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嫁给你,我不后悔

作者:晓燕姐姐|发布时间:2018-08-21 23:50|字数:5060

“沐总,您的菜单,请过目。”一边说着,一边双手微抖地将菜单递给了沐雲霖,请他过目。

“陈赫铭,我有这么可怕吗?连拿个菜单手都抖了?!”

沐雲霖一手拿过菜单,似笑非笑的问陈赫铭,倒把他给吓了一跳。

“沐总,我…我…”

白馨予见陈赫铭慌张的样子,连话都接不下去,就想着给他解围。

“霖,你别吓坏人家陈经理嘛!人家陈经理可是老实人,他肯定是被你之前那个表情给吓坏了吧?”

听着白馨予的解释,林嘉欣和沈梦芯也觉得是因为沐雲霖之前的表情太严肃了,把陈赫铭给吓坏了。

“就是啊!我怎么觉得你除了我们家大白兔以外,对其他人都很冷淡?对大白兔的时候,满眼都是溺宠的神色。”

“是的呢!但是人家陈经理不容易啊!胆子小啊!特别是见到自己的顶头上司的时候,哈哈…”

“咳咳…陈经理,你先下去吧,有事再叫你。”

陈赫铭闻言,应道:“是,沐总,您慢看,有需要再叫我。”说完便头也不抬一下的转身去忙别的事务了。

白馨予看到陈赫铭面对沐雲霖的时候,小心谨慎的样子,差点没笑出声来。这个沐雲霖,都把人家陈经理给吓得都不敢抬头看他的眼神了。

“霖,你那表情、神眼能不能别老这么严肃啊?吓得人家头都不敢抬起来看你的眼神了。我觉得你应该试着把对我的态度去对待别人,不要总是扳着个脸,不然,谁愿意跟你做朋友啊?”

故意顿了顿,继续说道:“唉!这也难怪,你的好兄弟也就只有季风和赵宸。我都有点担心你除了季风和赵宸这两个从小一起长大的铁哥们,还有你的专用司机兼总裁助理赵宇以外,就交不到朋友了呢!”

林嘉欣和沈梦芯听了白馨予的话,也觉得沐雲霖除了白馨予之外,对其他女人是冷冰冰的,冷言冷语,甚至看都不会看她们一眼。对于其他人,也是如此,一脸的严肃,像是谁欠了他钱一样。

不过白馨予已经习以为常了,知道他的性格,他那冷淡的性格,已经改变了不少了,因为白馨予的出现,闯入了他的世界和生命里,多多少少有所改变。但是对于其他人的态度,不管是亲人、朋友,还是不认识的人,都一副冷冰冰、不苟言笑,说白了就是除白馨予以外,对其他任何人都不会笑,不喜欢笑的人。

“宝贝,你似乎理解错了什么了吧?我的朋友可不止季风和赵宸两个人呢!沐氏做得很大,我在国外也有朋友的,你居然不相信你的老公只有两个好朋友?季风和赵宸是出生入死的好兄弟,其他的是朋友。”

“是吗?呵呵…我…我就是看到陈经理被你吓坏了,觉得你不应该总是扳着个脸,好像谁欠你钱似的,能不能‘一视同仁’啊?没事多对别人笑一笑,说话不要太冷冰冰就行了。嗯?”

沐雲霖一听,他的宝贝让他对人亲切一点,不要总扳着个脸?自己本来的性格表情严肃,不爱笑,冷冰冰的,说话语气也是冷言冷语的。

对于沐昊轩和何馨予,也是这样。但对于沐震天,沐氏集团的创始人,他的爷爷,从小到大都是很恭敬的,基本上他的话多多少少是听的,只不过自己也会有点主见。因为沐震天动怒起来,没有人不怕的,包括沐雲霖自己。所以,来星辰餐厅之前,去看海的时候,沐雲霖对白馨予说,自己小时候其实过得一点都不快乐,白馨予也不知道他小时候到底经历了什么,使他童年过得一点都不快乐。

