山见方桌朝自己袭来,也不避让,挥刀砍去。方桌连同上面的碗筷酒杯酒壶洒落一地。

掌柜的看着地上的碎盘破碗,早已呼天抢地,大哭了起来。

店小二则躲在柜台下面,把头探出来,战战兢兢地看着两人的决斗。

酒店中的其他客人也走了十之七八,剩下几个大胆的客人也是远远地围观。

韩涛看了眼一旁的掌柜的,来了注意。他右手执剑,刺向裘万山的肩胛。与此同时,他的左脚踢向掌柜的。掌柜的像一个大大的肉球朝裘万山飞去,而他自己则在半空中突然回转,朝窗口扑去。

好个裘万山,只见他身形左移,绕开飞来的掌柜的身体。然后,他聚集全身力气,人与刀同时朝窗口扑去。

毕竟韩涛功力稍差,裘万山虽后发,却先一步赶到窗口。他舞动鬼头刀,封住韩涛的去路。此刻,韩涛已成瓮中的老鳖,只有被裘万山宰割的份了。

裘万山急于结束战斗,鬼头刀一直不离韩涛的要害。韩涛又抵挡了十多招,终于无力回天了。他长叹一声,放下兵器,就要束手就擒了。

就在这时,一个暗器破窗而入,击向裘万山的后背。

裘万山急忙横刀,用刀背挡住暗器。“嘡啷”一声,暗器落地。

裘万山低头细看,竟是一颗假牙。

与此同时,有两个人进了酒店。

一位是个女子,有三十左右的年纪,粗妆打扮,却也颇有几分姿色。女子手中拿着一把琵琶,款款而来。

其后是个老者,满脸皱纹,头发花白,稀疏的胡须有三寸多长。老者拄着一个拐杖,步伐蹒跚,气喘吁吁,随时都有倒下的可能。

裘万山一眼看着韩涛,一眼看着进来的二人,不知他们三人有何关系。

老者走到场子中央,朝裘万山鞠了一躬,拱手道:“这位大爷,听小女唱个曲吧?”

老者说话时,裘万山看到老者少了一颗牙齿。他在看地上的牙齿,心里明白了。裘万山把刀翻到背后,弯腰捡起地上的牙齿,递到老者面前。

“你也太不小心了,牙齿掉了都不知道?”裘万山冷声说道。

老者接过牙齿,擦了擦,镶在嘴里,咧着嘴笑道:“方才看到这里有人打架,心里着慌,一不小心,牙齿掉了。”

裘万山看着老者没有丝毫不快,脸色微变,暗道:“这老者的武功不可小视。”

要知道,方才裘万山在还给老者牙齿时,已暗暗地把内功注入到牙齿之中,也就是说,裘万山给老者的不是牙齿,而是一个烧红了的铁块。老者竟能安然地接过牙齿,并镶在嘴里而无丝豪痛苦,可见老者的功力必定不浅。

老者阴阴地笑了笑,道:“大爷,就行行好,听老夫的女儿弹个曲吧。不贵,一个曲三文钱。”

“老头,给我弹一个。”韩涛从怀里拿出一掉银子,扔给老者。老者接过银子,冲韩涛笑了笑,然后招手让女子靠前。

女子前行几步,靠在桌子旁,弹了起来。裘万山听女子弹奏的是一首怨曲,其声如泣如诉,好不悲伤。就连围观者也神色愁闷了。

女子边弹边用眼睛看裘万山。裘万山虽手握鬼头刀,但脸上已没了杀气。取得代之则是几分男子柔情。女子暗自阴笑,忽然翻转手腕,音乐大变。裘万山感到女子所弹奏的音乐刺耳,如有无数的虫子挤进耳朵,并且胸口发焖,脑袋胀痛。反观那些围观者,早已双手抱头,在地上打滚了。

“‘糜天魔音’!”裘万山大声说道,“你是‘千面妖姬’冷无艳。”

