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陈母的出现

作者:红豆|发布时间:2018-07-13 01:01|字数:2147

我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不动声色地把手机装了起来,换好衣服出来,表情没有什么变化,还是像刚进来的时候,心里我已经打定主意找个时间试探一下兆洵迟到底知不知道这件事,如果他不知道的话我就先呆在这里,,如果知道的话,看来也只能找个借口想办法搬出去。

“不好看,去换了吧!”洪念念摇摇头,嫌弃的白了我一眼,好似我多穿一会儿就会恶心到她的眼。

不好意思的吐吐舌,转过身进了洗手间把身上的衣服换了下来又重新装进了袋子里。我和陈夏夏打了一声招呼,让她乖乖的先在家里,我和洪念念去把衣服换了就回来。

先前不了解陈夏夏,只觉得她可爱又单纯,自从知道了她和白佩佩有染,在面对她的时候,我总觉得哪里有些别扭。我发现陈夏夏也用一种说不清楚的眼神打量着我。难道是她发现了我知道她的秘密了吗?心下一惊,思考着是不是刚才哪里露出了马脚。

好在她很快的别过脸去,我心里长舒了一口气,明明可以是唯美的总裁大人爱我的生活剧怎么到了我这里就成了各种复仇谍战剧。

和洪念念从别墅出来的时候,徐徐微风轻轻的拂面而来,一时之间在别墅中的压抑好似全部的烟消云散。

该面对的总要面对,我不是那种对于一点不安就揪着不放的人。既然是换衣服,我和洪念念毫不犹豫的去了商场。

“你打算怎么办?”洪念念的视线紧紧的盯着前方的路况,语气中却透出一丝担心。妹妹的事情我毫不隐瞒的告诉了她,我也曾怀疑该不该让她知道我妹妹的事情,可,看到她看着陈苏杭一脸深情挚爱的模样,我不想因为我和陈苏杭走的太过去近而让她心生间隙。爱情这种事情,千万不能让心里有疙瘩,我深知。

“我想再试试。”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连我自己都觉得心虚。且不说兆洵迟不知道,就算兆洵迟知道了以他对陈夏夏的深爱,怕是也会跟着她同仇敌忾吧。

正想着没想到兆洵迟就给我打过来了电话,我深吸了一口气,确定自己不会说什么,才按了接通健:“怎么了洵迟?”我温柔问道。

“没事,你在哪里我去接你!”兆洵迟声音和平时虽然没有什么变化,担我多少还是听出了些疲惫感,不然这么多天的相处都白相处了。

“我去找你吧。我现在和念念在外面逛街呢。”话了电话我连忙把兆洵迟刚才发给我的地址记在了手机上,看了眼念念,她已经将车钥匙递给了我,想来她已经听到了我刚才和兆洵迟说的话。

“看来没办法逛街了,他找我了。”我给了她一个人畜无害的微笑,把车钥匙又还给了她:“我打车去,那地我不认识。”

我熟门熟的按着兆洵迟的地址找了过来,望着眼前的这扇红色的防盗门,再三确定了的确是这个地址,我才抬手按下了门铃。

开门的是一个我不认识女人,我礼貌的朝着她笑了笑,报出了我要找的人,还没开口,兆洵迟已经从屋里走了出来。

我被兆洵迟牵着,顺着他的脚步走了进去。环顾四周,房间不大,却布置的温馨。我疑惑不解的望着兆洵迟。

“这是陈阿姨。”我一下子心里就了然了,怪不得我刚才总觉得面前的女人很面熟,原来……我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兆洵迟,陈夏夏的父母不是都出车祸死了吗?

我惊呼,等话说出口了我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好在陈阿姨在我刚才进来的时候已经去了厨房。

“下意识的拍了拍胸口,又看了眼厨房紧闭的门,想来里面的人应该没有听到。我抿抿唇,轻轻的压低了声音:“到底怎么回事?”

兆洵迟松开牵着我的手,坐在了沙发上:“这事你别管。”他拍了拍旁边的位置,示意我做下。

我乖乖的坐下,忍住心中的疑问,替他捏了捏肩膀:“要适当的休息,别太累着自己。”

“嗯。”他轻声应了一下,闭着眼睛暂时休息一下。

这时,厨房里的陈阿姨端了一盘水果放在了沙发前的茶几上。

“没什么好的水果,别介意。”她冲着我淡淡的笑着。

“没事,谢谢。”我很礼貌的冲她说了声谢谢,装作淡定的转过头去,生怕自己此刻的表情不对。

一大堆疑问在我心里开始发酵,为什么出车祸死了的人在这好好的活着?还很是淡定的端出水果给自己吃?死了的人可以复生?还是说那场车祸只是掩人耳目的一场戏?

我的脑子都快炸了,心里既然有些慌了起来,难道……

不!不可能!这个想法一冒出来我就立刻否决了。

“怎么了?”一旁闭着眼睛的兆洵迟此刻正看着我。

我冲他笑了一下,压下心底的烦躁装作若无其事的回答着:“没事,要出去吃些东西吗?”我扯开了话题。

他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了一旁的陈阿姨。

陈阿姨笑了一下,然后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埋怨着:“唉呀!瞧我这记性,都快到午饭时间了,竟然还没开始做,等下,我去做,吃完再走。”她的视线在我的身上来回的扫视着:“我听洵迟说你是他的秘书?”她一边起身一边朝着冰箱的方向走。

我有点搞不懂兆洵迟现在的心理了,明明是叫自己过来赴宴为什么又要骗陈阿姨我是他的同事。我看着他那张冷如冰山的脸,将心里的疑惑往下压了几分。

兆洵迟拉下我帮他捏肩的手,不动声色道:“夏夏一会要来。”

我知道这是兆洵迟在暗示我等下别露出什么马脚,心里一股酸涩,脸上陪笑的装作大方:“夏夏要来,你怎么也不跟我打个电话说说,我好跟她一起来啊!”

他把玩着我的手指,一双漂亮的桃花眼懒懒的睨着窗外:“在你快到这的前两分钟她打电话跟我说的。”

“叮叮叮——”

在兆洵迟话音刚落时,门铃就响了。

在厨房的陈阿姨正准备出来:“我来吧。”我冲着厨房门口的陈阿姨笑着,不留痕迹的从兆洵迟那里抽出了手往门那边走。

“夏夏。”

打开门的那一刻,我冲着门外的陈夏夏亲密的叫着。

她看见我,脸上露出了一丝诧异,随之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