如果白馨予没有再次闯入他的世界,走进他的生命,融入他的心底,他大概也不会开心起来。白馨予自信、阳光、善良、待人亲和、很容易就笑了,笑得让人看了觉得很可爱,会被她带动,笑得很温馨,不会是那种大笑或者是讥笑,除非对方是白馨月。

有时候,也会很容易哭,上一秒笑了,下一秒就哭了。她是一个特别特别看重感情的人,很容易把别人的话当真。沐雲霖的性格在一点一点的被白馨予给改变了,但是,只限于她,其他人都没有这种反应,还是一如既往的冷,使人都不敢抬头看他的眼睛。

“好,既然宝贝都这么说了,那我就试着改变一下我严肃的样子吧。宝贝,点餐吧。”沐雲霖把菜单推到了白馨予面前,让她点餐。

“嗯!嘉欣、梦芯,你们要吃什么?你先点吧。”白馨予把菜单移到林嘉欣面前,问林嘉欣她们要点什么。

“那我就不客气了。”说着便翻看着菜单栏上的菜。

“我要甜点马卡龙Macaron、柠檬塔Tarte au Citron,再来一瓶白兰地。菜还是你们来点吧。”

“林嘉欣,什么叫菜我们来点,让你点,你就点了两个甜点,加一瓶白兰地啊?还有,大晚上的,你喝什么酒啊?喝醉了怎么办?你晚餐吃甜点啊?”

白馨予顿时感到特别无语,大晚上的吃甜点?还喝白兰地??醉了怎么办?林父不得担心死啊?

“我不知道怎么点嘛!你最聪明了,你点吧。我醉了,不是有你们吗?你们送我回家啊!”

“点个菜还分聪不聪明的?行行行!那就我点吧。”

沈梦芯也无奈的说道:“嘉欣,大晚上的还是不要喝酒了吧?也不要吃甜点了,容易蛀牙的。”

“没事的啦!仅此一次。”

白馨予翻看着菜单,嘴里说着菜单上的菜名。

“龙凤呈祥、翡翠碧玉、西湖银鱼羹、青龙戏水、园林香液鸡、茄汁石斑鱼、雪里红梅,就这些吧。”

沐雲霖挥手叫来了陈赫铭,很深刻的把白馨予刚刚点的菜名和林嘉欣点的两份甜点和一瓶白兰地报给了陈赫铭,让他吩咐厨房去做。

陈赫铭闻言,立刻微笑的说道:“好的,沐总,请稍等,菜一会儿就上来。”

“嗯!”沐雲霖只轻声应了一声,陈赫铭就转身去了厨房,交代厨师,总裁夫人点的菜,总裁亲自汇报的菜名,用以最快的速度上菜,不得怠慢。

只见这时,沐震天、沐昊轩、何馨予和沐雨涵来到了餐厅内,似乎是来查看大家的工作如何,顺便…来吃个饭。

一扭头,沐雨涵首先看到了沐雲霖和白馨予,一手拍着何馨予的肩膀,一边指着沐雲霖他们所坐的位置上,一边说道:“爸、妈,爷爷,你们看,那边坐着的是不是哥和馨予姐姐啊??”

沐震天、沐昊轩和何馨予顺着沐雨涵手指的方向,一惊,难道他们也来这里吃饭??

“真的是啊!爸、昊轩、雨涵,我们过去吧。”

“嗯!”沐震天他们正准备过去,陈赫铭看到了沐震天,吓得差点摔倒,沐氏原创始人,沐氏首任董事长沐震天啊!虽然说已经退休多年,现在由他的孙子沐雲霖担任总裁,可是看见他还是有点怕怕的。因为他一直以来都是严肃、不容人随便开玩笑的人,工作是工作,家庭是家庭,不能谈私事,是一位很严格的沐氏首任董事长。

立刻走上前,微笑的恭候道:“沐董事长,您…你怎么来了?我都没准备接见您呢!”

陈赫铭就是长了一张阿谀奉承的嘴,不然,你让他说点别的,他也不会说啊!生怕说错话。

“我来看看,顺便,带家人来吃饭。陈赫铭,那边坐着的是不是雲霖和馨予?”

