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争议

作者:灵鸠沾雪衣|发布时间:2018-01-14 13:08|字数:2026

“当初神尊是怎么说的?”

霍毅然回忆了下,当初君清寒是这么说得:若谁能走出他的桃花阵,就收为徒弟,然而没说是怎么出阵,如今被天启带出来了,他也不好说什么。

“难道神尊真要收这丫头为徒?毕竟她的来历不清不楚。”沐千寒插话道。

“慕倾,一直跟她的养父在邺城行医救济,天真善良,怎么就身世不清白,品行不端正?”殿外,一道淡然的声音响起。

慕倾一见到人,便狂奔过去,笑吟吟道:“你没事,太好了!”

白九歌轻笑一声:“我回去没看见你,还在想,你长得这么不安全,谁把你给拐跑了呢!”

“掌门,你曾经不也算不出天启的来历,这些年不也没出什么事?”坐在苏易恒对面的女子打圆场道,“这两个孩子今天也累了,让她们下去休息吧,明天还有新弟子入选呢!”

也不等霍毅然的回应,天启便带她们到偏殿休息。

整个过程中,他没有说过一句话,气氛有一丝的压迫。

偏殿中已有通过玄灵门三试的新弟子入住,等天启一走,殿外一片欢腾,一位少女走到慕倾的身前,好奇问道:“他是谁啊?”

“他叫天启。”

慕倾一出口,又有一位少年一惊一乍:“他叫天启?竟然是天启,那个满灵根的天才少年!”

“没想到传说中的他是那么的好看。”

“在我见到他的第一眼,我就觉得自己爱上了他。”身穿青色衣裙的少女羞涩道。

“他再好看,天姿再高,也始终成不了清寒神尊的徒弟,我要做就做清寒神尊的徒弟!”一位少年一脸傲气的说道。

“……”

“你们都别说了!”慕倾有些恼火地指了指那傲气的少年,道,“你有照过镜子吗?就你,怎敢与天启师兄作比较,就算清寒神尊不收他为徒,也轮不到你!人家都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呢,就是猪拱美玉!”

听到慕倾一番话后,众人捧腹而笑,议论纷纷。

他们对慕倾有着极大的好感,若不是她的一首曲子,他们很多人或许此时不可能站在这里。

“这世上除了天启师兄,就只有白九歌一人够资格成为清寒神尊的徒弟……”

不等慕倾的话说完,白九歌已拉开她离开这“是非之地”。

“喂,你们是谁?”她们背后响起傲气与不可一世的声音,“算了,不管你们是谁,反正清寒神尊的徒弟只能是我。”

白九歌的脚步一顿,停了下来。

慕倾被这声音惊的回了头,茫然的看着眼前的身穿蓝色衣裙的少女,她跟自己一般大小,梳着偏髻,十分俏皮动人,她发间上还插着白玉钗,慕倾和白九歌对这个虽不懂,但也可以看出它价值不菲。

“你凭什么说清寒神尊一定是你师傅?”慕倾对于这位少女的傲气十分不满,若她是新入的弟子,怎么在测试的时候没见过她?

“凭实力,而你根本就不配到玄灵门拜师!”她的语气不屑一顾。

少女的不屑一顾,让白九歌忍无可忍,她的神情明显带有厌恶:“她不配,你就配吗?”

“就她那无药可救的资质,就算明天参加了新弟子入选,也不会有一位长老会收她为徒,最终也不过是外殿的弟子。”

“无药可救的是你吧!”慕倾一直隐忍,遇到她的人都说她资质这,那的,她都听厌烦了,她不说话则已,一出口气死人,“君子何尝去小人,小人如草去还生。”

“你,你说什么?”少女闻言,顿时气得俏脸煞白,“我可是西海龙宫的三公主,你竟敢如此无礼。”

原本龙悠以为慕倾听了自己的来历,态度会改变些,哪知她轻哼一声不吭:“我还是天界的三公主呢!”看谁的头衔大。

当然慕倾是相信她的来历,入玄灵门不需要参加三试,身份一定不凡,慕倾这么说,不过是逞一口之快。

“我可是要当清寒神尊的徒弟,今日之辱,我定会加倍奉还。”龙悠盛气凌人的看着她们,明艳动人的俏颜上闪过一抹狠戾。

这个机会是自己求父皇拜托玄灵门掌门去与清寒神尊说的,事情基本上已成定局,就算他不愿意,但是碍于自己父皇的地位与掌门人的面子,也没有理由不同意。

一想到自己在未来有可能跟她们师出同门就觉得浑身不自在,无法抑制的厌恶从心底漫出,她看她们虽一身粗布麻衣,却遮不住她们的美,心中暗暗发狠,她是绝对不会让她们有机会成为玄灵门的弟子。

等龙悠走后,慕倾拍了拍白九歌的肩膀,信誓旦旦道:“你放心,你既然走出清寒神尊的法阵,他一定会收你为徒的。”

白九歌没有说什么,他真会收自己为徒吗?

记得她走出法阵后,遇到了那个他,他站在远处一听到她的名字,片刻就到了她的眼前。

“你说什么?”

白九歌愣了愣,站太近了,忍不住后仰了仰,这才看清眼前人的样子。

他剑眉星目,仪表堂堂,儒雅不凡,眉间一股难以散去的忧郁之色,显出他淡漠的气质。

他的声音似乎有些惊异“你叫白九歌?”

“对!”

他皱了皱眉:“你当真叫白九歌?”

“是的,我叫白九歌!”她顿时觉得有股压抑的感觉,但她还是鼓足勇气继续说了一遍。

“……”他眉头皱得更深了,明明他看不见,可为何有种他已看透她了的感觉。

他没有再继续停留,便离开了。

白九歌恍然间明白了什么,他似乎很讨厌这个名字。

“九歌,九歌,你在想什么呢?”慕倾把神游的白九歌拉回了现实,担忧的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白九歌对她嫣然一笑,这份友情她无比珍惜:“我没事,只是在想清寒神尊似乎很讨厌我。”

“你有见到他?”慕倾惊讶的问道。

“嗯,就在我破除了桃花阵之际时见到了他。”白九歌说不清楚那时的心情,即激动又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