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逃跑

作者:今晚打粽子|发布时间:2018-07-13 00:11|字数:2009

“这······这怎么可能?”我看到眼前的景象,完全不敢相信我的眼睛,外面的那只鬼居然是之前医院里面的那个保安。

这让我有些难以置信,更是有一连串的疑问,保安怎么变得这么强?他来这里又是做什么?

这些疑问让我升起一丝不安。

或者他是来找闫梦的?我突然想起闫梦说过,闫梦身上有保安想要的东西,这才导致于我和她被困在停尸房杂物间里。

但是看起来闫梦明显比他弱了不少,闫梦身上又有什么东西是他想得到的呢?

这些疑问在我的脑海里一闪而过,然而我最担心的是如果闫梦身上有他想得到的东西的话,那他是不是杀死闫梦抢走他想得到的东西?

敌人的敌人是朋友,他根本没有帮我们的可能性。

不。

这不对,我突然才反应过来,此时的保安不像那天的那样穿着白色大褂,粗布裤子,反而是一身黑色套装,有几分酷似死神的模样,而且他手里还拿着一根黑色的拐杖,加上他凌厉如同无底洞般的眼神无比的深邃,跟换了个人似的。

眼前的景象告诉我的直觉,这个“保安”肯定不是普通的鬼,光是这身打扮就不同凡响,虽然我不知道,但我的眼里还行,那拐杖不会是人间的东西,加上那气场就能证明他的来头不一般。

保安进了屋,凌厉的眼睛直接就盯了过来,我从缝隙中正好看到他看过来的那一瞬,那眼神如有勾魂摄魄的能力一般,我有一种被人看穿了的感觉,只觉得透心凉,心脏的跳动快的窒息。

不过,我没有移开眼睛,而是看向他的拐杖,那拐杖虽然整体漆黑,光照在上面都能被吸收一般,但我清晰的看出,拐杖上面雕刻着活灵活现的龙鳞,在往上面看去,一个像是龙头却又像是鬼头的杖头有着锋利的獠牙,像是活了一般。

保安的手指一紧,整个拐杖震颤了一下,那眼珠子一闪,拐杖竟然张开有着锋利獠牙的大口,竟然真的活了,对着我们的方向,刮起一阵剧烈的阴风,那张黑洞一般的血盆大口只是轻轻地一吸,包围着我们的三张鬼脸根本毫无反抗之力般的化成几道黑气被吸入口中。

没有一丝的拖泥带水,就如同轻轻的吹灭蜡烛一般的轻松。

三张鬼脸被吸走,闫梦极度虚弱的倒了下来,我急忙抱住她,有些担心,鬼魂一旦受到重创到极致,那极有可能会导致魂飞魄散。

闫梦昏迷过去,我有些惭愧,我与她只认识这么短的时间她居然冒死相救,光是这行为就让我心里升起一股暖意。

我背后突然传来一阵寒气,我回头看去,保安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我身后,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闫梦竟然到了他手上,我看到他的眼神里有一丝担忧之意。

“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就祈祷吧!”保安看了我 一眼声音虚无缥缈的回荡起,抱着闫梦转过身去看着男子和那叫菲菲的女子同样阴冷无比:“不让你们付出点代价岂能对得起你们?”

保安说着一抬手,两股黑气分别从男子和女子身体里面被抽出,那男子一瞬间变得如同骷髅一般,颤抖着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而那女子也是霎时间脸色苍白。

做完这些以后,保安带着闫梦消失在门口,我有些发呆,心里有些复杂的感觉,但我也说不清是什么感觉。

那保安到底是什么来头?他又为何要带走闫梦,是闫梦说的那样身上有他想要的东西吗?这些像一团迷雾一般一下子困扰着我。

“啊。”

一边传来一声呻吟,我一下子惊醒,我还有事情要做呢。

“给我破降!”我叫道。

我刚要冲过去,那男子猛的从地上爬起,在菲菲的搀扶下往门外跑去。

“死到临头了还跑?”我一股无名之火升起,刚刚差点要了我们几人的命,此时岂能让你逃掉?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哪有这般容易?

我当即冲了出去,让我没想到的是两人虽然已经极度虚弱,可逃跑的速度竟然快的惊人,我冲到门边的时候他们已经上了车。

我赶过去还是晚了一步,此时舒蓉蓉和六爷也跑了出来,我让舒蓉蓉启动车子上去追,六爷本想也一起去追,但我阻止他说年纪大了,就不要折腾了,对付两个重伤的人还我一人就行了。

六爷留下后我舒蓉蓉开了车就往外追去,到了外面两人跑得还是挺快,我们在后面紧追不舍,我有些恼火,你说你破个降能怎么的,难不成我还能把你打死不成?

车子开着开着就到了郊外,我越发的恼火,让舒蓉蓉加速,可她毕竟没开过快车,车技也不好,此时的车速已经是她最大的极限了。

前面两人的车子上了盘山公路,两辆车相距一百来米的距离,似乎他们的车技也不怎么样,总是保持着这个速度,此时的盘山公路上不见有其他的车辆,有些黑乎乎的。

花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车子到了山顶,从车窗看去,前面有不少灯光,似乎是一个镇子什么的,我没有多想,让舒蓉蓉加速追过去。

他们把车停在街边下了车往巷子里逃去。

有车不开偏要走路?我看了看空旷的街道,在红黄色的路灯下两人在一个巷子处消失不见,我担心有诈,让舒蓉蓉在车里等我,同时盯着以免他们择路返回开车逃跑。

下了车我往他们消失的地方追过去,街边的灯光暗黄暗黄的,街道只传来我一个人的脚步声,显得有些唐突,等我追过去的时候,他们没有跑远。

“别跑了,你们还能逃得掉吗?”我一边大声说道一边追过去,前面的两人愣了一下没有理会,继续往前跑去。

还挺能跑的,我暗骂了一句,加快脚步冲上去,也不知道他们哪来的力气,明明已经爬起来都都困难的人了,想不到还能跑这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