“是的,是沐总和少夫人,还有两个是少夫人的好朋友林嘉欣小姐和沈梦芯小姐。”

“你去忙你的去吧,我过去看看。”

“您老慢看,有事再叫我。”说完便赶紧走,吓得胆战心惊,差点心都要跳出来了。这沐董事长怎么和沐总一个样啊?一个眼神就能吓死人,这祖孙两都严肃。不过,沐震天对于家人和沐雲霖不一样,沐震天对家人总是笑呵呵的,一点都没有公司里的严肃。

而沐雲霖却不一样,在白馨予还没有出现的时候,对于任何人都是冷冰冰的,似乎没有感情,对于沐震天这个爷爷,只有恭谨和恭敬,别无其他,在家里也很少在他老人家面前笑过,让沐震天觉得他回来似乎就没有家的温暖与温馨了。

而后,白馨予缘分似的闯入了他的世界,慢慢的,这种冷冰冰的性格慢慢的由她而改变了,她甜美、天真无邪、阳光的笑容,让他的心慢慢的融化了。

只不过,只限于她一人,对于其他人,还是以前的样子。难道…他小时候过得不开心是因为缺爱吗?还是没人陪他,而孤独?

沐震天他们走了过去,沐震天先开口道:“雲霖,馨予,你们也来这里吃饭啊?”

白馨予闻言,抬头一看,居然是沐震天?还有沐昊轩、何馨予,她的公公婆婆,还有那个调皮捣蛋,从小爱对哥哥沐雲霖搞恶作剧的沐雨涵,她的小姑子。怎么大家都来了?这是个什么情况?

沐雲霖抬头,只淡淡的应道:“爷爷、爸、妈、雨涵,你们也是来吃饭的?”

“爷爷、爸、妈、雨涵,你们来了,快坐。”

何馨予闻言,笑着看着沐雲霖和白馨予,叹着气,说道:“唉!还是我们家馨予懂事,会说话。不像你,雲霖啊!说话怎么还是这么冷冰冰的,对妈妈和爷爷也这么说话?真是…”

“雲霖啊!你这个严肃的样子还是要改掉一些,在工作上,是应该有一点威严的,但是,在家庭中,不要总是扳着个脸,像是有人欠你钱一样。”

“我知道了,爷爷。之前馨予还说我呢!让我改变一下以前的性格,对人要像对馨予一样,不要总是扳着个脸,都不笑的,我会改的。”

“这样就好了,你早该这样了。”沐昊轩欣慰的说道。

“爸、妈,爷爷、雨涵,既然你们都来了,一会儿菜就上来了,一起吃吧。”

“好好好,呵呵!还是馨予讨人喜欢。”沐震天和蔼可亲、微笑的对白馨予说道。

“哦!对了,爷爷、爸、妈、雨涵,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林氏文具集团千金林嘉欣,这是沈氏香水集团千金沈梦芯,她们俩都是我的好朋友,是我的闺蜜。”

一边向沐震天、沐昊轩、何馨予和沐雨涵介绍着林嘉欣和沈梦芯两个人认识,一边又向林嘉欣和沈梦芯介绍沐雲霖的爷爷、父母和妹妹。

“嘉欣、梦芯,这位是沐氏集团创始人——沐震天,是霖的爷爷,首任董事长。这是霖的爸爸,沐氏现任董事长——沐昊轩。这是霖的妈妈何馨予,这是霖的妹妹沐雨涵。你们认识一下。”

“原来你们是我嫂子的好闺蜜啊?那你们应该关系还不错吧?”

见沐雨涵调皮捣蛋的样子,林嘉欣第一个受不了,什么叫做我们关系还不错啊?我们可是从幼稚园就开始的好朋友,好闺蜜,而且还是极品好闺蜜,怎么能用不错这个词来表示我们之间的关系呢?

“那个,沐雨涵,你说错了吧?我们俩和馨予那可是从幼稚园就开始认识的好朋友,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就认做闺蜜了,是极品好闺蜜。”

“哦?原来是这样啊!馨予姐姐果然很讨人喜欢,我也很喜欢馨予姐姐。嘻嘻!”

