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刚开始的较量

作者:殁湮|发布时间:2017-09-01 22:37|字数:1212

“娘亲,你为何不问我为什么有这样的能力?”小鬼拽了拽殁行歌的袖子,疑惑的问道。

“不需要,既然已经认下了你,又何故多疑。再说,谁没有点秘密?而且,我相信你不会害我!更何况能以一己之力镇压上千怨鬼,还能让它们对你畏惧到如此地步,可见,你并不是一般的鬼。”殁行歌看了看一旁向她故作萌态的某小鬼,眼角微跳,继而说道:“鬼分八级,分别为卒,恶,怨,害,凶,亡,邪,祸。”

“而你刚刚镇压住的皆属“怨”级恶鬼。卒是刚死不久的孤鬼幽魂,能力较弱,随便一张有攻击力的符篆都能灭了它,而“恶”则是有一定气候,初具灵智,能凝聚实体,成为“怨”的话,灵智则和常人无二,徒灭百人不在话下。“害”级鬼能凝聚出生前的实体,可在白昼出行,能力更不用多言,到了“凶”级,那个个可都是能灭门灭族的,为将。“亡”就更不用说了,自能祸乱一方,为王。

“邪”则能屠城灭国,尸山血海,俨然成帝。至于“祸”,还没人见过呢……”

以上八级划分的认知来自于原主的记忆,从这小鬼仅仅只用威压就能控制上千怨鬼的结果来看,他……最起码也是个“凶”!

不过那又如何,能在鬼市中扎根的人或鬼,都不是人能轻易对付得了的,况且现在她魂体受伤严重,急需阴地修养,断不能久拖!

思及此,殁行歌也不多说什么,只是一句“娘亲不多问,但娘亲相信你有足够的能力保护所爱之人”回某小鬼。随后便加快步伐,一手牵着亦酒,一手掐诀,召拢怨蝶,尾随她向清风堂而去。

回到清风堂的清鸠把事情向自家主子一一道出,片刻后,只听主子道:“备茶,准备恭迎贵客。”

贵客?清鸠抱着有些困惑的心思退居暗处。他承认那小姑娘的确比自家兄弟强上几分,有办法治好主子的病,但还不值得主子如此对待。

“叮铃铃……”一阵清脆的铃响打断清鸠的沉思,他抬起头,反射性的向堂外看去,一只幽蓝怨蝶闯入视线,映入眼帘。不用考虑,肯定是她来了……

殁行歌在不远处听到率先进入堂内的怨蝶引动的声响,随即一笑,拉着亦酒大步跨入堂内,口中道:“阁下可否考虑好了,要知道,一条命换一个条件,不亏。”

堂内众人心肝一颤,这小姑娘敢如此和主子谈判,真是有胆!要知道他们主子虽然为人谦和,但身为鬼市的四大巨头之一,可容忍不了这小姑娘的狂妄挑衅。

就在众人以为这小姑娘死定了的时候,屏后传出了主子的轻快笑声,接着主子缓缓起身,绕过屏风与那小姑娘两两相对,意味深长道:“哈哈,的确不亏。毕竟命可只有一条,不过也要看是什么条件!”

“听命于我,奉我为主,”殁行歌看着与他四目相对的男子,口中定定的吐出几个字,她可不想再尝尝被人身后捅刀子的滋味了,鬼市,必须拿下!

而那青衣男子仿佛听了什么笑话一般,驻足在原地轻笑不已,好似在嘲笑殁行歌的自不量力“臣服于你,你有那个能力让我听命么?”

“怎么没有”殁行歌抬头看了看四周欢飞的幽蓝怨蝶,袖中单手掐诀,怨气在手中缓缓凝聚成形,转眼间便成了一把通体黝黑,没有任何装饰的匕首。

殁行歌随即用力一掷,匕首脱手而出,以飞快的速度向青衣男子激射而去,带起一道劲风