女子停止弹奏,冷眼看着裘万山,阴笑道:“算你明白。”

裘万山摇了摇头,转向老者道:“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就是‘活死人’江发白了。”

老者捋了捋稀疏的呼吸,道:“想不到我数十年不出江湖竟还有人知道老夫的贱号。”

“江发白,韩涛,冷无艳。‘塞外三绝’今日竟齐至此地,如果传扬出去,也算江湖一件大事了。”裘万山道。

“不错,仔细算来我们‘塞外三绝’已有十年没有踏足中原武林了。往事悠悠,弹指间,十年就过去了。我的那些老朋友也没多少了。”江发白道。

“你也有朋友?”裘万山讥笑道。

“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共同利益的朋友。比如你,现在就是我们的朋友。”江发白道。

“我可不愿有你们这样的朋友。”裘万山冷道,“你们这次踏入中原是为何事?”

“找你。”江发白道。

“找我做什么?”裘万山问。

“讨一串糖葫芦。”江发白道。

裘万山脸色大变。“塞外三绝”同时出手,今日他怕是在劫难逃了。

“塞外三绝”慢慢地靠拢,已经把裘万山围在了中央。

江发白冷笑两声,说道:“想当年,你裘万山提着鬼头刀一夜时间单挑‘飞鹰寨’九大高手也是江湖中人人皆知。自此你也落得一个‘九天飞鹰’的绰号。今日我们能见识见识你的三十六路‘阎罗斩’也不框此行了。”

裘万山不搭理“活死人”,暗想:“一个‘鬼见愁’就已不好应付了。今日他们三人联手,我是万万不敌。如今之计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了。”

注意已定。他看了下地形,“千面妖姬”靠着桌子,“活死人”堵住了门口,“鬼见愁”临窗而立。

于是,他决定强攻“鬼见愁”,从窗逃脱了。

裘万山讥笑道:“三位是要轮番出手还是一起?”

江发白阴森地笑道:“认他是千军万马或是单兵独将,我三人都是同进同退。”

“好个同进同退!看招。”

话音未落,裘万山已举刀朝韩涛砍去。韩涛忙举剑迎出。江发白见状,也举起拐杖,袭向裘万山后脑勺击来。冷无艳也不怠慢,一手握紧琵琶,一手弹奏。

裘万山听得背后风声,知江发白的拐杖已经袭来。他不敢托大,中途变招,手腕翻转,鬼头刀护住脑后,江发白不敢用拐杖撞击鬼头刀,急忙收住招式。

与此同时,韩涛的剑也已到了裘万山面前。

好个裘万山,身形左滑,让过韩涛的佩剑,伸出左手,朝韩涛肋部抓去。韩涛看得分明,他已知裘万山的武功在自己之上,更是不敢托大。急忙收住长剑,身形暴起,让出位置。裘万山就是要韩涛闪开窗口,现在目标已达到,便不再恋战。急攻几招,转身朝窗口扑去。

裘万山的身子放要接触窗户时,十多枚暗器从后方飞来。

原来,冷无艳在一旁看得清楚,在裘万山动身想奔窗而逃时,她左手触动琵琶上的机关,琵琶内的鬼门钉天女散花般飞向裘万山。

无奈,裘万山只得舍弃窗户,身形左移,暗器悉数落在桌上。

江发白大吼一声,举杖扑向裘万山。裘万山急忙从桌子上跃下,单掌击打桌子,桌子受力,飞向江发白。

江发白自是不把飞来的桌子放在眼里,毫不犹豫,举杖把桌子打碎。哪知,裘万山竟藏在桌子后面,桌碎人现。江发白还未反应过来,裘万山的刀已到了他的面部。

冷无艳见状不妙,再次启动琵琶上的机关,又是数十枚暗器袭向裘万山。裘万山逼退江发白,夺门而逃,身后的暗器有几枚打在裘万山身上,其他的散落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