“沐总,菜来了。”陈赫铭上前说道,服务员上前一一上了菜,陈经理只说了句“沐董事长、沐总、夫人、少夫人,你们慢用。”说完便退下了。

只见林嘉欣大口吃着甜点,真的不怕长蛀牙吗??

接着,给所有人都倒了一杯白兰地,还没有喝多少,就醉了。

“真是的,知道自己酒量不行,就不要喝酒嘛!还得我们送她回去,搞得车里都是酒气。”

还好,大家都吃得差不多了,就准备离开了。

陈赫铭看到沐雲霖他们要离开了,立马上前说道:“董事长、沐总、夫人、少夫人、林小姐、沈小姐,慢走。”

“嗯!”说完各自上了车,沐震天他们回老宅,沐雲霖他们先送林嘉欣和沈梦芯回家,再回城堡。

“BOSS,现在先送林小姐和沈小姐回家吗?”

“嗯!”

林嘉欣真的是不能喝酒,一喝酒就醉,但是还是控制不住想喝。

片刻之后,到了林嘉欣家里,女佣和林父林母林嘉欣回来了。林子闳看到自己的女儿喝得这么醉醺醺的,都不知道对自己的这个女儿该说什么好。

“馨予啊!真是麻烦你了,送嘉欣回来。”

“不客气,我们是朋友嘛!举手之劳而已,那子闳叔,那我就先回去了。”

“好,路上小心。”

“嗯!”

沈梦芯家门外,下了车,对白馨予笑道:“沐雲霖、馨予,今天晚上谢谢你们了,我很开心。下次,再一起玩,拜拜。”说完便转身走了进去。

“嗯!拜拜。”

“宇,回城堡。”

“是,BOSS。”

城堡内,沐雲霖拉着白馨予的手,就走了进去。

吴妈看到沐雲霖和白馨予回来了,便上前笑道:“雲霖少爷、少夫人,你们回来了?现在很晚了,少爷和少夫人早点休息吧。”

“好的,谢谢吴妈。那我们先上去了哦!吴妈,你也早点休息。”

“好,那我先下去了。”

沐雲霖拉着白馨予就上了楼,两人纷纷洗了澡,躺在床上,沐雲霖搂着白馨予,在她耳边悄悄的说:“馨予,我想问你一件事,你要老实回答我。”

白馨予见沐雲霖一脸认真的样子,很是疑惑。

“什…什么事啊?搞的这么严肃。”

“你一直都说能和我再次相遇,是缘分,一切都是缘分的关系。那你嫁给我,你有没有一丝丝的后悔过?”

“原来你在问这个问题啊!你问我有没有后悔过?是吧?那我告诉你,我很后悔,特别特别的后悔。”

“嗯?你说什么?”

“噗嗤!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我后悔的是,没有早一点遇见你,没有早一点知道你就是救我的那个大哥哥,没有早一点爱上你。所以我很后悔,特别特别的后悔。”

“真的?”

“真的,嫁给你,我不后悔。不过…”

白馨予故意停顿了一下,沐雲霖焦急的问道:“不过什么?”

“不过,你还欠我一场盛大而又浪漫的婚礼。在爸爸公司回来,白向阳他们付出了代价,爸爸的病治好,外公的公司能够重新开创,林宥叔伯和常晟表哥回来的时候,你要把婚礼补给我。”

“好,到时候一定补给你,给你办的风风光光,你就是我最美的新娘。”一边说着,一边溺宠的捏了捏她的鼻子。

“霖,有你陪伴在我身边,真好!”

“你知道就好。”

“霖,为了我,你应该试着改变一下你待人的态度,当然啦,我说的不是像白向阳这种坏人哦!”

“好,那么现在睡觉吧。”说着便关了灯。

就这样,白馨予枕着沐雲霖的手臂,沐雲霖则抱着她睡觉,两人嘴角都不知不觉中微微上扬,不知各自做了什么梦,梦里是否有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