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贰 宗祠

作者:初六|发布时间:2019-01-12 11:06|字数:1191

在漆黑的山洞里待的这一夜,韦筠葭几乎是胆战心惊的,她才八岁,这里安放的都是八十岁以上的老人棺椁。偶有几个年轻短命的,或是早夭的,都会现成埋了,只有老人们需要停灵安放,过了三年后再埋葬。

无尽的黑暗吞没了小小的身影,但实在是太冷了,山洞里虽然挡风,可是寒气逼人,韦筠葭甚至动过开棺取暖的心思,但奈何她力气太小,才没有再度冒犯西归之人。

被这么一冻,她的脚上生了冻疮,痒得厉害。随便在附近采了几味略微识得的草药草草敷了,天色初明她就跟着人家拉柴禾的马车进城了。

昙华有十三郡,韦筠葭在《地理志》上看过了,她应该是在安溪郡,郡府办有义学,专门招收无家可归的孩子入内,昙华国民风开放,男女之间虽有主次,但好在国主并不是思想僵化之人,所以女子也可入学,不过是没有参政权,也不能考功名。韦筠葭知道这些,都是祖父在世时教的了,对她来说,义学就是出路。至少,去哪里她能够吃饱穿暖,也比被卖了抵债强。

但是,在僻远的韦镇,听老辈人说,坐马车都要两三天才能到,她现在走去哪里,约莫得花上小半个月。

韦筠葭犹豫了,韦镇是她们的宗祠所在地,她觉得大可以去找宗族耆老请求收留,至少也有个落脚之地暂时歇歇。她一路问到韦氏宗祠,恰好有一个族老从祠堂祭拜出来,韦筠葭跑上去拦着他,向他讲明情况。六十来岁的老头边听便皱眉,但家族有祖训,同族不相轻,只要韦筠葭真的是韦氏的旁支,他至少得管她一顿饭才行。老头想了想,抓住重点,问她,“丫头,你说你是我们韦氏旁支,每个旁支都有记入族谱,你跟我去祠堂,我们翻翻族谱,如果你真的名列其中,叔祖父我自然会帮你,但是如果你是在骗老头子我,休怪老夫将你赶出韦镇!”

“去就去!我虽不认他韦勤安这个爹,但我韦氏的祖宗们还是认的!”韦筠葭自信满满。却不知道,当初韦勤安把她的名字报上去,就是她的这个叔祖父韦礼仁负责的,老头当时事多,而韦勤安又不知趣,没有孝敬他点东西,他根本就没有把韦筠葭和她生母向氏写入族谱。韦筠箬是归在韦勤安的继室范氏名下的。

故而,结果可想而知。韦筠葭被赶出了韦镇,韦礼仁在镇口倚着漆黄的竹节拐杖骂她道:“你个大胆女娃,小小年纪就丢弃父母,离家出走,是为不孝!欺入我韦氏宗祠,扰我先祖清静,是为不仁。你这等不孝不仁的混账东西,不配在我韦镇待着!滚出我韦氏地界,若再让老夫见到你,就不是只把你赶出去这么简单了!”

“你简直血口喷人!”韦筠葭指着他手里的拐杖说道,“韦礼仁,你敢不敢指着我祖父遗赠给你的这个黄竹拐杖发誓,我是不孝不仁的东西,那你是什么?我原以为叔祖是一个和祖父一样慈眉善目的人,想不到你和韦勤安是一个德性,虚伪!”

“还让她在这里聒噪?”韦礼仁指派了两个围观的韦氏后生,“你们俩把这个骗人的坏丫头扔出去!休得让她胡言乱语!”

“不必!”韦筠葭看着正挽袖要动手的两个人,大声说道,“我自己会走!这种腌臜地方,真的不值得我留恋!从今以后,我韦筠葭与你们安溪郡韦氏再无瓜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